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論宗師】劉進圖︰辯論,Less is More
2013-03-17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明報總編輯劉進圖,1983年加入港大辯論隊。

劉進圖的評論文章,有紮實的資料搜集,結構慎密,讀來有說服力,這除了是當年港大法律學院的訓練,更大的功勞來自大專辯論賽。 四年的辯論隊生涯,令劉進圖悟出辯論的精髓。辯論比賽的發言是有時限的,有人貪婪地在有限的時間拋出最多的論點;但劉進圖卻選擇Less is More,做個斯文淡定的辯論員,以邏輯理性去說服人。大專辯論賽「最佳辯論員」獎項,自然是他的囊中物。 80年代香港處於歷史的分岔路,當年大專辯論賽很多辯題都跟政制有關。因為辯論,劉進圖對公共事務,從認識到關注到投入,最終走上新聞行業之路。



  • 劉進圖(右一)於1983年加入港大辯論隊,曾奪大專辯論賽最佳辯論員獎項。他形容自己是斯文淡定、邏輯理性的辯論員。

訪問︰陸宇光、林家萍   筆錄:黃雯娟

陸︰今年是大專辯論賽30週年。大專辯論賽過去30年人才輩出,訓練了不少辯論精英投入社會。

林︰對,所以今天我們請來明報總編輯劉進圖先生跟我們聊聊。

陸︰劉進圖先生你好。

劉︰兩位好。

陸︰你是甚麼年代參與大專辯論賽?

劉︰我於1983年入讀香港大學,加入了辯論隊,一直到1987年畢業,這幾年都有參與港大辯論隊很多賽事。

林︰你當年是擔當甚麼位置?走甚麼路線或風格?

劉︰我是結辯,做總結發言的。我的風格是比較斯文淡定、邏輯理性。

陸︰看得見呢,劉先生是位溫文爾雅的傳媒人。那當年為甚麼會加入辯論隊?

劉︰因為中學的時候,我有參與校內辯論比賽,也有些校際比賽的經驗,因此上大學的時候,看見辯論隊遴選隊員的廣告,我便去參加遴選。

林︰便順理成章入了辯論隊?

劉︰對。

林︰當年有甚麼辯題?

劉︰因為當時是香港前途問題最受關注的時候,尤其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香港進入過渡期,要發展代議政制,所以我印象中有很多與政制有關的辯題,例如市政局應否取消、功能團體應否廢除、何時直選等,很多與政制有關的辯題。

「逆地而處的思考」

林︰你當年在大學是唸法律的。你唸法律跟加入辯論隊有沒有關係?

劉︰其實是沒有關係的,不過有一脈相通的地方。我想說,要成為一個優秀的辯論員,天賦是一個好的條件,例如女的嬌俏甜美、聲線動人;男方玉樹臨風、聲帶磁性,當然會優秀一些。

陸︰劉先生也不錯呢。

劉︰但是現實上,擁有這些天賦條件的人是少數。我看見多數傑出的辯論員,都不是靠天賦條件,而是靠後天的努力去成功。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很多人以為辯論是要追求某一種特定既風格,或一些特定的招式、技巧,其實不然。我自己觀察過幾年,很多不同的優秀辯論員,有些來自港大,有些來自中大,都有不同的風格︰有些人是尖銳潑辣、連珠炮發;有些人輕鬆幽默、令人如沐春風;有些人斯文淡定,強調邏輯理性;也有些人是學者型,不斷拋書包。不同的風格都有,不同的招式也有,沒有固定的模式。傑出的辯論員有個共通點,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做到逆地而處的思考,即所謂換位思考、多角度思考。現在通識科強調多角度思考。為甚麼辯論要做到這點呢?是因為辯論賽中,有些賽事的辯題是事先知道,但不知道自己站在正方還是反方,甚至有些賽事的辯題是臨時才知道,只有一個小時準備。

陸︰很刺激呢。

劉︰例如你事先知道一個辯題︰同性戀合法化。你不知道自己是正方還是反方,便必須兩方都準備。如果我個人的立場是反對,但我有可能抽到支持同性戀合法化,於是便要嘗試站在一個你原本不認同的立場,嘗試換換位置,站在那個角度建立立論,去說服聽眾、觀眾,同性戀真的應該合法化。

「誠懇的態度」

陸︰你是如何摸索自己的辯論風格?你在大專辯論隊的四年,有沒有摸索和尋找自我的過程?

劉︰我自己的摸索體驗,就是發現風格是視乎個人性格。例如我自己幽默感不足,我很難迫自己做一個幽默型的辯論員。我的性格是較重視理性邏輯推理思考,我便自然追求斯文淡定、邏輯理性的風格。這個是由個人性格決定。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除了剛才所說的思考方法外,還有誠懇的態度。無論你站正方還是反方,無論是甚麼辯題,最重要是要很誠懇地表達你的道理。只有誠懇的表達,才可打動到評判和觀眾。

「Less is More」

林︰你剛才提過兩個技巧,一個是逆地而處,另一個是誠懇的態度。有沒有哪場比賽,是你成功運用了這兩個技巧後,成功打動到評判,勝出比賽呢?

劉︰當年,你圖片中的…

陸︰我們手上有張照片,就是劉進圖先生當年參賽的照片。

劉︰那兩場大專辯論賽,我有些印象呢。如果我沒記錯,都是辯論「市政局應否取消」。我印象比較深,是因為我記得同一個辯題辯論了兩次。這個比賽前一年,是跟中大,於兩大辯論賽決賽中,辯論同一個題目。一年後,大專辯論賽中,我記得也是跟中大對賽,辯論同一個題目。

林︰是否同樣的對手?

劉︰有些隊員不同了,但也有些是重覆的。

陸︰「又是劉進圖先生」,有點怕呢。

劉︰我想說,辯論是限時的。發言超時,鈴聲會響起,辯員會被扣分,所以有些人以為在時限內說得愈多愈好,其實是不對的。

林︰機關槍般說呀說。

劉︰其實是不對的。現代英文廣告有句術語,叫「Less is more」。你說了多少不是關鍵,評判跟觀眾聽到多少,接收到多少,才是關鍵。如果你說得太快,別人根本吸收不了,又怎能對你的說話留下印象,怎能相信你的說話,被你的說話打動呢?

「辯論與法律」「辯論與新聞」

陸︰那如何訓練自己做到這幾種技巧呢?

林︰當年是否花很多時間?

劉︰對呀,花很多時間的。到了辯論季節,例如大專辯論賽,要進行幾場賽事:初賽、半準決賽、準決賽、決賽。而每場比賽,背後都是無數次的練習、內部模擬辯論。因此是花很多時間的。通常一個練習要5、6個小時,其中1至2個小時做準備,接著1個小時模擬辯論,我們分成兩隊辯論,之後作賽後檢討︰我們做得好嗎?哪裏做得不好?如何做得更好?一個認真、嚴格的辯論練習,通常都延至深夜。

林︰這跟模擬法庭有沒有分別?

陸︰法律系學生是要上模擬法庭的,對嗎?

劉︰我選擇到港大唸法律,跟辯論是沒有關係的。不過開始唸法律後,我發覺兩者是有一脈相承、相通的地方。例如你在法院的審訊中,可以看見原告陳辭、被告陳辭、控方陳辭、辯方陳辭;控方盤問辯方、辯方盤問控方證人;最後法官作出總結。這些正反思考和推理過程,跟辯論比賽要求的…

林︰剛才你所說的逆地而處?

劉︰對,當中的正反邏輯推理過程,是很相似的。

陸︰那辯論會否幫助你的學業成績?

劉︰應該說,令我更享受學習。

林︰那對於現在的工作呢?當年辯論的經驗有沒有影響你?

劉︰辯論加強了邏輯思考、推理的訓練。當然對我後來做新聞報導,做新聞評論的工作,有一定的幫助。

陸︰你選擇入新聞行業,跟當初參與辯論比賽,有沒有關係?

劉︰可能有少許影響,就是剛才所說,83到87那幾年,很多辯論賽的題目,都是跟政制有關。坦白說,中學年代的我對政治時事不是特別關心。我比較喜歡文學,喜歡看小說。因為辯論,一定要熟悉時事,尤其在大學的辯論比賽,很多賽事的辯題都跟政制有關,即使自己本來不是太感興趣、太熟悉,也得「惡補」,搜集很多政制材料。我相信是這個原因,令我對香港的社會時事增加認識,從增加認識,到增加關注和投入。回想起來,這對我走新聞這條路,是有一定的影響。

~我的辯論小秘密~ 訪問於2013年3月17日(星期日)晚上九時至十時,FM92.6-94.4香港電台第一台,【辯論宗師】節目內播出。【辯論宗師】是大專辯論賽三十周年特備節目,由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旨在提升市民的思辯水平。

節目重溫

另外為推廣思辯風氣,【辯論宗師】節目特別製作了Facebook網上思辯遊戲。參加者可與蔣麗芸、梁振英或周星馳辯論,最有辯才的參加者可獲超市購物禮券高達$3000! 遊戲連結

專題分類:大專辯論賽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