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國際樹木學會香港分部主席 梁永強
2018-06-09

致2008年在赤柱倒下的大樹刺桐

*標題由編輯所加

 

刺桐先生:

許久沒有寫信給你了。記得小時候偶然會跟家人到赤柱逛街,都會在你的樹冠下路過。但那時年紀還小, 沒有認識你。自在2008年發生了引致人命傷亡的慘劇後,至今已經有十年光景。香港的樹木保育亦在此十年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因沒有人察覺到你的身體已經支持不住,要倒下而引致的不幸事件。2010年成立了樹木辦,我們亦正式有了樹藝行業及其發展方向。而我亦同其他樹藝朋友一樣在那年正式投身樹藝工作,在同年開始服務國際樹木學會。在這短短幾年間學會在香港已經有1000多名註冊樹藝師,這方面的發展確實是飛快的。每次我同世界各地的樹藝師傾談,當他們知道香港這小小的城市竟然有多於一千名的國際註冊樹藝師都不禁嘖嘖稱奇,無不羨慕香港樹木保護的迅速發展。但當我解釋香港政府的樹木管理架構時,都會見到他們皺一皺眉。

香港政府樹木管理以樹木辦為首,以制定政策及為各部門提供技術支援,日常護養則由不同部門去負責。各部門中其實是不乏個別優秀的樹藝人才。可惜這些人才可能這兩年被調任到相關職位負責管理樹木,但過了幾年又調到其他崗位負責與市政樹木管理毫不相關職務。試問他們在這種公務員體制下如何培養出優秀團隊呢?要知道良好的政策是也由人去訂立,而少數人才是發揮不了效用的,必須要有機制去培育整個團隊才能有效,以現在這種從不同部門借調人手管理樹木的做法,如何能為香港制定長遠的保育政策呢?如果一個專業問題能夠由其他專業的人員去處理,那麼要不就是要處理的問題並不複雜,要不就是管理者没有正視這行業的專業性。試想想如果香港是由醫生去建路,由工程師去制定食物標準,由建築師去為病人把脈,這不單是人才錯配,更會危及公眾利益,可是香港的樹藝業現在就是這樣。

這種欠缺專職專責職系的制度在其他已發展國家,例如美國、澳洲、新加坡及歐洲都早已成為歷史。例如在澳洲墨爾本,第一位政府市政樹藝師已早在80 年代中出現,北美比澳洲更早就不用說,該市的樹木管理都是由樹藝師及其他專業如園境師,城市規劃師一同去處理,各專業都在地位同等下,在各自專長的範疇發揮所長,為保育城市樹木作出貢獻。樹藝師的訓練在已發現國家已非常成熟,由為研究人員及管理層而設的碩士課程以至為技術人員而設的實務課程都數不勝數。在已發展國家中從來没有由其他專業去領導這個專業,更說不上由其他專業去為這個專業發牌。對比起其他已發展地區及國家,香港這個國際都會足足慢了最少三十年,香港應該盡快由政府或樹藝團體建立樹藝師的註冊制度。

樹藝師的背景是科學人員,從樹木生理學去了解樹木各個細胞及器官的功能及在其內的生物化學反應,從樹木病理學去了解各致病原及樹木的自我保護機制,從植物分類學以二叉式檢索法去進行樹種辨認,從土壤學去了解土壤中各化學,物理及生物的元素對樹木的影響,從生態學則從物種和環境之間相互關關係,了解林木在城市中發揮的功能。樹藝師要學的知識及處理的問題,絶對比樹木風險評估多出很多。樹木學在世界不同的大學裡,都是由理學院去開設課程,教出來的樹藝師都是科學人員,判斷以科學實證為依歸,絶不會由文學系或其他學系去主理。當然真正樹藝師是沒有分白領與藍領的,只有接觸樹與不接觸樹的樹藝師之分,正如没有醫生是只坐在辦公室而不做臨床診症的。

城市林務中樹木的地位已由當初與一支燈柱無異,發展到成為市民的財產,以至到擁有文化價值,與市民的情感有砍不斷的關係。香港的樹木保育一步一步走來,是由許多沉痛的教訓,而形成今日的發展。今年五月中你的一位家人在般咸道被砍伐,它帶出的問題不應被視為樹木保育與人命的對立,也不應只看檢測的樹藝師是否粗疏。焦點應落在香港欠缺了一個完善的制度,一個因政府欠缺專職專責職系同覆檢的制度問題。8月27日即將是你及那位不幸的少女第十個忌辰,我願你們已得到安息,也願香港能在樹木管理體制上早日擺脫今天的落後。

一個愛樹的人

Mike Leung

2018年6月9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