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 李立峯
2019-06-01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紀念六四縱受挑戰仍須傳承歷史真相

立揚:

五月初去加拿大,好高興見到你的孩子,再次祝德諾快高長大。我五月初繞道温哥華去波士頓,其實是去哈佛大學參加一個有關六四事件的工作坊。八九民運的時候,你只有3歲,但此事對你其實有很大影響,若沒有六四所觸發的連鎖效應,就沒有九十年代的第二波移民潮,你可能會一直在香港成長。

幼年就移民的你,不知道會對這件事認識多少。但三十年過去,香港社會對六四事件仍然非常重視,首先因為八九民運是幾代香港人的重大共同經歷。回想1989年,香港傳媒由四月中開始全方位報道北京學運,香港市民關注事件發展之餘,亦通過不同方式參與運動,除遊行集會,還有很多市民將相關的新聞報道傳真回大陸,又有市民集資在報章出版廣告支持學運。民眾對運動有高度情感投入,運動的結局,亦都令許多香港人留下深刻的情感烙印。

其後香港回歸,本地社會以至全世界都關心香港九七後能否仍然享有言論和集會的自由,大家都特別關注六四集會可否繼續進行,在這個背景之下,紀念六四成為一種道德堅持的象徵,紀念活動能夠持續存在,亦成為香港社會有別於中國大陸的一個重要指標。

回歸早年,中央政府對香港事務的介入未深,香港享有相對高程度的自主。六四紀念活動持續進行,一方面,時間的流逝,可能令到部份人對事件的感覺變淡,但另一方面,隨著每年的堅持,香港社會保存了對六四的集體記憶,甚至成功將記憶傳到下一代。記得六四二十周年的時候,有些評論甚至指出,在六四問題上面,香港人是中國的良心。

不過,過去五年左右,香港的六四紀念受到兩方面的挑戰。一方面,不少年輕人開始覺得六四距離遙遠。的確,六四是三十年前的事,更加重要的,是通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年輕人有了對自己的世代而言最重要的政治經驗,不少年輕人從雨傘的經驗出發,重新思考六四對香港未來的意義,其實是絕對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隨著中國大陸國力上升,再加上中央政府過去十多年對香港事務的介入提升,就算於六四這個問題上,一些親政府的聲音,近兩三年都開始較多出現。

但無論香港的下一代會不會繼續大規模紀念六四,社會至少要將歷史承傳下去。歷史事實是甚麼? 我們不知道準確傷亡數字,我們不知道,單單計算天安門廣場上面,有沒有人或者有多少人死亡。但我們知道,在整個北京城內,有軍隊進行武力鎮壓,衝突之中,有數量較少的軍警和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的平民死亡。任何大型社會運動,必然有複雜的前因後果,對這些前因後果進行研究和分析是好事,但無論甚麼是前因或者後果,例如無論中國的經濟在八九之後發展如何,都不可能回頭去合理化武力鎮壓。

立揚,你今日生活在一個相對安寧美好的國家中,不是因為每個人可以賺大錢,而是因為有良好的社會和政治制度。良好的制度需要文化配合,包括尊重差異、尊重別人的權利、尊重知識和真相,對所有事情有基本的道德底線。香港人紀念六四,亦不外乎堅持真相,堅守道德底線而已。

大哥

立峯

2019年6月1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