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 菲律賓人質事件受害者家屬謝志堅、倖存者李瀅銓
2014-04-26

各位香港市民:

我是馬尼拉人質慘劇殉職領隊謝廷駿的哥哥謝志堅,我是慘劇倖存者李瀅銓。我們很想以最大的誠意向全香港市民表達我們對大家的感激。感謝大家在過去三年八個月裡一直沒有忘記這件慘劇,對受害人不離不棄,用您們的支持和鼓勵陪我們走過這一段艱難的路。

 



直到現在,想起當時的情境,我們仍然會心痛,我們盡量都不去回想那些令人悲痛的場景,努力去做該做的事去討回公道。幾年來,我們嘗試過不同行動,去菲律賓會見當地政府官員、辦街頭和網上聯署行動、多次寫信給中央領導人、會見中央駐港官員、特區政府官員、出席公開論壇和傳媒時事節目…… 很多很多。我們有時候也會感到氣餒,擔心沒用,也怕不知會拖到何年何月,有不少關心我們的市民好心地對我們說,不如放棄爭取,放下慘劇,重新上路。其實我們沒想過放棄,因為堅持要討回公道是我們為枉死的親人和團友可以做的最後的事。假如我們對人命的價值都不執著,對於追究責任沒有起碼的要求,在困難和權勢面前畏縮不前,那我們的社會還要以甚麼價值來運轉?我們還可以對下一代講甚麼信念、甚麼勇敢開創未來的說話?


慘劇發生以來,我們一直堅持四點要求:道歉、賠償、懲處失職官員、改善措施保障旅客安全。堅持了這麼久,終於得到了菲律賓的回應。結果雖然不是很圓滿,我們勉強接受。一直以來,賠償金額從來不是我們談判的重點,我們當中有人甚至沒有提出任何金錢賠償的要求。談判的重點一直是,我們要求菲律賓政府道歉,因為這是尊嚴的問題,這是對受害人、家屬和對香港社會的尊重。因著是否道歉的問題,談判一直處於膠著狀態。
 

連日來,大家很關心”Regret”到底算不算道歉。”Regret”當然不是一個我們最想見到的清淅表示道歉的字。這個字,菲律賓總統幾年前就已經帶著輕蔑的笑容公開說過,說時還特別申明是不會道歉(”NO APOLOGY”)。所以如果是單純”Regret”這個字,我們是絕對不會接受的。如今我們勉強接受,是因為整個句式”it is our hope that you and your families will accept our most sorrowful regret and profound sympathy”,有了「請接受」和「最悲痛」的字眼,這句子似乎就有了悔咎、抱歉的含意,我們因此也勉強接受特區政府在翻查了多本字典之後翻譯作歉意。更重要的是,我們也實在不想看到社會出現仇菲的情緒,隨時針對菲傭作下一步制裁,我們認為要制裁不負責任的菲律賓政府,但絕不想由弱勢的菲傭成為無能政府的代罪羔羊,而且,傷者亦需要賠償金去支持下一步的醫療和生活所需,多方思量,我們決定不再於字眼上糾纏下去,而勉強接受了。  
 

在和菲律賓內政部長和馬尼拉市長的會面中,內政部長明確地對我們說了”SORRY” 和”MY APOLOGY”這些字眼,馬尼拉市長亦說了多次”APOLOGIZE” ,他們的態度是非常誠懇的,他們亦逐一回應了我們四點的要求。當時我們想,無辜枉死的團友在天之靈會不會看到、聽到今日的情況,他們是否也如我們一樣覺得可以勉強接受?各位離世的團友,幾年來我們做的這些努力,結果雖然不是最完滿,但希望可慰您們在天之靈,也希望您們的家屬也可以放下悲痛,傷者可以早日康復。
 

三年八個月,並不是容易熬的。不得不提,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為了這件事,多年來陪我們四出奔走,又和我們去菲律賓,勞心勞力,很多次和我們開會至深宵凌晨,我們非常感謝他和他的同事Betty和阿峰。還有早期協助我們去信中央的田北辰議員、後來協助我在地區論壇當面質詢特首的人力主席袁彌明小姐、一直關注我們事件的陳家洛議員。還要多謝很多新聞記者,您們不辭勞苦報導我們的情況,令社會持續關注和支持我們,非常謝謝您們,也多謝您們一直守護香港的新聞自由,令我們慶幸自己活在香港。特別要感激李慧玲小姐,她多次在節目中幫我們呼籲市民支持,我們非常感謝她,也非常懷念她為弱勢發聲的節目。還有很多有心人,我們不能一一數來,請多多包涵。當然,我們要多謝特區政府,雖然我們和很多香港市民都問為甚麼台灣漁民被菲方槍殺事件可以三個月解決,而我們這個慘劇需歷時三年八個月,無論如何,在過去半年,我們確實看到政府有為事件積極跟進,情況較之前很不同,所以我們也必須多謝有關官員。
 

我們最最最要感謝的,當然是廣大的香港市民。如果沒大家的支持,這條路一定會更長更難行。我們和絕大多數的香港市民一樣,無權無勢,但是無權無勢不等於我們沒權利,不代表我們可以被人任意欺負,每當我們猶豫疲憊的時候,我們都提醒自己,面對不公義的事,不要怯懦,不要畏縮,不要矮化自己,我們知道,公義從來都是靠爭取回來的,可幸的是,我們並不孤獨,因為香港市民一直都支持我們。今日事件得以告一段落,亦是因為整個香港社會都團結支持要討回公道,非常多謝大家。
 

各位香港市民,馬尼拉人質慘劇告一段落,但香港社會仍然面對很多挑戰,有很多不公義的事情。Masa說過,什麼都可以輸,鬥志不可以輸。我們並不是因為看到有希望才堅持,而是正正因為我們堅持才會有希望。我們相信,香港社會就算有更多的困難在前面,只要大家團結堅持,一定可以捍衛我們作為人的尊嚴、作為公民的權利,建設一個關懷弱勢的民主公義的社會。 

            共勉﹗

                                                                                                                      謝志堅  李瀅銓
                                                                                                                      2014年4月26日

節目重溫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