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 - 薛雲峰
2014-06-01

一個神秘電話跨越兩岸,讓台灣人親歷六四現場。

「我們那時候在舞台上有一通電話,應該算是兩岸直通的第一通電話,可以直接跟北高聯通話,所以他們廣場上的一舉一動…用喇叭放給全場的人聽。」

薛雲峰,當時是台灣大學哲學系三年級學生。6月3日晚上,他聯同其他學生,以及文藝界人士,於中正紀念堂舉行晚會,聲援北京天安門廣場學生。他,當時是大會司儀之一。



六四 ● 望鄉者 ─ 傳承 (視像版) 六四 ● 望鄉者 ─ 傳承 (聲音版)

「我們所關切的,也是台灣人所關切的,也是中國人民所關切的。華人社會究竟有沒有機會成為民主社會,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當時,兩岸人民仍未能直接通電話,但晚會上竟然出現一個接通台灣和大陸的直線電話。

「接近大概快午夜的時候,讓我們感覺到氣氛是非常的混亂的、吵雜的,我可以感覺到那群學生是驚慌失措的。」

「過了午夜之後,有一通電話打來,他是非常緊張,他說他聽說中共已經開始派軍隊鎮壓。」

「來中正紀念堂支援的朋友愈來愈多,愈到午夜,愈來愈多,本來就是幾百個人,後來大概有上萬人。」

「當年的資訊還是比較封閉,可能有些人希望到現場來聽聽電話裡頭的聲音,到底傳達了怎麼樣的訊息。」

薛雲峰認為,這次晚會有特別歷史意義,因為同時呼應了中國和台灣兩地,都需要民主的呼聲和渴望。

六四事件不僅改寫中國政治發展,亦影響台灣民主進程。

「那一年如果中國不是用這種方式去處理,可能中國的樣子跟現在是不一樣的。」

「因為台灣辦了這個聲援,台灣現在某些方面變得比他們還好,某些方面要謝謝他們,讓台灣的執政者反省,學生運動的訴求,只是人權的吶喊而已。」

 

25年後的今天,薛雲峰由台上走到台下,成為教授。一群兩岸三地的學生,4年前開始踏上舞台,每年在台灣舉行六四晚會。

「我們當然跟中國人是不一樣的人,是不同國家的人,但是中國不可避免是我們的鄰居。他們如果對於他們內部的權利,跟人民的權利,跟自由的壓破,這些沒有改變的話,那我們怎能期待,他們對於隔壁的這國家,能夠和平。」國立台灣大學的研究生周慶昌說。

周慶昌每年都會和來自香港的大學生HENRY,一同籌備六四晚會。他們都是台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成員。

「我們其實每次開會都會看到這些台港衝突,很好笑。首先由歷史角度看起,台灣人曾經有一段去中國化的過程,所以他們會很容易覺得這是一件外國的事情但香港會比較不同,我們很多人對這件事都仍覺得這是我們國家的事,是一件貼身的事,台灣人是會用一種「我來幫你」或是「關心他人」,也因為台灣這個環境,他們會很多人跟就不知道六四是甚麼一回事,所以在這邊的晚會不可能做到像香港的那樣沉重、那樣哀悼式。」HENRY說。

他續說:「他們安排一些表演,唱社運歌…他們有些主張嘉年華會氣氛,但他們跟我說,如果你這樣沉重,而台灣又沒有認識六四的時候,是不會有人會的。」

雖然台灣和香港年輕人,對六四事件的感情截然不同,但他們都有同一個願望。

HENRY:「其實每一年我都希望下年不用搞,已經可以平反了…當然這是一個夢想……」

周慶昌:「六四廿五周年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就是去承繼當年的人的精神,完成他們未竟的事業。」

 

採訪/攝影: 陸宇光、梁仲禮、袁梓珮、高福慧

剪接:麥子達、鄺高樂

編導:袁梓珮

監製:鄭婉薇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專題分類:六四。廿五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