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教協學術部副主任 李家宏
2017-07-08

父親:

每當與你談及工作時,你總是不明白為何身為老師的我,雖然擁有一份看似安穩的工作,卻總是為未來而躊躇,每年到六七月份,回家同檯食飯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問學校有否機會與你續約?不經不覺這個問題都已問了第十年。

回歸之後,合約、外判的思維充斥香港社會,回顧20年,作為老香港的你,絕對明白職位合約化之弊。我們眼見清潔工人有開工無收工,外判工作無日無之,勞工被壓榨剝削,你很難想像合約問題會在教育工作上出現。

 

社會要求有優質的教育,對老師有要求,但無奈近十多年,教育界有很多合約老師,社會帶頭剝削老師,試問對香港有什麼好處呢?我感恩遇上良心校長,雖 然我是合約老師,但暫時未需要四處飄泊。但不是所有合約老師都能遇到良心校長,因為合約教席無論在薪酬待遇、職業穩定、專業發展等方面都不受保障。在薪酬 待遇方面,合約職位並沒固定薪級表,即使工作內容與常額老師無異,待遇卻差距甚大,更有不少合約老師的薪金僅為常額老師的一半。有些合約老師面對同工不同 酬外,合約期短,續約時更需要視乎學校資源,要待學年尾才得知下年能否繼續任教。而我這幾年,每年都不知道下學年可否再見我做班主任的同學,年年均要憂慮 續約問題,轉職常額教席更是遙遙無期。

以合約方法聘請老師不僅磨蝕老師們的熱忱和志氣,對學生而言,他們的 學習質素亦受到影響。當合約老師需要不斷轉校,辛苦建立的師生關係也會隨之流失,我們無法陪伴學生成長,長期跟進他們的學習和生活情況。無法專注教學和照 顧學生,這正是教育質素的一大隱憂。試想像,每年均有約3,000名心境徬徨及可能需要求職的合約教師因不獲續約而離開自己任教的學校,教學團隊年年換 血,老師專業青黃不接,難道這樣能營造健康的教學環境嗎?

每次見到有合約老師輕生個案時,母親都會問我會不會轉行。教育工作難做,早已不是新聞。我明白香港年青人是我們的未來,如果沒有有心人做好教育,香港更是危在旦夕。但我仍然對香港未來有信心,要培養好下一代,就必須處理合約老師的問題。

在 今年初的行政長官選舉,我有幸獲選為教育界選委,並與教協選委們一同向各特首參選人遊說、為合約老師發聲,包括爭取改善班師比例,增加常額職位吸納合約老 師。經過教育界的努力,當時還是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承諾,在未來將會著手處理合約老師問題,並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即時措施更包括於新學年在中小學每班 增加0.1位常額老師,才顯露一些曙光。

談到此我想你一句說話,你說我都是出世遲,以前香港不是這樣。不過我相信不 同年代面對的困難有所不同,但始終相信會有明天。0.1的改善只是一小步,因「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和「三保措施」衍生的「還人潮」,未來中小學將會削 減多達近2,000個常額教席,新增0.1班師比所提供的約2,350個常額職位,僅僅能解決這一波的裁員危機。對於4,000多名現職中小學的合約老師 而言,新增編制形同杯水車薪。因此,希望林太領導的新政府必須要加大改善班師比的力度,小學至1:1.8;初中至1:2.0;高中至1:2.3。這不但可 全數吸納合約老師,更可加快教學助理、新畢業的師訓生和大學畢業生等入職常額教席,讓中小學回歸健康的傳承和教學生態,還未來的香港人一個充滿關愛、公義 的香港。

 

家宏

2017年7月8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