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史教育學會理事—方耀輝
2017-11-04

親愛的哲翷:

這麼快又寫信給你,是因為很想、很想分享我的現在心情。

二零一七年十月,對我來說,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心情尤如過山車一樣。

喜的,是非常感謝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送給我會──中國歷史教育學會一份厚禮。十月十一日,聽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任內首份施政報告訂出時間表,要求所有中學明年開設獨立初中中國歷史科。這十七年來,我們這群前線中史老師們,年復年、日復日,努力爭取中國歷史科在中一至中三級獨立成科。現在,我的夢想終於可以實踐了,亦不辜負前人及三百多位前線中史科老師會員的期望,亦能達到本會多年來的宿願。

然而過了多天,心情卻出現另一番漣漪。內地官員的言論,又令中史科背上沉重的擔子。觀乎以往的中史科課程綱要,只希望學生可以透過學科建立歸屬感。但是「國民教育」擔子實在太重了,不能單以中史科獨力支撐,甚或令中國歷史科教育變得更政治化。事實上,中國歷史科剛從深淵被挖掘出來,便要背負著這軛子,實在不應該!這就是我所說的懼。希望我們的政府,可讓香港教育會有一片清靜無染的樂土。

 

讀中國歷史,確能夠令人做到「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這次課程諮詢稿的課程綱要大致完備。其中將歷代政治演變增至總課時的百分七十六,相應文化史及香港史則有所減少。其實與1997年的課程大致相同。然而,與時並進的課程,按不同時期增潤學習內容元素,如文化特色專題,增添東漢文化發展、元朝重要發明西傳及對世界文明貢獻,以期窺見中國歷史藝術文化。

現行中史科課程綱要,並沒有「延伸部分」,前線教師可選擇略教,甚或不教乙部文化史的情況實在相當普遍,而出現這個情況,並非中史老師們的疏懶,而是,實實在在前線老師缺乏足夠課時完成教學。每天前線老師在課堂上,必定完成中史教學,除了教授中史教學內容,也必須同時兼顧習作核對、教授學生作答技巧,甚或進行考測,這些教學常規總花了不少教學時間。對於每周只有兩個課節的中史科,實在不足夠。一年是否有50個課節,每個課節是50分鐘,對於部分前線老師可說是一種「奢侈」,真希望有關當局可以明察秋亳,為前線中史老師們制定足夠課時與課節的課程。

中國歷史教學必須具有效能,實在有賴前線老師努力。如果作為一個歷史系出身的老師,不但擁有豐富的歷史知識,更能掌握獨特的史學技能。因此,能夠推行中史專科專教是保證中史教學質素的重要措施。觀乎過去數年,中國歷史教育學會接觸不少前線初中中史老師,他們主要任教體育科、音樂科及視藝科,然而他們都是「臨危受命」肩負中史教學,他們誠惶誠恐去進入教室。這種教學生態如何促進中史教學質素?除了初中如此境況,前年本會更有高中中文科老師被委以重任,接任高中中史教學,可見前線實在告急,影響教學質素!

專科專教有其好處,專科老師擁有獨有史學能力,如搜集資料、重組資料、歸納現象、評價立論等,這些史學技能較知識更為重要。正所謂「術業有專攻」,只有具備足夠的歷史知識,才能運用史學技能,尋找史學問題的答案。

是次課程諮詢稿的受惠者,應是學生。我建議政府多與學科團體合作,或是教育局自行進行問卷調查,了解現時學生對中國歷史科感到興趣的課題是甚麼?本會多年前,也從老師會員任教學校中進行學生問卷調查,結果是學生對社會文化部分感到莫大興趣,而非背誦大量史實。課程改革原意是以學生為本,真希望當局不要忘記課程改革初衷!建構一個理想的課程!為數以萬計的莘莘學子的福祉,努力探求他們的需要!同時,我希望哲翷日後能培養對中史科的興趣。

最後,我真希望政府認真思考前線老師面對的問題,讓前線中史老師可以有一個「不需要有政治包袱」的教學環境、一個合情合理的課時或課節。同時,學生們可以自主地探求中國歷史的課題,可以自由地翱翔於歷史長河之中。

安好

 

父親

方耀輝

2017年11月4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