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律師會會長 蘇紹聰
2016-11-12

可奇:

剛開始一人在北京生活,是否有點難以適應?畢竟你在英國讀書及生活多年,對於日常作息、環境以至生活文化上,初期可能會感到有點陌生,甚至或會有點抗拒。

爸爸安排你畢業後到北京生活,並不是存心讓你吃苦,或者故意折磨你,而是單純希望你能夠在內地一個普通家庭生活,放眼看看這片土地,認識這裡的發展,對中國有多一點理解。你要明白內地無論文化背景、管治模式或法制上,與西方國家或香港,的確存在不同之處。

相信你最近從新聞報道已經看到,香港社會十分關注「一國兩制」及人大常委釋法的問題,當中亦觸及到人大常委解釋《基本法》的權限。今次涉及的條文關乎對立法會議員宣誓的要求,按人大常委發出的文稿,今次釋法並沒對法院作出指引,但是香港不少人對人大釋法抱有干預香港司法獨立的印象,他們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香港社會對本地的普通法體系的運作根深柢固,傳統以來大家的認知,解釋法律是由法院負責,立法機關不會解釋法律。但在內地司法體系中,立法機關除了立法外,也負責解釋法律,這是他們一貫做法,所以對他們來說這程序不存在任何問題。再者,內地法院亦會跟從這解釋判案。所以,對於他們的司法體系,這做法完全合法,不存在干預法院運作的問題。

香港回歸祖國的時候,我們的國家領導用「一國兩制」的模式處理香港的問題,以《基本法》來保障一國兩制有效實施,更以《基本法》作為連接兩個制度的橋樑,讓兩個制度可在一個國家主權下同時發揮 功能。這部《基本法》在兩個制度下,都具有很高法律地位,亦是兩個制度確認的法律。

《基本法》有條文處理兩個制度存在的差異,譬如就解釋法律的問題,人大常委授權香港法院在涉及基本法問題上有自行解釋權。但是,遇上涉及中央政府管轄範圍內的事情,則應將解釋權交回人大常委處理,這些條文都在基本法上明確列明,這做法也是為了迎合兩個制度在解釋法律上的差異而作出的安排。今次釋法帶來的風波,是由於解釋《基本法》時,雙方各自有不同考慮和出發點,保障各自利益。很多香港人考慮的是維護香港司法制度的完整及不受干預性,而中央的想法是以國家主權及安全作為首要考慮的因素。雙方堅持大家的立場,因而引致這麼大矛盾。

其實,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香港問題,不能單靠法律來解決。有效利用「一國兩制」可以發揮兩個制度的優勢,協助內地及香港整體的發展。但想不到的是,雙方卻因為兩制差異,不單止未能發揮原本設想的功能,反而帶來這麼大衝擊。假使雙方處理這個問題,不單從自己各自利益出發,同時考慮雙方整體的共同利益,應可以更妥善及和諧地解決問題。

一般香港人眼中,律師於法庭上雄辯滔滔,為客戶爭取最佳利益是律師應負的責任。但面對目前兩制差異產生的爭議,如果我們把它視作一件案件,我們要維護誰的利益?是否應該首要考慮整體共同利益?律師的專業守則亦要求我們處理案件時,除了採用對抗式手法,亦應先考慮和平、理性手法,協助雙方當事人於雙方利益的大前題下,考慮及解決爭議。我們是否可從這角度思考、解決當前面對的問題?

你姐姐和你一樣在英國長大,她已於北京居住了一段時間,並已回港。記得她仍在英國生活時,對很多中國發生的事情不了解,也不關心,總覺得中國有很多地方遜於西方國家。但她體驗北京的生活後,她告訴我,她現已明白為何中國會發生這些事情,以及為何外國人對中國發生某些事情持不同的看法。或許,她並未能完全接受或認同內地發生的所有事情,但她現時願意以包容及理解的態度面對和討論。我希望你也能夠運用你的探究精神,親眼去看、親耳去聽,豐富這段期間的生活體驗。

      祝
身體健康

                                                                                                                                                                         爸爸
                                                                                                                                                      2016年11月12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