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自己傳媒自己救
2017-08-19

阿朗:

今年的暑假很快過去,準備好開學沒有?你明年畢業,今年是四年大學最後的一個暑假,你六、七月在網媒做實習記者,喜不喜歡工作?有沒有考慮畢業後做記者?很多傳媒工作者、新聞系學生,都在問同一堆的問題?傳媒仍然有無得做?要如何做?留或走?未入行的應否入行?傳媒的天空一片灰茫茫。

傳媒近年受很多負面和不明朗因素困擾,傳統傳媒,無論是電視台、電台、收費和免費報紙,大多數都經營困難,有些要裁員減薪、搞外判;愈來愈多傳媒老闆與內地有複雜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關係,產生所謂「染紅」的憂慮。傳統主流傳媒近年大環境轉差,加上愈來愈多人透過手機和網上看新聞,網媒經營成本可以很低,無須「大水喉」投資者,很容易可建立自己平台,打造一個新天地,讓市民有更多選擇,但對傳統傳媒亦帶來衝擊。

媒體百花齊放,網媒出現本應是好事,但他們亦要面對經費來源問題。網媒大部份依靠眾籌,但透過公眾捐助,支持有質素、專業、認真的內容的模式未成為習慣;網媒入門門檻雖然較低,部份開始在社會上多了人留意,有些新聞,例如民主黨林子健當日經過旺角,部份被閉路電視錄得的片段,亦是網媒最早獲得並播出,傳統傳媒亦要引述、跟進。現時大部分網媒人手不多,政府限制網媒採訪的規定,雖然相信很快會放寬,但他們報導內容的「面」始終不會很闊,只能選擇性地做,要形成氣候,產生影響力和公信力,仍有一段很長的路,眼前要解決的是如何走下去的問題。

19世紀的美國當然未有網媒,很多人主要靠報紙看新聞,當時總統傑佛遜曾說,假如他要從政府和報紙兩者之間二擇一,他會毫不猶疑選報紙。今日的傳媒雖然有各種各樣形式,但作為第四權,做守門人,監察政府、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為不公平、不公義的事發聲,以求真、不偏不倚、無懼權貴的原則,專業認真的精神,維護公眾利益,都應是傳統媒體、網媒、新舊傳媒的初衷、初心。忘記了,不但不知如何走下去,甚至會迷路、走錯路。

香港97回歸後實施一國兩制,行了20年,我們像迷了路,在很多政治、社會和經濟發展問題上,不同利益衝突嚴重,社會相當分化,政府透過制度解決衝突的能力愈來愈弱,甚至有些做法被批評為製造新問題、激化原本矛盾。80年代或之前,傳媒有所謂左、中、右,今日傳媒被分為黃藍,再分深淺,不但市民,行家也往往質疑自己的行家、甚至同事處理某些新聞,是否立場先行、有不可告人的政治考慮,社會上瀰漫的不信任和猜疑,在傳媒行業亦存在,現象並不健康。

香港面對一國兩制帶來的矛盾,加上不同階層利益矛盾尖銳化,政府和制度被批評不公平、不公義,社會充滿矛盾對立,傳媒夾在中間,往往亦被批評偏頗,行內覺得「愈來愈難做」,難怪似乎商家都不願沾手傳媒,因為不但「燒銀紙」,還成為政治負累。我近日出席一個傳媒座談會,有一位網媒高層說希望多些「有品」投資者,願意投資傳媒。

香港是個富裕社會,有財力投資傳媒的人大有人在,為何愈來愈少,是大家應思考的同題。香港的成功有賴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資訊流通;政府和商業運作在陽光下進行,受到傳媒有力監察,一個多元、健康、獨立自由的傳媒,對包括投資者的整體社會長遠利益十分重要,商人是否太短視?近年流行一句話: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傳媒也要自己救,每一個人用自己方法令值得支持的媒體,無論是傳統傳媒或新媒體,繼續可以撐下去。

阿朗,好好享受這一年的校園生活,亦開始想想未來、想想我們的傳媒。

 

爸爸

2017年8月19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