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190202】蔡維邦 香港大律師公會副主席
2019-02-09

香港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蔡維邦──律政司不詳解觸目案件 難挽司法信心

*標題由編輯所加

胤言:

農曆新年前,我在前往法院的途中巧遇你的爸爸,他提及你近來很喜歡追看有關法庭的電視劇集,我亦得知這些劇集令你對我們的司法制度產生很多疑問。你的爸爸告誡你千萬不要盡信劇集內容,並建議你可瀏覽司法機構網站的公開資料,查閱一些矚目案件的法庭判決書,嘗試理解法官如何審理案件。我得知你閱讀了數份終審法院的判決書後,不明白為何法官要花那麼長的篇幅來討論一宗案件。

其實,法庭盡心盡力,鉅細無遺地解釋法律觀點如何應用在案中的關鍵事實,目的就是希望與訟人及社會大眾能夠明暸法官在達致判決時所經歷的思路、所應用的邏輯。法庭之所以這樣做是要務求大家清楚明白法庭判案是有根有據的。法庭對判決作出極具透明度的解釋,對於履行司法公義非常重要。這道理很簡單,倘若法庭從不解釋如何達致符合公義的裁決,公義只會淪為空談,無法服眾。

因此,雖然你的爸爸要求你詳細閱讀案件判決書可能使你感到困難,但你從中定必可領略到香港的法官是態度嚴謹、思路慎密及言之有理的,所以香港市民一向尊重司法機構,對法官充滿信心,亦對法律制度引以自豪。

你的爸爸亦向我提到你另一個相關疑問。雖然法庭判決公開、透明度高,但是決定起訴某些人與否,似乎律政司就沒有那麼公開、具透明度,你不明白為何現時社會對於某些地位顯赫人士應否被檢控出現分歧,然而律政司一方卻堅持不評論個別個案。當然,市民難以期望律政司可以詳細交代每宗案件的檢控決定。可是,就極受公眾關注的案件而言,倘若律政司只決定不起訴,而不作出任何具說服力的解述,市民便無從理智分析及充份討論該不起訴的決定是否合理及符合公平和公正的原則。我相信也許你會明白,倘若掌握刑事檢控大權的機構不合理地拒絕起訴某些社會顯赫人士,即使我們最尊重的司法機構已盡力確保制度上的公平和公義,市民仍然可能對整個刑事法律制度的公允性提出合理質疑。

來年,大律師公會將會處理很多重要事項,其中一項是關於怎樣扶持新晉大律師在行業中站穩陣腳。在刑事執業領域上,大律師行業為社會提供不可或缺的服務。其實,大律師所涉及的刑事法律服務不單涉及辯護工作,亦涉及檢控工作。新晉大律師在通過考核後亦可擔任外聘檢控官。事實上,律政司每年須處理數以萬宗刑事案件,私人執業大律師提供的檢控服務有助社會維繫香港社會的安定和法治。

 

大律師公會明白薪火相傳是當務之急。香港的司法制度有賴眾多法律執業者進行檢控工作及提供辯護服務。司法機構往往亦會從私人執業的法律執業者之中,吸納合適的人材擔任各級法官和裁判官。故此,來年公會將會羣策羣力引入更多有利薪火相傳的措施。

胤言,我建議你到各級法院的公開聆訊旁聽,親身了解大律師日常的專業工作及法庭的審訊程序,這總比追看電視劇有益得多!

祝 學業進步!

 

Uncle Edwin

二零一九年二月九日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