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資深大律師 湯家驊
2016-04-17

張教授﹕

你好﹗上星期你來信談及對香港前景感到極度憂慮,特別是政改失敗後,部分年青人反叛情緒高漲,嚷著要「民族自主、成邦立國」,更成立以港獨為政治中心思想的政黨,觸動了中央政府的神經。不少親中人士及官員更嚴辭譴責,指這些言論主張不但違反《基本法》,同時亦觸犯了香港法例中的《煽動罪》和《叛逆罪》,一時令港人議論紛紛,反叛情緒更加高漲。你在信中問及在「一國兩制」下,「港獨」言論是否真的違法、言論和結社自由是否亦已名存實亡?

就此,我必須嚴正指出,《基本法》是「一國兩制」下最莊嚴的憲制性文件,不但不容輕視,更須得到所有人的嚴謹尊重。所有人當然包括香港人、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這不是一份可隨意選擇尊重與否的文件。《基本法》第一條便開宗明義說明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二十三條亦明確規定特區必須「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同時間,第二十七條則確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這兩者之責任和權利是共存的;我們不能只求享有權利而漠視對國家的責任,國家亦不能只求尊重主權行使而漠視《基本法》保障的所有自由和權利。

 

話雖如此,憲法或憲制性文件並非刑法,否則違憲者便須負上刑事責任。過去法庭不時會就特區政府之法例或行為作出是否違憲的判決,但法庭從來不會認為 違憲行為屬刑事行為。再者,現今法律下之「叛逆罪」或「煽動罪」亦不適用於「港獨」思想或倡議「港獨」之政黨。首先,我們需了解特區法例唯一提及「叛逆 罪」的是《刑事罪行條例》,這條由殖民地時代一直保留至今之刑事條例,而特區政府從未對該條例作出全面檢討和修訂。條例下所談及之「叛逆罪」只涉及傷害英 女皇個人或向聯合王國或英國屬土發動戰爭,或協助交戰中的英國公敵。明顯地,「叛逆罪」在今天已不適用。至於條例下所談及的「煽動罪」,只關乎引起對英女 皇或其領土產生憎恨或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表面上,這條文對「港獨」言論亦不適用。

在這方面,必須一提的是,回歸時,臨時立法會曾透過《香港回歸條例》修訂《釋義及通則條例》,把所有提及英女皇及英聯邦政府之法律條文改為中央政府及有關 部門。但該修訂亦同時明確規定新增條文之法律效力只局限於三點﹕一、土地擁有權;二、中央政府負責事務;三、中港關係。把修訂範圍局限於以上三點,並非無 意錯漏,而是刻意的;原因是任何與國家安全有關之問題應依照《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規定由特區自行立法處理。因此,現時並非無刑事條例適用於限制倡議「港 獨」或成立「港獨」政黨之非暴力行為。

當然,在法律上,倡議「港獨」者並非可為所欲為。例如,在《社團條例》下規定,社團事務主任在諮詢保安局局長後能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拒絕註冊任何政治性團 體。政團一經被拒絕註冊及上訴失敗後必須立刻停止運作,任何所有幹事如不停止運作,均需負上刑責。此外,所有涉及暴力的行為皆受普通刑法規範。必須一提的 是,在《公安條例》下第五條規定,任何社團的成員或附從者,若被組織、或訓練或裝備,藉以展示武力宣揚任何政治目標,均為犯罪行為。由此可見,在香港單是 行使言論及結社自由來宣揚「港獨」之政治理念,目前而言,並非刑事行為。

儘管如此,提出「港獨」主張的年輕人亦必須清楚了解這些言論是危險的,對「一國兩制」是破壞性的,亦極可能正危害著香港的繁榮穩定,逼使中央政府要求,在 特區未有普選前盡快就二十三條立法。「港獨」倡導者必須了解香港獨立是極不可能的事;就算假設可能成事,特區亦須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極度不穩定。我們的經濟 繁榮、社會秩序亦極可能須面對一段長時間的衰退。這代價我們負擔得起嗎?我們可以把這些代價強制於他人身上嗎?年輕人現在可能認為「港獨」是潮語、或屬英 雄色彩的宣洩,但我們做每一件事必須清楚了解行為所帶來的後果,我們亦須以負責任的心態去仔細考慮這些行為的可行性和代價為何。

張教授,很多人如你一樣,對香港現今之政治局面感到極度失望和焦慮。只希望港人與中央政府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在這困局中找到出路﹗

 

        祝   身體健康

 

                                                                                                                        家驊

2016年4月16日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