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前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成員 雷鼎鳴
2018-08-25

仔:

知道媳婦懷孕了,你們都工作忙碌,希望你們能及早計劃好媳婦產後的工作安排。你們都是從事科學研究的人,工作成果自己擁有,未必會用盡產假,但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無獨有偶,香港政府近一次有考慮是否將有薪產假從現在的10週延至14周,在社會中也引起一些討論。此政策若推行,會有什麼後果?你大學雙主修之一是經濟,相信您也會同意我的觀點。

我的第一個觀點是此政策的影響,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都不會很大。香港去年共有56,500名嬰兒出生, 20至45歲的女士共153萬人,有工作的是約113.3萬人,所以他們當中,只有74.1%的人有工作。以此推斷,去年生育而又在職的女士共41,867人(不理會多胞胎的影響)。 這個年齡層的港人平均月薪大約$18,650 ,女性比男性低一點,我們可以假設她是每月$18,000。對這41,867人多放四個星期的有薪產假,社會的成本是多少?你可以輕易選出,是大約每年7億港元,連同強積金,大約8億元。

相對於去年26600億的GDP,這不足8億元的社會成本其實很少,只是GDP的0.026%而已,但我們若說他毫無影響也不對,然而應該分析他的政策目的是否能夠達到。

坊間一般認為增加有薪產假主要有兩個政策目的:第一是鼓勵生育,第二是一種勞工福利。這兩個目的都需評估。

 

眾所周知,港人生育率幾乎世界最低, 20多年來,總和生育率一直在0.9至1.3左右浮沉。換言之,每一名香港的婦女,一生人中只會生育0.9至1.3名小孩。這顯然會使人口有下降壓力,試想想一代中一男一女有兩個人, 下一代則只有一個人,人口怎會沒有壓力?我的研究也顯示,近四成的40至44歲女人都沒有生育過孩子。政府幾年前成立了一個人口策略督導委員會,我也是成員之一,它的關注點之一正是害怕將來的勞動力會縮減。

我不認為勞動力減少太過重要,只要把人口的素質或教育提高,可以抵消勞動力下降帶來的影響。但我們仍應問一問,延長有薪假期真的能鼓勵生育?我大概10年前也做過這方面的研究,其中一個我要問的問題是,假如我們要求一名女士比她原本計劃要生育的子女額外再生多一名,那麼她要得到多少補償才肯這樣做?我曾經進行過一項隨機抽樣的問卷調查,所得答案從10、20萬元到幾千萬或乾脆完全不肯都有,但平均數大約係4、5百萬左右。他們完全不願生育或只肯少生育主要原因是樓價太貴,及教育成本太高,成本不只是學費,很多家長都知道費用是很多的。到今天,樓價及教育費都只會比10年前高出太多,多了四周的有薪假期,涉及金額平均只得一兩萬元,怎會有大作用?所以我不認為這政策真的能夠刺激生育。

另一個目的是勞工福利,我對此也深感懷疑。在香港的就業市場中就算男與女的教育與經驗相同,我們知道很多外傭的教育水平不差,但薪酬很低就,算刪去外傭低薪的影響,女性收入仍顯著低於男性。有人認為這是性別歧視,這可能性或許存在,但我相信僱主在意的,部份原因是女性僱員生育前後都要脫產,但卻有薪水,所以一早把此因素考慮在內。若然如此,那些本來就不打算生育的女士,本應與男的有同樣生產力,卻被連累少了薪水,這豈不是等於不生育的在補貼有生育的?

天下沒有免費午餐,產後有假期是合情理的人道之舉,但是否一定要有14周的薪水,卻比較難回答。多了幾星期的薪水若僱主負擔,等於要不生育的女士背起成本。找政府負擔又如何?這會有助消除男女收入差距,有其優點,不過政府負責埋單,也只意味着納稅人才是午餐的最終付鈔者,這是否公平,並無簡單答案。

 

爸爸

2018年8月25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