【香港家書】中大教育心理系講座教授 侯傑泰
2016-02-07

仔仔:

你在本地的教育系統長大,一定明白香港考試壓力有多大。況且你很多老師都誤以為作為教授的兒子,你就算未能過目不忘,也最少一目十行。

你考試,我也有壓力,你的老師派成績表時總說﹕「你爸爸是學習理論專家,一定知道怎樣教你。」我只得苦笑。你可能忘記十多年前,我在報章寫「親子明燈」,自暴家醜,提及差點把你裝箱,當作聖誕禮物去交換一個考試神童的想法。很多專家、校長、教授的子女要年年要「護級戰」以免留級,怎會不明白考試壓力、過份操練、全家精神崩潰等困擾。

相信你都留意到香港近數月,討論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爭論。公眾一哄而起,清楚顯示很多家長是如何痛恨現行的一些補課操練。

 

作為教育測量專家及TSA統籌委員會委員,我都感受良多。

首先,我深深體會解決問題要情理並重。學者寫學術文章,只講理由是否充分,方法是否正確,但處理群眾家長的討論時,雖然以理服人重要,但不處理他們的情緒,難以解決問題。大部分家長都是說理的,盡量找出妥協方案不難,但保持社會上不同意見人士繼續理性討論,現在卻是越來越困難。

其次,我忍不住靜靜告訴你,我也很不開心。雖然TSA爭論至今尚未寫上句號,但作為一個教育測量及關注各國考試系統的學者,看見校長、教師、家長、教育局投入那麼多精力時間討論考試、家課、操練等問題,但無聚焦問題核心,只感到唏噓可惜。

TSA設計上不影響個別學生升學,不向外公佈個別學校成績,也不與派位機制掛勾,只作全港系統報告及向學校提供教學回饋。

縱觀各地,要真正處理無謂操練、壓力等問題,最終重點必定是改革高風險的考試及派位制度(如升中派位)。為甚麼是這樣?試想想要是升中派位以學生身高為依據,有學校再操練TSA嗎?學校教學永遠是高風險考試主導,道理不是很顯淺易明嗎?

現在問題核心是,公眾往往忽略,為了讓升讀小一、中一家長和學校有選擇權,我們便要付出高昂的無理操練代價。看看我們的幼稚園學生操練,因為小一直資及私立學校可以自行收生,有收生則必然有面試考核。接下來就有幼稚園小進操練,對幼童是過份操練,自不然令到很多家長心痛起來反抗。但家長願意放棄一些選擇權去減少操練嗎?社會有共識嗎?針對不影響學生、學校生死的TSA,是無助改變學校操練的文化。機器空轉半天,又很快原地踏步。

仔仔,你已經毋須為考試苦惱,但是我有時都為香港的「空轉」、「原地踏步」十分擔憂著急。

新年來了,今年是我們家的年。記得小時候同學打電話到家中找「猴子」,家人總是笑著回答﹕「那麼多隻,你找哪一隻?」但願大家新年都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我們生活及工作上,總是有大小的磨擦,但含恨到日落,既傷身體,又得了抑鬱,何苦呢?

知道你常工作到夜深,但要多休息及注意健康。

                                                                                                                              父

                                                                                                           2016年2月6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