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點點點──閱讀中國】何建宗推介:《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
2017-07-01

香港回歸中國20年,社會上越來越多人對香港未來感到疑惑,思考一國兩制是成功,抑或失敗?甚至有人質疑一國兩制還是否存在?若我們回看提出「一國兩制」的初衷,會否有助各方尋找解決矛盾的方法?

一國兩制青年論壇召集人、前發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在《中國點點點──閱讀中國》介紹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撰寫,在2015年版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先回顧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的歷史背景,以此為基礎,透過劉兆佳對香港社會的觀察,以及中央對港政策的變化,探討回歸後一國兩制的實行情況。何建宗形容,此書是一國兩制提出三十多年來一個繼往開來的總結。



作者劉兆佳在過去數十年以政治學者身分,涉足回歸前後的香港政治,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榮休教授。在2002年,他離開中大,轉任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的首席顧問,直至2012年離任,此後專注研究香港政制發展及評論本港時政。
 
一國兩制在上世紀80年代由鄧小平提出。劉兆佳在書中以大量篇幅討論當年的國際、國內和香港形勢,將一國兩制和國際形勢的脈絡結合分析,何建宗形容,這在論述一國兩制的書籍中是絕無僅有。
 
劉兆佳在書中指出,這是一個很獨特的歷史時期,因為其時中國剛在十年文革中走出來,正逐步推進改革開放,急需西方的資金和技術,而美國則面臨內政外交的挫折,以及蘇聯在擴張勢力,令中美需要聯手抗衡蘇聯。當時中國領導人提出一國兩制,反映他們需要面對的國際和國內環境,所以一國兩制的目的和前提,首先要符合國家長遠利益。
 
因此,劉兆佳認為,一國兩制必須協調的利益群體相當多,致使這個制度與基本法都帶有很大的妥協性質。何建宗進一步分析,認為這種「妥協性」和「保守性」,正正在基本法條文中反映,尤其是在基本法的第五章至第七章,有關回歸前後各項政策和對外事務的條文,最多的關鍵詞包括「保持」、「自行制定」、「繼續實行」等,顯示當局為穩定港人和國際社會信心,基本法是試圖把1980年代的現狀凍結下來。
 
劉兆佳認為,受到一國兩制本身的妥協性質影響,在實踐期間出現六大矛盾:
1. 第一個矛盾,是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但「政治分離」;
2. 第二,是維持現狀抑或改變現狀的矛盾;
3. 第三,是「保存原有的資本主義」和「循序漸進發展民主」的矛盾;
4. 第四,是一方面要堅持「小政府」,但同時香港要與內地經濟融合的矛盾;
5. 第五,「行政主導」和 立法、司法制衡的矛盾。
6. 第六,是中央「干預」與「不干預」的兩難狀況。
 
一國兩制實踐有矛盾,使中央對港政策隨時月演變。何建宗指出,在回歸之後,中央對港政策分為三個時期,首先是1997-2003年,以寬鬆和不干預為主導。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基本法第23條立法失敗等事件,令對港政策步入第二階段,中央改變思路,視香港問題為「執政賞在新形勢下治國理政面臨的重大課題」,並加強以基本法,包括釋法作為治理香港的手段。直到2013年至今,中央對港政策步入第三階段。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央反覆強調要「全面準確」認識和落實基本法,以及強調要維護國家主權,要將中央的權力用好。他認為,這些論調都顯示中央在一國兩制的實施重點正在調整。
 
何建宗指,正如劉兆佳所言,一國兩制本身就是充滿妥協與矛盾,至今「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已走過三分之一,他認為中央政府、內地人和香港都應該承認矛盾存在,以更大的努力,創造溝通平台,探索一國兩制的未來。
 

中國點點點星期一至五 下午三點至四點半

編導:張鳳萍

監製:葉冠霖

【中國點點點】張鳳萍、黃曉玲、王 磊、劉銳紹、鄭漢良、呂秉權主持。每日話題由中國政情、至網絡熱話、旅遊、生活、閱讀,讓聽眾輕輕鬆鬆,每天對祖國知多一點點。

常設環節

星期一:最緊要識法、領導點點菜

星期二:對談中國

星期三:中國討論區;同聲同氣談天說地

星期四:點點評論;閱讀中國

星期五:漫遊中國;閒話粵語

專題分類:中國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