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之家性侵案:未解的疑問
2017-03-14

去年十二月,一間兒童之院三日內兩度發生兒童被舍友性侵事件。

性侵事件發生於去年12月20日,涉事9歲男童在家舍客廳強逼兩名7歲男女童口交,兩日後再在房間逼令二人脫光衣服。五日後,家舍的職員(副家長)才向受害女童母親交待事件,要求母親「息事寧人」。



這五天的「真空期」,成為社會關注的重點。家舍職員到底何時、如何得悉事件?
防止虐待兒童會副總幹事侯月琼認為,被性侵女童沒即時向家人、家舍家長等成人尋求支援,甚至可能覺得『講嚟都冇用』,值得社會反思。

「由幼稚園、小學開始,我們已提倡有性教育,教導要保護自己、尊重別人身體、遇到問題要尋求大人協助。但這事件特別的部分是,一個小朋友被性侵後,似乎整個過程都無辦法發聲。只有很無助的小朋友,不懂得尋求援助才有如此情況。這可能是無成人的啟導或教育所致。」

侯月琼亦認為,性侵事件三日內兩度發生,反映家舍沒適時介入,或教育涉事男童。

「我相信(性侵) 行為的開始,未必是特意傷害他人,可能只係想試試,或覺得『好玩』。但當無人指引,施虐者又不懂反應,甚至(院舍)沒令施虐者知道件事有問題,就會重覆再做。」

 

涉事家舍為何在事發7至8天後才通知女童媽媽和社工?在上述「空窗期」間,家舍如何處理和輔導涉事男童與被性侵女童?涉事機構「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在其新聞稿中全無提及,只道「社工得悉事件後已即時根據程序處理危機,並將涉事男童移離兒童之家。」

家舍有沒有清晰指引,以及院舍家長有否足夠經驗與能力以處理性侵等突發事件,是重要的後續問題。

學生義補團體「一團火」創辦人梁啟業,曾入住兒童之家,長大後亦曾任職兒童之家家長。
他坦言,院舍甚少為前線職工提供培訓,亦未必熟讀院舍提供的處理指引。他亦坦言,自己對指引內容無甚印象。

「工作時都有服務指引要你睇吓,但具體點跟進都係交返比社工。」
「若發生突發事件,好多時很依賴社工跟進。在甚麼情況下須向社署申報,找甚麼人作支援,(指引)都不會講得很清楚。」

梁啟業亦點出,兒童之家並非穩定就業環境,所以人手流失率很高。即使年中有不少人應徵,有足夠經驗的人少之又少。

「所以培訓未必是很深入、專業的培訓,反而很依賴有否有否有經驗的家長帶住工作。」

觀乎網上的兒童之家家長招聘廣告,幾乎全部都只要求有中五會考程度,或者有同兒童或青年建立良好互信關係經驗等,入職門檻並不高。

「我覺得如何照顧兒童,應如何與這類兒童相處較好等,這些培訓很應該做。甚至有短期證書課程作為入職條件等,令職工知道如何預防發生同類事件,也是一件好事。」

 

*社會福利署發言人就本節目查詢有回覆如下: 

整體來說,負責各涉事兒童家庭個案的社工在去年12月28日得悉是次性侵犯事件後,已即時採取適當行動保障兒童的安全,包括在10個工作天內召開多專業個案會議商討兒童的福利計劃,並按兒童及其家庭的需要安排所需服務。不論該兒童在事件中的角色如何,社工皆會按情況所需,與家長商討,決定是否要為兒童安排其他照顧方式,以保障該兒童及其他兒童的安全,並且轉介兒童接受臨床心理學家的評估及跟進輔導服務,及持續檢視有關家庭的情況及提供適切的服務。 

社署已要求有關機構為事件提交報告、相關的服務質素標準的政策程序文件及改善計劃,以作進一步跟進。 

社署透過「服務表現監察制度」監管受資助機構的服務。在該制度下,機構須確保其所提供的資助服務符合包括服務質素標準在內的《津貼及服務協議》的要求。有關服務質素標準包括服務單位須備有確保服務使用者免受他人的言語、人身及性侵犯的權利受到尊重的政策及程序,並可供服務使用者、職員及其他關注人士閱覽,服務單位的職員亦應知道有關保障服務使用者免受侵犯的權利的政策及程序等。 

在服務表現監察方面,社署亦會定期探訪受資助的機構,到受資助的服務單位進行評估探訪或突擊探訪,以評估及監察其服務表現。就不符合規定的地方,社署會要求受資助的機構提交改善計劃,並會監察其落實改善措施的情況。如機構持續未能符合社署的規定,社署可扣撥或終止其津助撥款。 

社署會嚴肅處理每宗兒童性侵犯事件,就有關事件作出檢討及監察機構落實其改善措施的情況,以保障兒童於家舍的安全及福祉。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馮德雄

評論員︰黃岳永、陳婉嫻、李卓人、張國華 (2017年1月2日起)

監製:鄭婉薇

製作團隊:唐偉傑、黃曉玲、林詠雯、王磊、陳顥之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