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點點點──閒話粵語#26】古今齊愛粵語歌
2017-04-28

粵謳興起多時,但到二十世紀就逐漸息微,程美寶喺早前幾集,就為大家搵返一啲歷史線索,將以前廣東人呢種獨特嘅曲風,繼續承傳落嚟。程美寶形容,粵謳就好似200年前興起嘅一種粵語流行曲,同今時今日大家喜歡聽嘅canto-pop「異曲同工」。



當時粵謳點解會興起呢?程美寶指出,當時屬於乾隆、嘉慶年間,係「乾嘉盛世」嘅年代,中外貿易集中喺廣州一帶,所以當時廣州相對富裕,經濟亦喺度起飛,同1980年代嘅香港好相似,喺廣州嘅文人亦因此對自身文化有自信,從而促使各種廣東文化嘅流傳。

清朝文人招子庸所編寫嘅《粵謳》,就為後世留低當代粵樂文化嘅紀錄。程美寶話,招子庸當時仲搵嚟唔少同樣係文人嘅「老死」為佢嘅大作寫序,但係佢哋都以筆名掩蓋真實身份,相當有趣。

當中有一位名叫「石道人」,以下就係佢所寫嘅序言:

戊子之秋,八月既望,蟋蟀在戶,涼風振幃,明珊居士惠然詣我,悄然不樂,曰:此秋聲也,增人切恒,請為吾子解之。余曰:唯唯。


居士曰:予不覽珠江乎?素馨為田,紫檀作屋,香海十里,珠戶千家。每當白日西逝,紅燈夕張,衣聲綷縩,雜以珮環,花氣氲蕩為煙霧,穠纖異致,儀態萬分,珠女珠兒,雅善趙瑟,酒酣耳熱,遂變秦聲,於子樂乎?余曰:豪則豪耳,非余所願聞也。


居士曰:龍戶潮落,鼉更夜午,游舫漸疏,涼月已靜,於是雛環切藕,纖手分橙,蕩滌滯懷,抒發妍唱,吳歌甫奏,明燈轉華,楚竹乍吹,人聲忽定,於子樂乎?余曰:麗則麗矣,非余所心許也。

以上幾段可見,當時嘅文人對於唔係廣東話嘅曲「秦聲」、「吳歌」,都抱住欣賞之心,但並非最鍾意,最有親切感嘅歌。咁,咩歌先最得佢哋心呢?睇埋以下一段搵答案:

居士曰:三星在天,萬籟如水,靚妝已解,薌澤微聞,撫冉冉之流年,惜厭厭之長夜,事往追昔,情來感今,乃復舒彼南音,寫伊孤緒,引吭按節,欲往仍迴,幽咽含怨,將斷復續,時則海月欲墮,江雲不流,輒喚奈何,誰能遣此。余曰:南謳感人,聲則其詞婉而摯,此繁欽所謂悽入肝脾,哀感頑艷者,不待何滿一聲,固已青衫盡濕矣。

程美寶解釋,呢一段就表達筆者認同,只有用自己最熟悉嘅語言去唱去聽,先係最感人。

從此推敲,程美寶指出,上世紀50-60年代香港流行國語歌,直至70年代開始興起粵語流行曲,但填粵語歌詞一啲都唔容易,需要符合粵語音韻。佢估計,當時嘅人唔係突然間識填廣東詞,而係因為南音、粵謳,以及喺20世紀初逐步成熟嘅粵曲,建立咗廣東話歌詞符合音韻嘅準繩基礎,為後期嘅粵語流行曲做咗鋪墊。作為一種生活小樂趣,抑或獨特嘅文化,粵語歌都用親切嘅語言,豐富咗我哋嘅生活,我哋點可以唔努力保存呢?

 


中國點點點星期一至五 下午三點至四點半

編導:張鳳萍

監製:葉冠霖

【中國點點點】張鳳萍、黃曉玲、唐偉傑、劉銳紹、鄭漢良、呂秉權主持。每日話題由中國政情、至網絡熱話、旅遊、生活、閱讀,讓聽眾輕輕鬆鬆,每天對祖國知多一點點。

常設環節

星期一:最緊要識法

星期二:對談中國

星期三:中國討論區;同聲同氣談天說地

星期四:點點評論;閱讀中國

星期五:漫遊中國;閒話粵語

專題分類:中國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