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釉(沙士互助委員會會長)
2013-04-30

我是香港沙士互助會會長林志釉。

2003年,命運和我開了個好大的玩笑,我被誤診患上沙士,接受了三個星期治療。出院後,我和其他沙士病人一樣,因為藥物的副作用,踏上了漫長的康復之路,疫症過去,但對於大部份沙士患者,戰役還未結束。

我本身是一位律師,出院之後,上班幾日,就收到大信封,理由是我工作表現不好。同事告訴我,老闆不讓員工談論我的事,怕嚇壞客人,影響生意。

失業加上各種後遺症,現在回望那十年,前幾年的確很不容易。但生活總要向前,面對各種問題,我明白要落手落脚去解決。

十年過去,我的事業重上軌道,有自己的律師樓,身體亦基本康復。但好多沙士病人,仲未放得下,有的人在山洞里面,還未能爬出來。這十年間,面對工作上的改變、失業、同事閒話、親人離開、健康問題等問題,沙士令他們的人生完全改變了。

患上沙士,並不是值得光榮的事,沙士五週年,十週年,他們都不想面對,不希望讓人知道這個身份。因為可能曾經被人歧視過,或者因為沙士有過不開心的經歷。

為了幫沙士互助會找會址,我們申請過屋邨的空置辦事處,但受到地區反對,區議員讓我們不要去,說社區有些人未接受到我們,總之不要去。

這十年來,在會內,我見到不少會員走不出沙士陰影,社會也遂漸將我們忘記。我要強調的是,我們並不是要市民的同情,或可憐﹐而是希望大家去接受和關懷,平等地對待沙士康復者。

不過,對政府的失望,更加令沙士康復者無奈。有會員話,政府曾經承諾會照顧他們一生。沙士過後,政府成立沙士基金,發放生活津貼,又向沙士病人發放藍卡,用這張卡去看病可以免費。但基金近年發放愈來愈緊,有的康復者領了幾年津貼,不能再領。有的人拿著藍卡去看病,才知道藍卡已經無效,政府在没任何公佈的情況下改變政策,會員覺得是不守承諾。

究竟,政府是不是想將責任完全放低呢? 人情冷暖, 對沙士病人如此,對於其他弱勢社群﹐我更加不樂觀。沙士過了十年,這十年來,社會產生了好多變化。在社會上、政治上、經濟上、都醞釀著好多問題。社會表面繁榮,經濟好好,但窮人愈來愈多,人口老化、樓價高企,去到一個關口就會爆發。當社會有動盪,有錢人走了,政府哪夠錢去照顧社會上大部份窮人呢? 這些,都是我我擔憂。

專題分類:走過十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