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運動的生成與流變
2013-08-27

世界各地,有不少本土運動的例子。鄰近香港的台灣,就由上世紀70年代開始,經過了一輪火紅的政治本土化運動。1949年國民黨在台灣執政,無論黨、政、軍制度都由大陸來的外省人擔任,令到本地人覺得被剝奪。由七十年代開始,台灣出現大量本土運動,提出「住民自決」,要求國會改選,甚至要求台灣的命運應要由台灣住民來決定。台灣最後成功走向民主,有人認為,台灣政治的本土化運動是推動其走向民主的核心的動力。

同一時期,也是香港的本土意識也開始萌芽。但香港更着重於一種對自我身份的探討。

「任何一種愛自己生長居住或長期生活的地方,愛家人意識,為自己生活的地方自豪,都是本土意識。強化這些意識,建立成行動,就是本土主義。」
~~羅永生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圖:香港電台劇集「獅子山下」劇照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羅永生指,七十年代是第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成長的年代,當時大家都着意去找尋什麼是香港特色的本地文化。粵語片、廣東歌、本地雜誌、漫畫,形成了一股流行文化的潮流。

香港,我心中的故鄉,這裡讓我生長,有我喜歡的親友共陽光
說一聲,香港,香港,你永遠是尋夢鄉
香港,香港,你那色調難忘
陳美齡【香港.香港】1985

 

而到了八、九十年代,受回歸問題影響,「他們不單止有本土意識,也有香港認同,覺得有些東西中國無法取代,回歸後仍要保留,這些變成本土認同。」

香港是我家,怎捨得失去它,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遞菜斟茶,
緊緊抱著結他,傾出這心裏話,但藉著這番話,齊齊共發洩一下,
但願日後獅子山下,人人團結,永不分化。
許冠傑【同舟共濟】1990

 

回歸之後,本土主義與各種公民社會的運動相呼應。2006年保衛天星碼頭的運動,是回歸後,本土運動的第一波,在之後的皇后碼頭,高鐵及菜園村等事件中,本土派透過一連串的運動,令本土議題進入公眾視線範圍。這個時候誔生的「本土行動」,提出重新思考香港發展的速度,強調回到社區的生活方式,抵抗的是政府不民主的諮詢,地產霸權,和官商鈎結的政治經濟結構。

忘掉愛過的他,當初的囍帖金箔印着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及一切美麗舊年華,明日同步拆下
【囍帖街】謝安琪2008

 

讀詩、唱歌、遊行、集會、絕食、苦行…….「本土行動」並非一個正式的組織,而是由一群流動性高、隨時加入的行動者組成。

 

「見到個城市不停清拆,再築起一式一樣的東西,這樣的發展邏輯里看見的是
本土文化的流失。」~~陳景輝

陳景輝是當時本土行動的一名核心成員﹕「當時想重新定義過香港,我們認為香港一路的發展埋末了好多重要的東西,我們只能選擇漁村或中環英雄,但其實不是這樣的。香港社會有很多活生生的社區、人、老街坊,這些如何成為香港身份認同的一部份,好實質。」

近幾年,中港融合的同時發生不少矛盾衝突,亦都衍生了新一代的本土派。

2011年初,有網民成立「香港本土力量」,他們組織遊行,抗議關愛基金向新移民派發六千蚊,登廣告,批評內地人是蝗蟲。中港愈來愈對立,羅永生教授指,兩代本土運動的最大差異,在於新一代的本土派將本土運動看成是族群的問題,在不同的行動中,強化族群間的差異。

「他們認為這個族群有些東西很受到威脅,一定要透過強化這種強烈的族群意識,來排拒外來的威脅。這是族群主義式的本土運動。」~~羅永生

 

八十後陳梓進,是其中一個網上群組「我哋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的創立人,他們揮動港英旗,組織和參加各種遊行示威。陳梓進表示,拒絕中國人的身份,源於當年沙士事件中,一名中國官員講了一句: 「香港死二百多人是很少數目」令他覺得中國人和香港人是兩種不同的人。

陳梓進承認群組的行動或言論有偏激之處,但他認為是有需要這樣做,因為內地人在香港的所作所為,令到香港形象受損。

「香港淪陷成這樣,一定要出聲。」~~陳梓進

 

另一個近年活躍的本土派—「香港自治運動」的其中一個發起人劉有恆,將這些視為是中共對香港的殖民﹕「為什麼會有一個不可以解決的矛盾出現,因為大陸要兩地融合。」

「他們用對待西藏新彊或其他不同族群的方法來殖民我們,來霸佔我們的空間,消滅我們的文化,侵佔我們的資源,打壓我們香港人的身份。」~~劉有恆

他說,已經厭倦香港民主派因循爭取民主的方式,希望透過鼓動群眾反抗內地政府的殖民,立根本土。

羅永生教授形容,這種被強勢政治力量壓制下的族群主義式的反抗,主要是受政治原因帶動﹕「政治上的挫敗感及無力感投射在這種族群主義上,普選没希望,民主政制發展愈來愈受中央控制,而中央的控制,愈來愈以不太尊重香港人的兩制之下應該保障的主體性,對香港人來說有好大的羞辱及無法與其溝通。」

本土運動愈來愈走向族群主義式的反抗,引起了回歸後兩代本土派的罵戰。

浸會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陳允中被籲為第一代本土派「本土行動」的成員。他強調,本土主義應該要透過各種各樣的改革,用行動來保護這個地方,但近年出現的本土派以排斥他人為核心價值,制造對大陸人的恐懼和族群之間的矛盾,長遠對香港並非是好事。

而另一派別,近年提出城邦論的學者,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就認為,本土要排斥一些惡性的干預,這是合理的,族群衝突只是短暫過程。他更加強調的是,香港與中國之間要有明顯的區隔,就連中國民主的進程,香港亦不應過問,因為民主了的中國會廢除【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對香港很不利。

有輿論指,本土主義愈走愈封閉,變成排外的種族主義,最終只會走向民粹。但羅永生認為,現時本土運動本身的內部分歧非常大,無論在目標,如何界定香港人,都没有人說得清。雖然有族群的呼召,內部的分裂及對抗,令族群無法成熟或成形。

他認為這種敵視及排他的族群主義並不會成為主流﹕「就算爭奶粉又好,不滿D&G又好,只要件事解決了,就不會再追究可否挖下去。所以族群對抗,現在只在很初步的階段。”

但他認為,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仍會不斷擴大。

「由於世代轉移,中國經驗差別,加上政治上的挫敗,短期內未必有出路,這種本土意識都會繼續滋長。」~~羅永生

香港又會不會像台灣那樣,透過本土主義促進民主化呢﹖

羅永生:「它能動員到非常熱衷投入政治的人,但對於很多並無那樣強的投入感的人來講,可能會疏離他們。對香港的民主追求來講,是一個正面或負面因素,我覺得個答案還未清楚。」

撰文: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電台)編導 黃燕雯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千禧年代:本土系列」聲音重溫www.rthk.hk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