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運 - 王丹 / 王軍濤 / 北風
2014-05-28

「我的時鐘是停在1989年6月4號,那在那天之後,我們那一天民主自由的理想被鎮壓在天安門廣場的時候。」

 



六四 ● 望鄉者 ─ 民運 (視像版) 六四 ● 望鄉者 ─ 民運 (聲音版)

王軍濤,在89年底準備流亡時被中國政府逮捕。他被指為運動的「幕後黑手」,被控進行「反革命宣傳煽動、陰謀顛覆政府」,判刑14年。後來獲得假釋到美國保外就醫。雖然身在海外,但25年來,他從沒停止推動中國的民主運動。

「終身的使命就是,把廿五年未完成的歷史進程繼續下去,把它完成。」

 

去年他提出在六四25周年辦「天下圍城」行動,除了是為了紀念六四,亦是因為他對民主運動有了更切身的體會。

王軍濤父親在國內去逝,他申請回國奔喪被拒。喪禮當日,只能託朋友在父親靈前磕了三個頭。

「惟一對流亡者而言,就是有一個痛,就是流亡者當你的親人離開世界時,你沒有辦法像一般的人,陪伴他,表達哀思,去為他送最後的一段路。」

「我那時候真正體會到暴政一日不結束,多少人那種失親之痛,所以那時候,我從去年便加大力度參與民主運動,挑戰這個專制政權。」

 

去年8月1日,一群八九學生和參與者發表宣言,希望透過接力絕食和在中國領事館抗議的方式向中國政府表達平反六四的訴求。

「儘管在中國國內他們可以用高壓的方式讓人民不講話,但在海外自由民主的制度去這樣表示抗議,表達中國人民在國內想說但不能說,想喊不敢喊的聲音。」

 

除了王軍濤,還有不少人選擇堅持。全球「接力絕食」運動於今年一月一日在中、台、美同步啟動,王軍濤、中國維權人士胡佳、美國華裔畫家薛明德和王丹是第一棒絕食代表。

「天下圍城主要在西方國家舉辦,那之所以在西方辦是我覺得二十五年以來,就是西方國家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對中國的民主化問題,對六四問題的關注度,是明顯是有下降的,那這一點我覺得是不應該的。那麼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活動,能夠重新讓西方國家再次去關注到中國的政治發展的問題。」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認為海外民運重要在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從而對中國政府構成壓力,但目前情況並不樂觀。

「現在目前像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還在監獄,甚至更過份的是他妻子劉霞,居然因為作為妻子而被軟禁,這件事比如說如果放在二十五年前,早引起國際社會極大的關注和壓力,根本西方國家不願跟中國的人權的對話上去真的跟中國去撕破臉,或者是增加更大的壓力,那這個你就可以看到了她對中國的這種人權的關心度就是在下降。那西方金融危機以後,經濟情勢整個不太好,所以當然也需要中國在這種合作……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能同意。」

 

今年是六四25周年,一批身處異鄉、不能返回國內的人士都認為,他們堅持平反六四的心,不會受環境和地方限制,更希望透過不同方式延續六四精神。

 

內地維權人士溫雲超(北風),由於在旅居香港期間看過紀錄片而開始關注六四,前年因簽證到期未能續簽,被迫離開香港,目前在美國擔任訪問學者。他認為要紀念六四25周年,與其在國外「天下圍城」,倒不如鼓勵大家「重回天安門」。

「它(重回天安門)也會變成一些為數不多的示威者和當地警方的一場衝突,只多也就是半天的新聞。中國方面,她完全可以關閉領使館的大門,她可以完全不在乎,不可能對她形成壓力,並且這個活動對於國內的民眾來講,她也沒有足夠的一個感召力,就是國內民眾如果想參與這「天下圍城」,他可能都沒有辦法進行。所以在我看來,提出一個更有理想性、更有召號力,如果有很多人參與的話,他們能夠直接促成一些效果的產生,我看來需要一個在這個背景下,提出「重回天安門」這個活動。」

 

溫雲超指「重回天安門」的「重回」,除了是指地理槪念上的「重回」到六四發生的地方,更要重提當年六四提出的類似反貪腐、要求民主自由的訴求,用街頭革命的方式,推動中國民主化。

「因為參與「重回天安門」這個活動具有一定風險性,那對海外的人士來講,他們有沒有這樣的意願,願不願這樣的犠牲,能力和精神去參與這樣一個活動,其實都需要進一步的計估。」

「其實『重回天安門』這個方案提出開始,國內的維權人士胡佳,他就提出,他本身是這個活動的也是一個發起者和參與者,但他在及後的幾次給當局傳話當中,當局都非常關心六四『重回天安門』這個活動進展的情況,所以在我看來,如果六四25周年的時候,沒有足夠多的人回到天安門廣場,但是整個過程當中也會引起當局的高度緊張,他們也需要調動大量多的人力物力來對付這場活動,從而充份的傷害他維穩資源。」

 

王軍濤雖然人在美國,但不時都會在時代廣場街頭辦六四活動。有人認為,紀念活動是國內受害家庭在黑暗中的燭光,亦有人認為只是行禮如儀式的活動。但對於曾經歷過六四的人而言,紀念活動必須堅持下去。

王軍濤:「在這裡我們通過這樣一個方式,一個是動員青年的一代,對他們的民主教育;我覺得我們可以通過這樣培養一代青年的活動家,他們將來回到中國就可以進行更多的活動。」

王丹:「當年六四爭取的是能夠推進中國民主化進程,今天我們爭取的就是歷史不要被淡忘,然後能夠讓大家繼續去知道歷史真相,然後繼續完全投入。我比較在乎的是這個過程,那六四平不平反、中國民主化不民主化那是一個結果,那個結果當然取決我們這個過程是不是能夠堅持下去,如果我們太悲觀我們就堅持不下去了,堅持不下去就不會有那個結果。」

 

「天下圍城」八一宣言節錄︰

既然中國公民還不能在自己的國土行使人類公認的權利抗議專制者,那我們就在地球上還能行動的地方堅定有力地行動。

我們呼籲全世界的華人和國際人士,各人權團體,在201464日那一天,能夠根據各地的具體情況,有組織地或者自發地 到各地中共駐外機構(尤其是使領館)門前,用全球接力的方式,達到天下圍城的規模,以對中共造成最大程度的國際壓力和心理震撼,以對海內外推動中國憲政民 主的力量達到凝聚和動員的作用,以催生憲政民主的新中國

 

採訪/攝影: 陸宇光、梁仲禮、袁梓珮、高福慧

剪接:麥子達、鄺高樂

編導:高福慧

監製:鄭婉薇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專題分類:六四。廿五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