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小組成員 熊運信
2019-05-25

《香港家書》導致或任由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死亡個案小組委員會熊運信先生

親愛的張校長:

上次見面你問我在處理刑事案件上有沒有對特別個案有感觸,當時因趕時間沒有跟你詳談,今天借此家書與你分享我曾處理過的刑事案的一點感觸。

社會上不時有發生兒童或容易受傷害的成年人在受到多名照顧者同時照顧時死亡或受到嚴重損傷的刑事案件,但從他們傷勢的報告、照片可看見他們受到一段長時間的虐打,我特別對於兒童捱餓,導致營養嚴重不良的個案,和因被襲擊至變成植物人的案件極為痛心,真不明白一個成年人怎能可這麼狠心。這些易受傷害的受害人無能力複述事發經過,而各疑犯全部保持緘默又或互相推諉卸責,和受害人的家庭成員又往往為了包庇疑犯而默不作聲。

假如受害人最終受虐死亡,即使控方可以肯定是某兩名或其中一名疑犯直接造成致命或嚴重損傷,他們都可能逃脫謀殺或誤殺的控罪,因為控方無法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當中是誰人動手。

無奈地,控方可能被迫控告疑犯較輕微罪行,但該項罪行不足以反映加諸受害人身上的傷害真實的嚴重程度。

這些事件令很多人傷心甚至激憤,亦都是刑法中的一個重要課題,它關乎我們社會上最容易受到傷害的人,亦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帶來重大不公義。我們一直研究這範疇,希望可以堵塞此法律漏洞,以達致既可以保護兒童及易受傷害人士這重要目標,又可同時不侵害疑犯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

我們近日發表的諮詢文件中,建議訂立一項新罪行,即「沒有保護罪」。被控這項罪行的人會被視作須負罪責的旁觀者,因為被告人可能導致或任由受害人受到傷害,此控罪的關鍵是控方無須指證被告人是屬於該兩類情況中那一類。然而,有關罪行只會在以下情況適用:被告人已察覺或應已察覺,受害人有受到嚴重傷害的風險,以及被告人沒有採取步驟保護受害人免受傷害,其嚴重程度在有關情況下足以支持施以刑罰,有關罪行所針對的不是意外。

這項罪行涵蓋範圍廣泛,可以適用於受害人父母及其他人,例如對受害人負有照顧責任的受薪照顧者,以及受害人所屬住戶並與受害人有頻密接觸的成員。這項罪行不單適用於家居情況,亦涵蓋照顧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的人士,建議的新罪行包括但不限於安老服務或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士,例如老師。新罪行只定出最低的要求,即是照顧者要盡力保護被虐者,讓他們避免受到嚴重傷害。

被告人應採取合理步驟保護受害人,何謂合理步驟由法庭按個別案件的案情決定,例如被告人是否受害人的父母、父母聘用的家庭傭工或他們本身是否受害於家庭暴力等等。

我們建議的合理步驟並不難做到,例如向警方舉報、聯絡社工或兒童福利機構、聯絡其他家庭成員或帶兒童盡快求醫,越早舉報就可令被虐者被虐的時間大大減短。另外是否需要有強制性舉報等,希望政府加以注意。

小組委員會希望透過訂立此新罪行能對社會產生重大影響,藉此帶出以下訊息 : 如果你對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負有照顧責任,你有責任保護他/她,假使你不認真履行這責任,就有可能引致身負刑責。鑑於這些個案中的受害人易受傷害,要求照顧他們的人有合理關注亦非過份,道德上每人都應保護兒童及容易受傷害的人士,法律只是訂出道德的最低尺度。

諮詢期將於8月16日結束。我們希望各界能提出意見,我們會仔細考慮,再向法改會作最終建議。

熊運信

2019年5月25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