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三十人—三十個與六四有關的人物
2019-06-04

六四源於學生為胡耀邦發起的悼念活動。學生們湧至天安門廣場表達悼念之情,逐漸變成提出反官僚、反貪腐的制度問題,及爭取新聞自由、結社自由等。為了當年的理想,有人變成階下囚,有人終生不得見父母,有人與同窗從此相隔。三十年後,有人已身處海外,但仍透過媒體,發表言論;有些卻選擇閉口不提,從此銷聲匿跡。

今日回望,仍然激盪?

「六四•三十」,《中國點點點》細說三十個與六四相關的人物。



吾爾開希 周勇軍 李祿 王有才 周鋒鎖 封從德 方政 項小吉 王丹 柴玲

吾爾開希

當年只得二十一歲的學生吾爾開希曾任北高聯主席,亦有參與絕食。

5月19日,作為學生代表之一的吾爾開希身穿病人服裝,在人民大會堂見李鵬。當李鵬表示擔心學生的健康,希望他們早日停止絕食之時,吾爾開希以一句「時間緊逼」打斷他雜。他繼而指出要解決問題,不能只說服幾位學生代表,要令廣場的學生離開才行,但李鵬卻回答要「保護社會主義社會」。雙方傾談50分鐘都未能達成共識,不歡而散。

六四事件後,在被通緝的21個學生領袖中,吾爾開希排行第二。吾爾開希後來逃往法國,又到美國讀書,但尚未畢業就轉赴台灣結婚、定居。其實吾爾開希來自高級幹部家庭,自六四之後就不曾見過父母。所以他近年不時都會嘗試經香港進入內地,但都無功而還,這亦是他流亡多年來最痛心之事。

三十年後回顧八九學運,吾爾開希說絕不後悔,但如果可以一切重來,他就未必如此篤定行動。

 

周勇軍

周勇軍亦曾任北高聯主席。

胡耀邦的追悼會後,周勇軍與郭海峰、張智勇一起跪在人民大會堂東門外的樓梯,頭頂請願書,要求李鵬接見。事源學生雖然滿意趙紫陽高度讚揚胡耀邦的悼詞,但仍不滿政府沒有正面回應學生的訴求,故要求與領導人對話。惟三名學生跪上十分鐘都無人答理。

六四過後,周勇軍被囚於秦城監獄兩年。之後取得美國的政治庇護。但他1998年回國時被捕,判勞教3年;08年抵港後又被輾轉送回內地,以「金融欺詐罪」判監9年,至2015年獲得減刑,提前獲釋。去年他又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有傳他現被關押廣西。

周勇軍上次坐牢時曾寫信予其律師何俊仁,指自己在香港被四名警官盤問,當中兩個人的外表、言語和行為都像大陸警察。對方更對他說: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大陸就好比香港的父親,很多事情,他們都身不由己。何俊仁則指若香港通過《逃犯條例》修訂,以後就未必再請海外六四民運人士來港,免得他們成為下一個周勇軍。

 

李祿

李祿是六四被通緝的學生領袖中,第一個流亡後可以公開回國的人,今亦是美國投資界名人。

李祿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宣稱要「自焚」而成名,曾發起過絕食,又建議成立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自己擔任常委一職。但有指李祿在6月3日凌晨已經撤離北京,留下其他學生被武裝清場。李祿則稱自己留守到6月4日,與幾千個學生一同撤離,更親眼見到天安門廣場至少死了幾百人。

六四之後,李祿被政府通緝,後流亡美國。1996年,李祿於哥倫比亞大學取得經濟學、商業管理學及法律學學位。2003年,他認識到巴菲特的副手,後來又獻計賺得大額資金。2010年,李祿隨巴菲特到深圳參加活動,成為第一個公開回到中國的六四學生領袖。

 

王有才

王有才是六四時期「高自聯」的常委同秘書長。6月4號早上,他按學生要求派人到各醫院調查死傷人數,發現有2千餘名死者,傷感之下號召全國罷工罷課罷市。不久,他就被單獨囚於秦城監獄。直至1991年在美國幫忙下才得以假釋。

1998年,王有才打算於中國登記註冊「中國民主黨」來競選,結果又被判監,終流亡美國。他曾言:中國是大國,民主運動要慢慢推進;民眾有許多願望,但要公開表達,就要冒大風險。

王有才到美國後仍非常敢言,持續接受公開採訪。最近他說民眾有權利表達、有權利決定公共事務,形容這是一個趨勢。王有才於2008年公開支持北京奧運,但亦有呼籲調查六四真相。他指自己在一般情況下會支持中國,但會盡可能辨識中共,即要將黨、國的概念分開。5年前,王有才說,若可回到中國,他願放棄一切。

 

周鋒鎖

時任北高聯常委的周鋒鎖,曾因反對絕食而離開天安門廣場,又於戒嚴之後主張撒退。但他於六四當日則堅決留守。

6月4日,周鋒鎖原計劃前往張北草原,但他於前一晚聽聞示威者截停一車武器,心中即覺不妙,故又重返天安門廣場。軍隊開槍之際,他的朋友、學者勸其撒離,但他一反常態,堅持留守,表示已犧牲眾多,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後來他撤離天安門廣場時說:「現在我們離開,總有一日會勝利歸來。」

六四之後他被關押一年,1995年前往美國讀書及定居。2014年,他用美國護照入境北京,6月3日成功去到天安門廣場。但當晚就被北京國安帶走,6月4日遣返美國。

周鋒鎖於2007年創立「人道中國」,關注中國的政治犯和「良心犯」。2011年,他亦有到金鐘的佔領現場參與佔領運動,呼籲中國釋放被捕者。周鋒鎖現雖活躍於投資界,但仍關心民運,曾參與多個民運組織。

 

封從德

封從德時任高自聯主席。5月6日他覺得局勢緩和,遂辭去主席一位,打算回校。

後來學生發起絕食,他便於5月16號重新加入運動。但他漸覺學生運動變成社會運動;民眾運動變成明星運動,廣場一下子成為新聞焦點,混亂起來,山頭林立,完全沒有控制。作為廣場的副總指揮,封從德指學生曾商量於5月28號的大遊行之後撤回學校,但學生之間既沒有領頭人,又沒有共識,結果無法撤退。6月4號,封從德以口頭表決方式,指聽到現場學生大喊「撤」的聲音較大,於是與學生一同撤離廣場。

後來封從德被通緝時,帶同前妻柴玲匿於大陸接近10個月。兩人坐船、車和火車,輾轉到與香港一水之隔的村莊,白天不能有任何動靜,夜晚就演練如何應對公安。時隔數月,兩人藏到漁船的貨箱偷渡來港。兩人後於1990年離婚。

封從德之後到法國讀書,又創辦「六四檔案」網站,收集相關錄影、錄音、相片、文字等,一直希望平反六四。他至今仍然積極活動,今年又反思指當年運動失敗的關鍵是缺乏指導。

 

方政

方政時為北京體育學院學生,六四期間被坦克車碾過、失去雙腳。

6月4日,方政撤離之際,忽然有毒氣彈在炸開,令他身旁的女同學暈倒,他便上前攙扶。此時,一輛坦克快速駛近,方政便將師妹推向安全區域,自己則打算他滾地,可惜閃避不及,最後被坦克碾過雙腿。雖然他能從坦克下掙脫,被送到醫院搶救,但截肢手術卻無可避免。官方就指方政是因交通意外受傷。

方政人殘志堅,1992年代表北京市參加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奪得標槍及鐵餅冠軍。但到1994年已被取消資格。他覺得這是出於政治原因、政治迫害,並於2009年逃亡美國。

2012年,方政成功到香港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今年,他想帶同女兒回中國奔喪,本已獲批,後又聞得簽證失效。

 

項小吉

項小吉時為高校學生對話團的召集人,一直堅持對話。

4月29號,作為政法大學辯論隊最佳辯論員的項小吉,代表其校與政府對話。幾經艱辛進入會議廳後,他在其他人發言時不住舉手,才爭得發言機會。他一開始就聲明,學生運動不是動亂,而是一個民主運動。離開會議廳後,他就叫記者把問題留問當時的國家教委副主任何東昌,惹來官方不滿。

這一次對話沒有不成功,以項小吉為首的學生就繼續要求對話。但政府一拖再拖,直至學生絕食才同意再對話。到學生要求要直播時,官方就以「錄像帶無法送出」為由,中斷對話。當項小吉再爭取第三次對話之際,北京就開始戒嚴。

後來項小吉去到美國,現於紐約任職律師。2009年他想到香港參加六四紀念活動,亦被拒絕入境。最近他指若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將永遠都不會來港,又道:和平之路已盡,只餘革命之路。

 

王丹

被中共通緝的21個學生領袖中,王丹排名第一。

在陳希同有關六四的報告中,唯一被提及的學生領袖。報告由王丹1988年發起民主沙龍開始,談至於天安門廣場提出九條要求,再指摘他故意於戈爾巴喬夫訪華時絕食施壓。

六四之後,王丹在安徽親友幫助下匿藏,後來回京時恰巧獲台灣記者致電邀約,結果被國安監聽。7月2日被捕,至1991年被判監4年。後來他繼續參與民運活動,1995年又再被捕,判囚11年。

王丹家人多次去信政府,包括江澤民,指王丹身體狀況不理想,希望可以保外就醫。1998年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時,中國政府就以「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批准王丹到美國就醫。

王丹在哈佛大學修畢博士學位後,到台灣執教8年,近年又於歐美多間大學巡迴演講。去年更在美國成立智庫「對話中國」,正因如此,他一直緊貼兩岸三地的民運及學運發展,黃之鋒、林飛帆均加入其智庫,希望可以推動華人社會民主化。對於平反六四,他則表示人愈大,愈不焦急。

 

柴玲

時為學生領袖的柴玲,所惹爭議亦較多。

2012年,她發表公開信表示原諒鄧小平和李鵬,以及衝入天安門廣場的士兵,又承認自己當初言論過激。2014年,柴玲去信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指如果89年已經認識上帝,她就會遵從政府命令,勸阻別人上街及絕食;要跟從更高的權威指引,而非自作主張;要在宿舍或校園內迫切禱告,依靠神的大能和計劃改變中國。王丹及吾爾開希皆反對柴玲說法,更指是非未明之前,寬恕對方是對犧牲者不公平。

除此之外,美國紀錄片工作者亦於1995年發布在六四前夕訪問柴玲的片段。當時柴玲說所期待的,就是流血,如此才可以令中國人擦亮眼睛。但她繼而說自己不甘心,她要求生,令人質疑這是自私的表現。不過柴玲的戰友就指,她是與李祿、封從德等最後一批撤離廣場的人。

柴玲現與美藉丈夫一併從商。

製作:梁鈺雯、林禧

編導:張鳳萍

 

專題分類:中國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