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黃牛」 只能靠自救?
2018-11-27

個個都想睇演唱會,唔通個個都睇到演唱會咩!」現在有演唱會的門票甚至被炒至過萬元,政府建議多項措施打擊「炒黃牛飛」行為,包括修例將紅館和伊館等康文署場地納入規管,日後炒賣這些場地的門票即屬違法;考慮逐步下調內部認購比例、實名制購票以及增加表演場地。究竟這些建議有沒有對症下藥呢?

採訪 / 製作:高福慧、王磊



(一) 逐步下調內部銷售門票比例

所謂內部銷售,即是製作公司預留部分門票,不向公眾發售。部分會預留給歌迷會等友好單位,亦有部分用以換取商業機構的贊助費。

 

梁子賢 (製作公司的宣傳經理,曾經籌辦「五月天」演唱會)

「贊助商只係一個對演唱會嘅bonus,大家互相幫助嘅一個友好合作。」

「以我哋公司為例,我哋公司嘅門票回贈只係將佢個贊助金額的10%回贈。例如就算佢贊助咗一百萬, 我哋都只係俾十萬蚊嘅飛佢。1000蚊一張嘅或500蚊一張,其實只係一百至二百張嘅飛。」

「贊助商只係睇中某一個演唱會,去希望配合佢做宣傳去投資一啲贊助額入嚟,咁絕對冇影響演唱會宣傳、手法、票量、票價嘅權利喎。絕對冇。」

 

目前紅館和伊館舉辦的售票表演活動,主辦機構最多可保留80%的座位作內部銷售,餘下的20%作公開發售。有人就歸咎內部認購門票比例過高,造成市場上門票供應不足。但梁子賢就認為,由他們決定公開發售的比例,是保障行業發展的關鍵。

「賣得出緊係冇問題啦,個個演唱會好受歡迎,全部賣曬嘅咁真係冇問題。如果某一啲歌手賣飛嘅情況係唔理想,佢會幾時過嚟收番啲飛去做內部認購呢?咁呢個係問題嚟嘅。因為政府唔會幫我哋補貼賣唔出嘅演唱會架嘛,咁咪要靠主辦自己去燒飛囉。」

梁子賢說,說到底公開發售的門票數目一定比內部銷售多。因此,不相信「黃牛票」問題的根源是內部銷售。

「做演唱會嘅收入來源,正常嚟講係買門票,主辦只係賺門票嘛,咁你哋都見過好多演唱會係冇贊助商都係照開。如果我哋收埋曬所有飛係內部或者自己人睇嘅話,咁我哋賺咩錢呢?」

但是,實情真的這樣?

 

一些受歡迎的演唱會售票時,都會出現「絕望座位表」,即是有大量座位已被內部認購,不作公開發售。歌手何韻詩

「一個市場策略囉,佢放出個嗰兩成既飛,其實根本可能仲有一半未賣到嘅。咁不過為咗去製造一個,大家都會好想搶到飛,而大家都買唔到飛嘅狀況嘅時候,佢哋就會hold起一堆飛先囉,其實係一定會有咁樣嘅情況嘅。」

 以「一票難求」的假像,營造歌手炙手可熱的形象。何韻詩認為,不排除製作公司都樂見有「黃牛票」的出現。

「咁在商言商,主辦方佢係有權去咁做嘅,當政府冇監管嘅時候佢係絕對可以令到個市場好似好有需求咁。咁不過當長期會變成有一個炒黃牛嘅現象時候,咁對於大眾嚟講其實當然會覺得,係唔係可以唔係咁樣呢?」

她認為,將內部銷售門票比例定在五成,是一個對歌迷比較公平的做法。

「無理由得個小小飛去畀大家買,咁我會覺得政府其實需要監管,點樣去公平少少,去比觀眾同埋主辦方之間嗰個利潤,同埋大家去搶飛個個可能性,有一個平衡」

歸根究底,內部銷售門票是要確保演唱會製作能夠賺到錢─或者至少不用蝕本。何韻詩認為,若歌迷可接受他們提高門票售價,亦是出路。

「你以一個製作嘅角度,成個budget去計,你做一場兩場係冇可能會回到本,起碼要喺三場或以上先至可以有錢賺。其實唔合理㗎嘛,點可能會要一個演唱會一定要起碼做三場你先至可以賺到錢呢?」

「如果你睇台灣或者好多唔同地方,其實可能佢哋最高嘅票價都講緊千幾蚊,即係小巨蛋咁。咁所以我會覺得其實點解我哋香港紅館,你個製作費或者好多嘢,成個配套都已經係某一個級數嘅時候,點解我哋唔可以嗰個票價提高啲。咁如果真係要去提升嘅時候,可能係一啲最top既歌手先至可以去做到嘅。即係呢啲好多嘢牽連住嘅時候,就大家都唔係好敢去調整囉。」

 


 (二) 實名制購票

所謂實名制,即機構出售門票時須登記購票者資料,甚至於票上記有購票者資料。入場時,主辦單位會核對觀眾身分,是否與購票者的身分相符。

 

「無論業界或者銀行界都講緊一啲叫做kyc嘅嘢,know your customer 嘅嘢。」

票務公司資訊科技顧問Issac說,要票務公司配合實名購票,技術上並不困難,只要系統能將購票者的電郵地址、電話號碼和身份證明文件捆綁認證就可以了。

「因為其實你已經認證咗嘅話,咁其實基本上喺個網絡上面你只係得一個身份,除非你咁叻有兩個身份證啦,咁正常就唔會有嘅。」

「咁但係呢個情況嚟講,就會牽涉咗其中我哋一條法例啦,一條pto嘅法例啦,咁究竟我哋可以攞到個顧客幾多資料去做一個實際嘅認證呢?咁所以呢啲我哋要取捨囉。」

 

實行實名制,消費者要捨棄的除了私隱,更可能要捨棄他們現時享受的便利。

梁子賢 (製作公司的宣傳經理,曾經籌辦「五月天」演唱會)

「實名制我哋真係要同好幾方面去配合先得㗎,咁2017年呢,我地舉辦五月天演唱會時我哋已經其實希望有部分嘅飛劃做實名制」

為了打撃「黃牛」,梁子賢的製作公司在2017年,嘗試在製作一場演唱會時試行實名制。但效果又如何呢?

「我哋其實大概劃二千至三千張,咁但係事實上入場嘅時間,同埋對名各樣,個刻係應付唔到既。」

「有製作公司甚至係artist都話,如果內部認購有朋友幫我買咗20張,我都未知送畀邊個朋友睇,又點安排嗰19個人名做登記呢?」

「亦都會有啲人話現場嗰刻先嚟唔到,我要轉畀人,咁又會唔會話唔准退飛,因為有好多唔同嘅情況會發生,若果准退飛,係唔係現場改名,抑或係網上改名呢?咁收唔收手續費呢?咁調返轉,我話唔准改名嘅,張飛係點呢,准唔准退飛呢? 咁本身我做主辦嘅,我張飛已經買咗出去喇,咁又要退番錢畀佢,咁樣主辦機構損失,係邊個去承接呢?」

 


 (三) 修訂法例

現時監管炒賣門票的法例並不涵蓋政府場地,因此炒賣紅館或伊館等康文署場地的活動門票並不違法。所謂修訂法例,是將這些場地都納入監管範圍,違例者可判罰款$2000。但這條自1941年起就沒有改過的法例,是否足以應付市場買賣「黃牛票」的模式呢?

 

票務公司資訊科技顧問Issac留意到,市場上出現一種代客買票的服務。

「有啲朋友同我講,就話我率先訂購咁樣買啲門票返來發覺,以第二個網站即刻有門票賣喎,個價錢仲要係一啲炒賣價嚟嘅,其實佢哋做緊啲咩呢,佢哋做緊一個類似股票一個沽空嘅方法嚟嘅。」

「簡單嚟講就係話,我有㗎喇,你畀錢我啦,我幫你去買,咁其實嗰時都冇飛㗎佢,佢可能到開show嗰陣時,或者係公開發售嗰陣時,出面同坊間收購,收購完之後就再轉手賣返俾你。咁你有好大機會係買唔到嘅」

「如果一啲好嘅炒賣商啦,會退錢畀你啦,有啲唔好嘅炒賣商,畀咗錢之後,佢有機會會係畀唔到貨你啦,咁你又會聯絡唔到佢,咁你就會到識到金錢上嘅損失。」

Issac所說的這種代購服務,在目前的建議法律修訂框架下,到底算不算「炒黃牛」呢?我們曾向民政事務局查詢,截稿前仍未獲回覆。

「嗰個沽空其實規模係好大㗎,你幻想下用一個飛嚟去做啦,假設一張880蚊嘅門票,佢可以買到一萬五千蚊,中間嘅差價就係佢哋嘅佣金,你當佢哋嘅佣金,咁你諗下一場演唱會有幾多呢啲呢,咁你就會乘一乘,咁你就會知道佢哋個數字會幾誇張㗎啦。」

 

另一個科技界認為法例監管不到的灰色地帶,就是俗稱「機械人程式」的DDoS。它是一種機械操作自動填表購票的程式,與黑客入侵不同,不算犯法。

「其實DDoS個科技趨勢就越來越發達啦,我諗到一個好好嘅比喻黎講啦。6、70年代,啲賊去打劫就用刀,咁警隊就為咗防佢哋,增加咗啲裝備、配備咁樣;但到90年代呢, 唔好意思喇, 啲賊已經用到AK47 打劫㗎啦,咁其實係一個不斷會進步嘅空間。我哋業界係見到,嗰個攻擊嘅層面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多,電腦嘅速度、上網嘅速度越嚟越快,令到我哋去阻擋,或者去幫手做一啲防禦越來越困難嘅。」

正常人手輸入資料至少需時1分鐘,但用搶票程式自動填表只須數秒,大量重複使用猶如同一時間多人購票。但根據局方呈交的文件,政府並無提出措施應付。

「見過咁多個唔同嘅系統,最嚴重嘅個案就係,我哋會見到有個客呢,其實佢應該做到一次transaction嘅啫,可以買到八張飛嘅,咁最尾佢就做咗可能話係十幾個transaction,咁就買咗一個好誇張嘅數字咁嘅。」

 


 

無論是歌手

「你唔會想見到你嘅歌迷喺要用另一啲更昂貴嘅方法,先至去睇到你㗎嘛。對我嚟講其實我會覺得如果你買唔到飛,跟住你要去買黃牛嘅話,咁不如唔好睇啦。即係下次仲有機會架嘛。」

售票平台

「我哋想所有人都會買到佢想買嘅嘢,咁但係無奈飛或者係產品就只係得咁多喇,咁我哋只可以採取一個排隊嘅模式,慢慢入嚟慢慢排啦。咁當然亦都有啲客戶係買唔到,買唔到嘅客戶就自然會失望,咁失望嘅就自然會賴好多嘢啦,會話網絡唔好,話系統唔好,又話咩唔好,咁但係其實我哋已經做得最好㗎啦,咁冇辦法㗎啦呢樣嘢唯有,逐漸逐漸去加強個系統,去再serve到多啲人。」

還是主辦單位

「問任何一間主辦都係唔贊成買黃牛,歌手、演出者亦都曾經呼籲咗好多次千祈唔好買黃牛,有歌手直情唔介意有一兩場呀係冇乜座位,形成咗風氣就話而家啲歌迷真係唔係黃牛㗎,如果做到啲咁嘅風氣嘅話係咪會即自己歌迷自己幫自己,嘅其中一種方式呢?」

都說不想見到「黃牛」出現。作為歌迷,難道我們只能自救?

 

編按:播出時收到民政事務局的回覆如下:

民政事務局發言人回覆如下:

政府正計劃透過修例以管制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場地活動門票的轉售,並會於2019年內向立法會提交相關的詳細法例修訂建議,包括相關罪行的罰則。除此以外,政府建議逐步下調香港體育館(紅館)和伊利沙伯體育館的內銷門票上限比例,並期望可於2019年盡快實施。

至於打擊「機械人自動購票程式」,康文署正持續加強城市售票網的系統功能,包括防止透過電腦自動程式購票的多重設備和程式、增加網絡伺服器和網絡頻寬以加強系統的處理能力和網絡流量等,以確保城市售票網的系統運作暢順及阻截以自動程式在網上購票等活動。民政事務局會繼續與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保持緊密合作,以在城市售票網加入更多針對防止「機械人自動購票程式」的措施。

政府也留意到近年美國及英國立法打擊「機械人自動購票程式」。由於他們立法時間不長,政府會繼續留意他們的執法經驗和法例是否有效打擊「機械人自動購票程式」。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馮德雄

監製:陸宇光

編導:高福慧、陳顥之

製作團隊:王磊、余卓祈

專題分類:特備製作
發表評論
意見



看不清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