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Lau 劉國威 民間自發網頁so-sick建立人
2013-03-21

十年前,沒有Facebook,沒有whatsapp,四個年青人成立了so-sick.org,日日公布沙士疫廈名單,發揮公民力量。他們每晚工作五六小時,搜集名單,親自核實資料,透過網頁發布。十年過去,so-sick.org不再討論沙士,改為討論國民教育,John Lau認為,透過新社交媒體,發揮的公民力量越見強大,令人欣喜;但他認為市民分享資訊時, 卻不及以往謹慎,失卻了可貴的互信精神.



John Lau 劉國威(民間自發網頁so-sick建立人)

「不少人曾經問我,會否覺得當年政府做得不夠好?隱瞞市民需要的資訊?十年過去,到今天我仍沒有答案。」 2003年3月,報章報道一種不明病毒在醫院擴散,引起恐慌──有人煲醋、有人大量購入板藍根,但沒有人掌握到正在發生什麼事。 時任衛生及福利局長楊永強否認香港爆發非典型肺炎,但隨即前中大醫學院院長鍾尚志醫生表示,擔心病毒已經擴散到社區,社會上一片紛亂。 三月底,香港的情況日漸嚴峻。每天感染沙士和死亡人數不斷上升,但政府仍然不公佈染病人士居住的大廈資料。當時,四個在澳洲讀IT、回流香港不久的青年,設立網站,將查證過以及整理好的疫廈名單,放上網絡供其他人參考。其中一位,是阿John。 當時阿John正在葵涌上班,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他和朋友之間,互發email整埋疫情資料,讓大家互相有個警愓。不過後來,發覺email方式傳送資料會很散亂。 「我,Nelson,Edwin,Bernard四個係大學同學,都是讀IT。我們想,身為IT人嘛,整理資料放上網不會難倒我們!所以我們就開了個網頁,SOSICK.ORG。2003年3月31日,網站正式運作,更新各區疫廈的資料。」 在初期,他們只是打算讓朋友有個警惕,但網絡力量往往令人意想不到。 「有一次,我在公司工作中,隔幾個位,有同事圍在一起。我八卦望望,發覺原來他們正在看SOSICK.ORG。想不到,大家都會看我們開的網站。」 自此之後,越來越多網友直接向SOSICK.ORG報料。「我們覺得,資料放上網,就要負責任。所以我們要求網友提供資料時,一定要給我們新聞報道的連結,又或者影低大廈管理處的通告,我們才會在網上發佈。」 當時阿JOHN出盡法寶,希望網站能盡快更新更準確的資料。「我試過扮住客的親人,打去大廈管理處,話『我有個親戚住這兒,我好擔心,但又聯絡不上,究竟這幢大廈是否真的有SARS呢?』」 「又有一次,有網友報料,沒有給我們證據。剛巧我在附近住,就親自走一趟。那時沒想過太多。只想到,如果係有多一棟疫廈,就要盡快公佈。」 那時阿JOHN為了更新網站,幾乎不眠不休,除了上班之外,其餘時間都用來整理網民給他們的EMAIL。這種不眠不休既生活直到4月15日。當時政府在受壓下,終於公佈疫廈名單。SOSICK的任務,也在此告一段落。 一轉眼已過十年。在十年後的今天,資料傳播得更容易。無論電腦或電話,也有各式各樣的通訊工具,不過卻令JOHN更感唏噓。 「我們現在有Facebook,有whatsapp,傳播的資訊太多,反而不注重查證。就好像早前的新冠狀病毒咁,很多未核實資料在朋友間互相發放。對比以前,現在互聯網的互信反而很少,有行倒頭車的感覺。」 「不少人曾經問我,會否覺得當年政府隱瞞市民需要的資訊?十年過去,到今天我仍沒有答案。只是深刻體會到,市民比政府能更加快去作出反應。可能政府有好多考慮,可能是私隱問題,會否製造恐慌等。但我們心口有個勇字,話做就做。」 不過阿JOHN最感激的,是得到其他市民的支持。「沒有其他市民,網站的資料就不會這樣豐富。我們四個只是提供小平台,讓他們發揮公民力量。」 現在SOSICK.ORG再沒有放疫廈的資料,改為討論區。近來,他地放了反國教的相做網站的首頁。「十年過去,我們四個都有小朋友,國民教育這個議題對於我們來說,比較深刻和貼身。希望SOSICK都可以似當年一樣,成為大家討論的平台。」

專題分類:走過十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