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十年】: 二十三條之後
2013-05-23

社會爭議多,中港矛盾明顯,我們嘗試以2003年為起點,分析十年來,一國兩制下,香港社會的改變.



城大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李芝蘭教授認為,03年,香港已回歸六年,中央認為既然香港平稳過度,是時候着手做它認為重要的事,但想不到此舉會觸動港人神經。

李芝蘭: 「23條立法所引起的情緒,香港人一向無充份民主,但有充份自由,當時政府的回應不單没平息市民的憂慮,反而加強這些憂慮。」李認為,廿三條立法最後發展至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跟諮詢過程的失誤有很大關係。這場風波,最後在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成員,政府押後立法下結束。

23條風波,觸發了中央對港政策的改變。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北京對港由無為而治變成愈管愈多。
劉銳紹: 「97至03年中央對香港無為而治,管的不多,但七一大遊行後,北京很驚訝為何這麼多人上街,後來開始改變對港政策,由無為而治變成有所作為,要管多點,變成愈管愈多,令一國兩制中,兩制的特色愈來愈少。」

根據劉銳紹的觀察,03年之後,建制的聲音多了。
劉銳紹: 「過去北京在香港問題上,不希望建制派講得太多,03年後,他們認為有需要可以講多點,特別是近幾年,他們應該成為支持特區政府施政及北京的聲音。」

對港政策的收緊,亦體現在用人及政制改革上。
劉銳紹: 「04年,喬曉陽講愛國者治港,不愛國的人,不是自己人不會用,可見他不斷收緊。再加上在政制改革上,加入五部曲,反應北京加強在香港的政治控制。」

劉銳紹認為,內地官場文化,一直影響香港。劉銳紹: 「他雖然沒有用制度白紙黑字寫出來,但很多官員北望神州,以身相許,有人一想到香港問題時,自然要想一想國內的諗法同反應。」
(製作:黃燕雯)

專題分類:走過十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