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組織幹事 何智聰
2017-12-30

林鄭月娥:

今年是你第一個成為特首後的聖誕,不知過得如何呢?看到你招待小朋友到禮賓府慶祝聖誕,樂也融融,你也說樂見社會「平靜了」,讓我不禁想起很多住在差劣住房的小朋友和家庭了,不知他們的聖誕節,感覺又是如何呢?能否和你一起分享平靜和喜悅嗎?

你說過,童年時你也是一家七口共同擠進板間房內居住,同屋還有20多人,這是六十年代普遍的居住環境。乍聽之下,住劏房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畢竟有自家廁所,雖然廚廁一室,但不需共用,其實也該慶幸了吧;不過現在推出了社區共住房,是否保育集體回憶要懷舊一下呢?說不定,這樣的生活狀況才能對人有所歷練,你說對嗎?

 

我小時候也曾住過套房,三家人合力捉老鼠的場面也是歷歷在目。當年的確沒什麼社會支援、福利措施;除了爸爸外出工作賺錢,也曾幫助媽媽在家組裝零件賺外快;當時的我,也不曾覺得生活很苦。為何今天很多人卻叫苦連天呢?是他們不夠毅力,只愛抱怨嗎?

其實我認識的基層朋友,只要有工作能力,都很願意付出時間和辛勞,為自己和家庭奮鬥。可是,最可怕的不是惡劣的環境;而是吃人的租金,和無了期的顛沛流離。工資增幅遠遠落後於租金或樓價增長,最終只有滯留在劏房。然而,犧牲了居住質素,增加了工作時數,並沒換來財政上的充裕,因為隨時面對加租和迫遷。雖然我不知道你在板間房中生活了多少年,但我們都清楚,生活的改善是可預見得到的。當年主要靠爸爸的裝修工作,亦能儲蓄足夠金錢,在不用數十年長期供款的情況下,成功覓得穩定居所。可是到了今天,即使雙職從事專業工作,租金水電費都蠶食了幾乎一半的收入,更遑論基層家庭了。你能夠想像,百呎空間租金已經要五千元,而且每年還要面對高幅度的加租,以及不斷被濫收的水電費嗎?

香港人的工時世界上名列前茅,樓價卻是世界上最難負擔。不要說置業了,連租個好一點的單位都力不從心,上公屋又遙遙無期,難道他們都不渴望靠自己的努力嗎?在人均GDP不斷增長的國際都會,為何連一個安穩適切的居所會變成不可得的奢侈品?

你在施政報告說,會為不同收入的家庭重燃置業希望,但長策推出後,又說「無講過要扭轉樓價上升局面」。其實大家都只希望有個可負擔的安樂窩,既然無法扭轉樓價不斷飆升的趨勢,何苦又要宣揚重推置業階梯,製造空中樓閣的假希望?既然增加私人單位供應不能讓房屋變得可負擔,為何又不增加真正可讓人負擔的公屋供應,而是繼續讓市民在波動樓市的浪頭冒着負債數十年的風險,成為樓奴呢?

你還安慰我們,長策仍然維持未來十年建公屋二十萬的目標,不用擔心。但是前車可鑑,之前你曾說八十萬公屋或已足夠的論調,還提出將部分原本公屋變作綠置居,加上更早之前的橫洲事件,又怎能怪責我們信任不夠?當你硬要辯解一換一的關係不會減少公屋供應,我便肯定你和我的邏輯出現了鴻溝:原本是出租公屋的單位最終變成綠置居變賣,就不可能像公屋般流轉,騰空出來的公屋單位又怎可歸類為公屋供應?新供應的數量擺明減少了,輪候時間怎能不延長呢?

你可能說我們太心急了,但是不適切居所家庭數目再升,最新數字已經超過十一萬戶了,很多家庭等候超過五年還未有回音,能不心急嗎?你說推出五項過渡性房屋措施,紓緩緊張的居住問題,但是一直都看不到政府具體的承擔角色,而且截至下年都不知道有否五百個單位供應,其他的措施都只聞樓梯響。為何不考慮修訂現時的租務條例、設立空置稅、收回棕地和短租遊樂場地呢?究竟我們應當如何做,才能打動妳鐵石心腸的內心?

新一年又來到了,我衷心祝願普羅市民可以住好一點。並不是要求政府給我們要什麼,只是要求制定僅能平等分配資源的政策,讓基層市民能夠安居,從而樂業。也祈求你因著善政,得享真正的平靜。

敬祝 為政以德

 

何智聰

2017年12月30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