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樂施會香港項目經理 黃碩紅
2016-10-08

給我最愛的女兒:

  看見你一天一天的長大是媽媽最快樂的事,但我每天也會想,你未來將要面對一個怎樣的世界?作為媽媽的我,又應如何令你將來生活的地方變得更美好?

  記得有一次,我焗了麵包,你話要留一個給幫嫲嫲大廈倒垃圾的叔叔,話叔叔特別喜歡食麵包,看你那麼小年紀就懂得關心別人,媽媽心裡實在很安慰,但我又如何向你解釋叔叔午餐只食麵包是因為生活艱難,想慳點錢?

  其實很多基層工友也好似那個叔叔一樣,每日也十分勤奮工作,想靠自己的勞力養活自己及家人,但他們的人工普遍偏低,很多每個鐘頭只有$32.5的最低工資,就連在外面食普普通通的一個午餐也支付不起,所以你才見叔叔常在午飯時間在後樓梯食麵包,辛辛苦苦工作,連一餐安樂茶飯也無,我應該如何再教導小小的你,努力勤奮工作,就可有美好生活的道理?

  雖然最低工資委員會剛剛達成共識,建議新一個最低工資水平為34.5,基層工友能有薪酬調整,固然好事,但這個水平仍然低於綜援平均金額。我們比較過社會福利署的數據,如果要應付到基本生活需要的最低工資水平,是不應低於35元。其實,現時最低工資每隔兩年才檢討一次實在有問題,我認為應每年都檢討,確保水平升幅不會低於綜援,能夠應付到基本生活需要,令基層工友維持工作的動力,避免他們跌入綜援網。

  基層工友日常生活已捉襟見肘,退休後的生活保障,就只靠強積金維持。可惜,強積金的對沖機制,容許僱主以僱員的退休保障,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已令強積金失去退休保障的功能。事實上,單是2015年就已有超過33億的強積金累算權益用作對沖,大大蠶食了員工的退休保障。

  基層工友沒有議價能力,經常被僱主用各種理由遣散,而對沖機制正好就為僱主這種行為護航。我記得有一位工友曾跟我說,對沖令她本來應得的2萬多元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只剩下6千多元。

  現屆政府最近表示將會積極處理對沖問題,並在本屆任期內提出可行的政策方向。最近就有消息指政府有意取消長期服務金,並以失業保險取代遣散費。但這樣的安排產生一個問題,由於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是對僱員被不合理解僱的賠償,概念上與失業保險所提供的保障不同;如果因為推行失業保險而取消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對僱員是得不償失,僱主是有責任為不合理解僱作出賠償。

  政府作為最大的僱主,理應可帶頭取消強積金對沖,令數以萬計的外判工及合約僱員獲得應有的退休保障;而且可以為全港僱主樹立的榜樣,長遠將有助全面取消強積金對沖。

  下周政府將舉行扶貧高峰會,我期望政府要認真處理最低工資及強積金對沖的問題。香港是一個富裕的社會,但還有許多不公義的制度,令不少人陷於貧窮。但我記得你婆婆自小就教導媽媽「勞動不分貴賤、勤勞有價」,我一直也銘記於心,媽媽很希望你生活的地方會變得更公義,確保所有人,特別是最弱勢的人,能過有尊嚴的生活,我會一直為此而努力。

 

媽媽

2016年10月8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