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副主席 黃幸怡
2017-04-22

頌恩:

還記得4月8 日星期六早上,媽媽聽完一個電話後愁眉深鎖,你問我發生什麼事嗎?我說有一位姓鄧的媽媽因為急性肝衰竭,需要有人捐肝救命。當時鄧媽媽已排在肝臟移植輪候名單第一位,但未有人捐出屍臟,家人中又只有她的17歲零九個月的女兒血型吻合有可能捐肝。女兒為了捐肝救媽媽,但她未滿18歲,不符法例對捐贈人的年齡要求。我既替等候肝臟移植的鄧媽媽擔心,又深深明白她的女兒及其家人心急如焚的心情。

過去幾年,媽媽擔任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的副主席,跟主席和委員審批器官移植的申請。委員會是按香港法例第465章《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設立的法定組織,權限來自法例,委員中有醫生、社工、律師、區議員和其他社會人士等,負責審批在生無血親關係或雙方的婚姻關係持續少於3年的器官移植申請。由於很多器官移植申請都是在危急情況下遞交,我們對有關等候器官移植的報導特別關心,希望盡早了解情況,與醫院方面協調須提交的資料,讓委員及早審閱。

委員會於2015年至2016年審批了46宗在生無關係人士間的器官移植申請,當中有7宗個案的器官捐贈人和受贈人沒有任何親屬關係。有三宗申請媽媽印象特別深刻。第一、第二宗的受贈者是嬰孩,他們的父母及家中各人都不適合活體器官捐贈。結果,第一宗個案是由嬰孩媽媽的運動隊隊友捐贈;第二宗是透過社交網絡呼籲後,由一名善心人士捐出器官。看到受贈者的父母知道有捐贈者肯救他們的孩子,我做媽媽的有好深的感受。第三宗較為人知的便是去年10月,一名退休校長因急性肝衰竭昏迷,生命危在旦夕,幸得前下屬副校長的太太捐肝給他,才得續命。當時受贈者身體狀況很差,有可能做不到移植手術,但捐贈者卻表示,既然已經決定捐贈肝臟,若校長不能接收,亦願意把肝臟贈與其他排在肝臟輪候冊上次位的人士。活體器官移植的手術都是有風險的,但捐贈人的無私精神及其家人的支持,讓受贈者重生,與家人擁抱希望。

雖然我們不是前線醫護人員,但委員跟秘書處的同事都是一同候命,有時須等到凌晨三、四時審批緊急申請,只為希望受贈者能儘早得到活體器官捐贈救命。可惜的是,香港器官捐贈率偏低。香港每年約有4萬4千人去世,委員會在2015年至2016年卻只收到334人在去世後捐出器官的資料。本年第一季屍肝捐贈數目僅7宗。遺體器官捐贈,除了取決於個人是否願意在死後捐出器官,更重要的是家人能否接納他們捐贈的意願。

鄧媽媽遇到的情況也是一樣,一直未有屍肝捐贈。對鄧媽媽女兒捐肝的心願,委員會聯繫了醫院、食物及衛生局、醫院管理局和律政司等,探討其他法例容許或可行的方法,但法例要求捐贈者必須達到18歲,亦沒任何酌情權的空間,這應該是立法時保護捐贈者的原意,確保捐贈者已經達到法定年齡,有足夠的能力、心志衡量手術的風險和捐贈的決定。事實上,過去兩星期曾有多於50人聯絡院方表達有意捐肝,有3位做詳細諮詢,最終只有鄭女士在家人支持下,通過健康評估後捐出部分肝臟。媽媽感恩鄧女士終於等到一位捐贈者的出現,更感動的是這位捐贈者無私無求的行動及她家人的支持。知道捐贈人鄭女士身體狀況正常,大家都舒了一口氣,更為他送上祝福。但大家仍是擔心鄧媽媽的健康狀況,得悉她要再次做手術,希望她能儘快康復。

社會在等候的過程中曾經提出降低捐贈者年齡的建議,立法會亦有議員打算提出緊急修訂《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甚至有提議賦予委員會酌情權,以便日後委員會可以酌情處理類似的個案。有不少的醫生,甚至也有委員個人認為可以探討降低捐贈者的年齡,但也有其他醫生反對,反問鄧媽媽甦醒後會否不同意。我想,若果相同情況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不希望頌恩「以身相救」,因為媽媽知道我們必在天家相見。其實委員會在這問題上未有討論,而且這亦不單關乎委員會的意見,而是大家要對器官捐贈和活體移植有更多的認識和討論。資料顯示,英格蘭、威爾斯及北愛爾蘭無明文規定活體捐贈者的年齡下限,蘇格蘭則16歲以上可以活體捐贈。在加拿大,下限年齡由16歲至19歲不等。至於美國,大部份地方要求活體捐贈者年滿18歲,加州容許15歲以上人士在父母或監護人同意下活體捐贈器官。鄰近的台灣,捐贈者年齡訂為20歲以上,18至20歲之捐贈者更需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若香港下降捐贈者年齡至17歲,日後有捐贈者只有16歲10個月,那到時我們又怎辦呢?至於賦予委員會酌情權,審批讓捐贈者在未達法定年齡下捐贈,不論是18歲與否,作為律師,在未有任何細節條文的討論下,我是有保留的。

無論大家的討論最終是否降低捐贈者的年齡或賦予委員會酌情權,根據醫管局資料,截至2016年尾,輪候肝臟移植的人士有89人,但腎臟的有2047人,可見腎臟移植的需求更大。改動法律需時,亦必須有充分的討論。現時,當務之急還是希望過去許多捐贈人的無私奉獻精神能讓大家明白,髮膚雖受之父母,但能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生命離開後,屍身上各個器官仍是很寶貴的,可延續一個甚至更多生命。活體捐贈手術成功率是高,亦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但如更多離世的人可以捐贈其器官,就可免卻活人受捐贈手術之苦。我明白法例保護兒童的想法,但作為兒女,知道自己是唯一可以救媽媽而希望可以捐贈的,我亦好同情。社會是否可以不讓年青人做這個選擇呢?政府一直推廣教育提高公眾對器官捐贈的認識,亦鼓勵市民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其中與家人討論及明確表達捐贈器官的意願是十分重要,我希望大家都能跨出一步,跳出中國人對生死的框框,使更多人受惠。媽媽亦跟爸爸、公公、婆婆、姨姨表示,自己已在中央器官捐贈名冊登記,若媽媽離世,身體的器官將會捐贈其他人,希望能夠繼續幫助有需要的人。

 

                                     愛您的媽媽

                                   2017年4月22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