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故事】兩個少年犯的勞教故事
2018-01-03

隨著一套有關勞教中心的電影在今年初上映,開始有前少年犯揭開傷疤,講述他們的故事。他們背景迥然不同,入獄的年代亦相距甚大,互不相識,但竟然都有著相若的勞教經歷。

製作、採訪:陳顥之

 



少年犯報稱被虐經歷 少年犯投訴機制

少年犯報稱被虐經歷

少年犯在法庭被定罪,等候判刑期間,會先被安排到壁屋二倉等候判刑。4年前阿肥15歲,因偷竊被定罪,在壁屋二倉等判刑的第一晚,被懲教人員教導「牌頭」,即是監獄的規矩。在學習步操時,因手腳不協調,被懲教職員掌摑「找數」,「在嗰個權力底下,無辦法不聽話。個啲唔係教官同學童,而係奴隸的生活」。

各種「找數」體罰招式, PAUL在10多年前已有經歷,但他最印象深刻的畫面並非自己被「找數」的經歷,而係目睹倉友被逼飲尿,「(勞教中心)風氣就係唔比你去廁所,只要你一『瀨咗』,唔該你攞返你條倉布,攞埋你個杯出黎,索乾佢,扭落去,飲左佢」。

曾在懲教任職超過30年的退休懲教協會主席潘永康則指未聽聞過「找數」招式。他指,如受訓生違反監獄紀律,主管人員可根據合法程序上報,處以罰則,「打佢係達成唔到目標,有一個咁方便咁容易處理嘅方式點解要去打佢呢?」

懲教署回應,懲教人員如對在囚人士施虐,明顯不符合使用武力指引,署方對職員違規採取零容忍態度。至於在監察在囚人士安全方面,署方會分階段更換院所的舊保安系統,改善錄影質素及覆蓋範圍,現已獲立法會批准更換六個懲教設施的閉路電視。

少年犯投訴機制

退休懲教協會主席潘永康認為,懲教署投訴機制全面,訓練生所到的地方都有張貼投訴渠道,可以寫信予立法會議員,申訴專員,以至特首,懲教人員不可檢查這些密封信件;訓練生亦可以填表格要求高級監督接見,提出各種福利要求,他在任其他院所期間幾乎每日都收到這些面見要求,「投訴的文化是好普遍」。

但Paul見過有囚友在高級監督巡視期間向懲教人員投訴,反而被打,「舉完手轉個頭就拖過隔離倉」。少年犯對投訴卻步,除了對懲教人員的恐懼,還有來自朋輩的壓力,一人犯錯,隨時全部人受罰,「如果佢打你都唔夠順服或仲想反抗,咁係咪操其他人勁啲,令到其他人都陪你一齊找數」。加上獲釋後不少人要守監管令,他們害怕被「秋後算帳」,或再犯事坐監會遭報復,而放棄舉報。

懲教署指,自從2006年推出管理程序,評估在囚人士再犯風險和幫他們更生,少年犯的再犯率有明顯改善,從高峰期2008年的26.8%降低至2014年的12.6%。現時,14至21歲以下的少年會上半天教育及半天職業訓練課程,署方亦會轉介守監管令的更生人士予社區資源服務機構,幫助他們培養新的興趣及嗜好。

到底羈押模式應否與時並進,投訴渠道、各方的巡查機制又如何完善?值得社會繼續關注。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馮德雄

評論員︰鍾劍華、田北俊、余若薇、林奮強 (2017年7月3日起)

監製:鄭婉薇

編導:高福慧、林詠雯

製作團隊:王磊、陳顥之、黃曉玲、林女芫雯

專題分類:特備製作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