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十年】: 二十三條之後-公民社會
2013-05-29

2003年的七一遊行,不少市民都是第一次上街表達訴求。城大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李芝蘭指,香港人以往都有遊行的習慣,但03年的七一遊行,促進了公民意識的進一步覺醒。



李芝蘭說﹕「03年遊行後,香港人對自己有驕傲感,覺得自己行咗出嚟表達意見﹐結果令立法唔做,覺得有用,自我感覺良好。」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黃偉豪認為,遊行改變了香港人的政治文化﹕「03年前政治冷感,23條之後改變了港人政治文化,經過03年七一,冇人覺得去遊行係奇怪或怕羞唔敢叫口號。」

公民社會日益壯大,同時與政府的對立亦都愈嚟愈強,根據黃偉豪的分析,是因市民和政府的距離遠了,政府不貼近民意,市民感到要爭取或保留一些原本的權力亦有威脅,所以形成了民間社會。

公民社會關注的議題愈嚟愈闊,有時會出現衝突場面。

香港公民社會亦都關注內地的維權運動,「係中央一手造成,咁多年嚟中央多年干預香港事務,甚至令人覺得如中國無民主,亦難期望香港的管治會改變。」黃偉豪又認為,公民社會期望爭取國內管治更加開明,減低腐敗,這樣香港才有前途 。

內地人民維權,政府維穩。時事評論員劉銳兆說,內地公民社會正在遂漸發展,希望終有一日可以同香港接軌。

(製作: 黃燕雯)

專題分類:走過十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