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故事】捐腎救姊 妹:不忍姊受苦
2017-05-23

三十一年前還在讀大學,打算畢業後當記者的伍妙敏,從沒想過會患上末期腎衰竭。當時醫生對她說,這個病是不能醫治的,若要生存下去,只有兩個方法,一是洗腎,二是有人捐腎給她。

一時之間面對這麼大的打擊,更令伍妙敏意想不到的,是二妹伍妙莊(下稱阿莊)的反應,「我去聽結果時,我二妹跟我一起去的,二妹當時就說,她會把腎捐給我」。阿莊說,「我們六姐弟關係很好,因為自小都在家裏,老友記又是這六個」。那時年紀尚小的阿莊形容,當時得悉姐姐可能會死已經很害怕,但當聽到只要捐腎就能救到她,就即時說要捐腎。

但在去年11月,伍妙敏家裏再次變得愁雲慘霧,因為伍妙敏再度需要換腎。伍妙敏說,當見到自己的腎愈來愈差時,已經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依靠洗腎延續生命,無想過要親人再次捐腎,「第一次(換腎)看見二妹有這麼大的傷口,其實這30年來只要她生病或不舒服,我都覺得是與自己有關,所以不應該再有人冒險捐腎給我」。

四妹伍妙瓊(下稱阿瓊)不忍心姐姐,要洗腎洗血受痛苦,「看見30年前的情景再出現,但她(伍妙敏)的情況更加差,腎功能只剩下10%以下,還不斷下降」,她說當時還有另一個考慮,「她(伍妙敏)已經有一個家庭,一家四口 ,如果她的家裡沒有一個媽媽會怎樣呢,我的姨甥仔女會很慘」,於是伍妙瓊自動請纓捐腎給姐姐。

伍妙敏很幸運,兩次換腎也有親人適合捐贈,但香港每日有超過2000人輪候器官移植,令社會思考是否應該放寬給未成年人士捐贈器官。本身是香港健康網絡總監的伍妙敏覺得可以考慮,「若果生存時間只剩餘1-2日,當時看不到遺體或活體器官可捐贈,若果只是距離成年相差極短時間,我們是否要給予機會呢」。她說,捐贈者若未滿18歲,醫院不會為他們作檢查,他們不會知道自己是否適合捐。伍妙敏建議,可由獨立專家替未成年人士做心理評估保障他們,但最重要都是大家有捐贈遺體器官的意識。

採訪、攝影:潘耀昇、楊靜文

剪接、後期:楊靜文、潘耀昇

監製:葉冠霖


【千禧年代】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環節:蕭洛汶、袁梓珮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特備製作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