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城市面貌》 撰文︰「活在觀塘」創辦人 袁智仁
2014-03-24

自由風自由Phone【公民社會】系列︰《消失的城市面貌

撰文︰「活在觀塘」創辦人 袁智仁

 

我未懂事時曾經住過觀塘,之後就搬咗入馬鞍山。直到我升上大學,就足足有五年時間在觀塘打「等」。觀塘俾人最強烈的印象,係工廠大廈同埋好多公共屋邨,但你細心留意的話,觀塘呢個舊區係分分鐘都有驚喜。

 



細說觀塘舊日的風光

觀塘、調景嶺一帶以前是國民黨員聚居的地方,觀塘的「銀都戲院」就是左派戲院。與此同時,你亦可以找到很多右派的足跡,龍應台的書《大江大海1949》都有提及調頸嶺老兵出入觀塘,當中地標寶聲戲院,觀塘區的小巴司機有自己的「孟蘭勝會」。更厲害的是,全港武術聯會高手亦隱世於觀塘,開了一間跌打館。可惜這些特色將隨重建而煙消雲散,就連叱吒一時的蔡李佛、白鶴派高手,全港武聯副主席、廣州的鏡湖路亦以他命名的武術宗師,都因為找不到地方重新開業,武功失傳。

現時的觀塘裕民坊烏燈黑火、猶如死城,昔日美食處處景像不復再見,從前地標物華街小販市集200多檔的商販,只剩下留守小販肥妹,重建帶給社區甚麼呢?

 

發展是單一化?

觀塘發展涉及500億元,比西九工程還要貴。我曾接觸很多觀塘街坊,其實他們都不是很清楚詳情。

所以我們成立「活在觀塘」,透過社區和社交網絡的平台,幫助街坊公眾明白複雜難明的文件,同時亦紀綠因重建而被消滅的觀塘,大家可去到物華街小販市集,看到我們素描、攝展和街坊故事的展覽。

 

重建,改善生活,每個香港人都會贊同,但當重建後,換來一幢幢買不起的貴宅,一層層冷氣的商場,重建改善誰的生活?又犠牲誰呢?重建只可是變太古城嗎?難道沒有平衡出路?外國混合式的規劃,發展之餘,不會趕走基層,也會保留草根的生活,香港還有多少路要走呢?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