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191109】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 張善喻
2019-11-09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張善喻——法庭頻發臨時禁制令之憂

標題由編所加

Frances:

 妳這次回港來去匆匆,幸好我們 還能在太古城吃了一頓晚飯 。真想不到隔了數天 ,太古城的商場竟成為了「戰區 」。 自大學認識妳,妳說話總是溫柔婉轉 , 但這次談及香港的現況時, 妳也不禁氣憤難平 。試問誰不會呢?妳問我最近忙什麼, 我還是在研究跟私隠法和言論自由有關的議題 , 而最近可熱鬧了。  法院在一個多月內最少四次頒下臨時禁制令, 包括禁止披露蘋果日報員工的個人資料 、禁止選舉管理委員會向公眾披露選民資料、 禁止披露警員及其家屬資料 ,及禁止在互聯網的平台或媒介上促進、鼓勵和煽動暴力 。 也許 ,香港很快會變為「禁制令之都」 。

我們過往學人權法 , 明白到法庭不應輕易頒下禁制令限制言論自由,因這涉及 憲法保護的權利,以及有違普通法不輕易以言入罪和不應任意為言論作事前限制(prior restraint)的原則 。 但一位並非法律系的同事卻跟我說,他認為法庭做得對。  他甚至不明白為何另一項涉及無線電視申請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襲擊其記者及毀壞其財物的禁制令會遭法庭拒絕。對他來說 ,既然行為本身已屬違法 , 為何不能頒下禁制令以加強阻嚇作用? 但我們唸法律的人知道,正正由於規管的行為 已受刑法約束, 法庭便不應輕易以民法給予當事人不必要的保障。 況且,最近兩次律政司以公眾利益守護者身份向法庭申請的臨時禁制令,都是在沒有答辯人可提出相反或全面的法律觀點的情況下,由法官即日作出,所涵蓋的範圍非常廣泛,有可能影響全香港所有人的言論自由,但行文用字卻存在很多不清晰明確的地方,令人無所適從。

首先 ,針對警員及其家屬被起底及滋擾的禁制令, 除了禁止披露個人資料的行為外,任何恐嚇 、騷擾、威脅 、煩擾警員及其配偶或家屬也屬違法 。恐嚇 、騷擾、威脅這些用詞有特定的法律含義,但何謂「煩擾」(pester)呢?若果有人將一些警員在近距離以胡椒噴霧噴射和平示威者或記者的相片發佈,會否被視為「煩擾」有關警務人員,因而構成違反禁制令的藐視法庭行為呢?「煩擾」本身並不違反現行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為何現在又會變成藐視法庭的行為呢?法庭是否應該變相地取代立法會的職能,制定新的法律呢?

而另一項針對在互聯網的平台或媒介鼓吹暴力言論的禁制令也同樣用了含糊不清的字眼 。禁制令的範圍包括在互聯網故意發布任何促進(promote)、鼓勵(encourage)或煽動使用或威脅使用暴力的材料或信息,並同時有意圖或相當可能造成在香港內的人身傷害或財物損害 。同樣,何謂「促進」或「鼓勵」呢?例如在互聯網吶喊或高唱「以血肉築成新的長城」、「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殺無赦」或「革命尚未成功」等言論會否被視為「促進」或「鼓勵」使用暴力,而又「相當可能」引發暴力造成在香港內的人身傷害呢?又例如,某一集團的高層說了些令某些人非常反感的言論,而有人用圖文並茂的方法在網上突顯該言論,最後引致該集團的餐廳遭受破壞,這是否構成「促進」或「鼓勵」了暴力?若是,到底是原本說話的人應負責還是在網上傳播信息的人?

妳我也深明法律用字講求準確清晰 ,法院最近頒下的臨時禁制令實在令人擔憂。 這不禁令我想起近日在校園法律樓外看到的一句塗鴉,大意是:「今時今日為何還要讀法律?」  也許正正因為在這大時代中,我們更加應該讀法律 。

 希望妳下次回港時, 香港能夠有另一番更好的景象。

倫敦天氣已轉涼,請保重身體。

Anne

2019年11月9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