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以和(前線醫療組記者)
2013-03-28

譚以和,從入行開始就跑醫療新聞。2003年,社會對病毒由無知到有知,政府由拒絕公布疫廈名單,到天天430。他就成了報館430專責記者。沙士過去,多個調查報告出爐,官員問責下台,譚以和為記協撰文,回顧整個問責過程,成書【目擊100天 : 沙士最前線】。過去十年,香港每年都經歷季節性流感,2009年豬流感更來襲,究竟,十年來,面對未可知的傳染病,我們的資訊發放制度,可有更透明?



譚以和(前線醫療組記者)

我的名字是譚以和,是一名記者,主力採訪醫療新聞。 在2003年3月初,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出現神秘疫情,\很多醫護人員染病,我奉命到威爾斯採訪。 我戴住三個口罩,站在8A內科病房外等消息,醫院當時已嚴陣以待,擺了很多屏風擋住我們的視線。等了好久,突然有個像棺材的銀色箱,從病房推出來,由專運走。過了一會,沈祖堯教授步出病房…… “是不是有人死了?是不是有人死了?”一班行家湧上前問。 先是8A病房,之後到淘大E座,當時記者在前線,出入醫院、去疫廈、採訪病人和家屬,甚至為一張相,和疑似患者零距離接觸。 不少傳媒機構擔心有個案,甚至爆沙士,有些報館就好像醫院一樣,將同事分為兩組,去醫院做前線採訪的記者,不用回公司,直接在家里寫稿或傳相。我公司没這個政策,不過没關係,有和没有都要上班,也没想到安全問題。 記得在爆發初期,記者不斷向官員追問疫情,但官員一再堅持,香港無肺炎爆發,又說日日都有肺炎,究竟,當時是警覺性不足?還是不想引起恐慌?到現在我都不知道。 隨住「中招」的人愈多,顯得政府愈不可信,升斗市民寧願靠自己,搶購口罩及板藍根,又煲醋消毒,甚至流傳「活性乳酸菌」可以防疫,大家又爭着買。 一次又一次,我們到處找專家澄清,希望終止謠言。不過事實上,人面對恐懼,再荒誕的事都會相信。 疫情到了四月,病毒繼續人傳人,有患者康復出院,亦有病人逝世,導致家破人亡。當時公眾最想知道,自己的大廈,有没有人感染,但政府慢幾拍,直至4月12日,才每日公布疫廈名單。 雖然之前已有出新聞稿,交代感染、死亡及出院人數,不過不是每日都開記者會,傳媒始終無機會追問,個案之間有没有關連?或者哪區有異常疫情。 我天天望着電腦螢幕,留意有没有採訪通知,那時代,有時一日開多次記者會,我們真是全民皆兵。 直至4月19日,終於有固定記者會,即行內簡稱的430記者會。 有了430,不單止方便了傳媒,連一般關心疫情的市民,也可以每日收看直播,發揮了穩定民心作用。 記者會入面,官員的答案,有時候,確實令人失望。例如,在疫症中後期,沙田瀝源邨一幢公屋,上下相連單位多宗個案,我們擔心會不會是淘大E座翻版,但官員没主動公布這些群組,在當日記者會尾聲,我們問起他們才講出來。 當社會面對危機的時候, 真確、全面的資訊,真係好重要。 做記者,有機會站在前線,記錄歷史。這十年來, 我做過報館及電視台,採訪過不同疫症,獲益良多,也悲喜交集。 回顧政府在沙士期間的疫情發布,的確有不少可以改善的地方,但無可否認,當年衞生官員在鏡頭前或記者會完結後,也願意與記者溝通,多留一步補充多些重要資料。 反觀今時今日,不少高官很怕面對傳媒,就算在一些應該親自交代的時候,都無現身,只懂得寫網誌發表偉論,又或者對住鏡頭讀幾句稿,不回答記者問題,轉身就走,不負責任。 疫症給我們的教訓是,隱瞞疫情、資訊不透明、不肯回應,恐慌就會蔓延,最終受害的是,全香港。

專題分類:走過十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