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我沒聽到任何美、德專家已經來華會診
2017-07-06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陳述〉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患上肝癌,目前仍在遼寧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治療。維權人士胡佳指,劉曉波現在病情並不樂觀。

「劉曉波現在的身體狀況,出現了肝硬化引起的嚴重肝腹水。腹水抽取以後,可能有暫時的好轉,但是好轉的穩定期是愈來愈短,他實際上是在衰退的。」



製作:黃曉玲

瀋陽司法局發表的通報,指因應劉曉波家屬請求及根據醫療小組專家意見,決定邀請來自美國、德國權威專家來中國,參加中國專家組成的醫療小組,對劉曉波會診。

國際社會關注劉曉波的情況,美國國會早前發表聲明,促請政府讓劉曉波自由選擇到哪裡治療。司法局曾指,外國醫生在中國沒有執業的資格認證,因此不能會診。胡佳相信,當局現在推翻這個說法,是對國際社會輿論壓力的妥協和退讓。

「當我們要求劉曉波去國外治療,官方拖延。美﹑德﹑法等國整個世界的輿論壓力,包括諾貝爾獎得獎者的簽名,這些讓當局(中國)承受了巨大壓力。上周五還在跟外交力量說,因為你們的醫生沒有在中國短期行醫的認證,所以不能在中國給劉曉波診斷。」


那麼為什麼當局要推翻之前的說法?

    「就是這幾天,許許多多的壓力給了他們,現在他們妥協了一步﹑退後了一步。」

不過,胡佳指至今仍未有消息,落實會邀請哪些專家。

  「我沒有聽到任何一個美﹑德的專家已經起程或獲得簽證,所以落實起來絕不簡單。劉曉波能等嗎?官方可是清清楚楚的       知道劉曉波生命每個進程。我有兩個理由可以相信,我相信這是場政治謀殺。另外一個我相信的陰謀就是,他們要是      評估到真的不得不放劉曉波到海外的話,那他也要做到,劉曉波已經處於彌留之際了,他無意識向世界表達他的思想和   情感,我也相信官方拖延和這個也有關係。」

內地及海外有維權人士及律師發起聯署,要求政府無條件釋放劉曉波。近日有報導指聯署人,因而受到當局不同程度的監視,有人家中被安裝監控鏡頭、有人則被傳召問話長達20小時。胡佳亦證實,異見人士的確受到施壓。


  「在我們發起的那場簽名中的話,一千五百人,現在能統計上來的有三十人以上,受到有形的壓力。」

  「劉曉波先生正在某種程度上,經歷著他有生以來,肉體和精神上最艱難﹑最痛苦的時候。我們也跟著他一起感同身受的     痛苦,但是幫不上啊,沒有人能替代他,沒有人能把自己的生命力傳遞給他。」
 

胡佳說,他們不願意亦不想接受,劉曉波有日會離去。

  「上天好不容易給了中國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我們還期待著,他出獄以後再獲得自由的時候,一起跟我們去變革        這個國家。」

 「但是這些東西,從劉曉波先生來講,已經無望了。」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馮德雄

評論員︰鍾劍華、田北俊、余若薇、林奮強 (2017年7月3日起)

監製:鄭婉薇

製作團隊:黃曉玲、林詠雯、王磊、陳顥之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