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年系列】真相
2014-06-03

「我就是躲閃不了,已經沒有辦法逃,坦克就從我身上壓過去,我的雙腿就被壓掉了。」

1989年6月4日凌晨,軍隊開始清場,方政當時是北京體育學院的學生,他與其他同學沿著西長安街撤出天安門廣場。他為了拯救一名暈倒的女同學而走避不及,被坦克車輾過雙腳。

 



「就在我們從東往西的行走過程中,突然在我們的身後,也是從東往西,有一隊坦克,衝著我們撤退的這個學生隊伍,就衝殺了過來。」

電光火石間,方政餘生,從此改寫。

「對我個人來說,包括我的家庭,是一個巨大的不幸,可以說完全改變我人生的一個軌跡。」

 

方政原是一名運動健將,六四後,他沒有離開運動場,留在國內,成為傷殘運動員,而且屢獲殊榮。1994年,他獲得遠東及南太平洋地區殘疾人士運動會的參賽資格,但領導得知他佢傷殘原因後,就被禁止出賽。

雙腳,被奪走;嘴巴,被封口。

「就是你不要說是坦克,你說是官車,你說其他的,你不要說是坦克…你要是說是坦克壓你,坦克為甚麼要壓你? 你一定是有暴力傾向,那麼你就是暴徒?」

「我沒有任何暴力傾向,我連一塊石頭都沒拿,坦克就從我身上衝殺過來,完全是赤祼祼的追殺,對吧?」

 

20年來,方政和家人不時受到當局騷擾,但一直未能申請護照離開中國。直至2008年北京奧運,多家海外傳媒打算訪問他,當局才容許他移居美國三藩市。

「我要知道開坦克的人,這個真相我一直追尋,那個駕駛員,他不止壓我一個人……大量傷亡是他造成的。」

「我要追求真相,問責。」


「《六四真相》那本書,訪問了一個軍人,就要那位軍人解釋,為何會不負責任輾過群眾。他說他當時收到訊息,民眾衝擊中南海,領導人有危險,所以不顧一切衝過去,中間造成傷亡。」

「當時不是戒嚴嗎?為什麼學生和市民仍然上街?如果社會已經失控,軍人輾過學生,是很難避免的事。」

全國政協委員張家敏認為,坊間多年來對六四歷史真相,只有片面認識。

「整天都說屠殺,學生都是和平撤離,這都不是我說的。西班牙電視台、維基解密、絕食四君子,全部都有目睹,所有指天安門屠殺言論都是假的。」

「殺害無抵擋的人就是屠殺,如果這個定義是對的,我只可以說,我們看到,解放軍遭受屠殺。七八路軍隊圍著,很多都是無槍,上百個群眾截停軍車,軍人無抵抗情況下,仍用石頭擲向裡面的軍人,導致軍人死亡,我們可以說解放軍遭受屠殺。」

「個別士兵可以說是中了激烈學生的計,期望流血的計,就開了槍,政府完全都不想這樣做,開槍是被迫的結果。」

 

6月5日,王維林用身體攔截一輛坦克車,這個畫面,很多人至今仍然瀝瀝在目。同樣的坦克車,張家敏和方政,有兩種不同的解讀。

張家敏說:「天安門事件後,坦克車左閃右避一位攔阻的市民,這位市民更爬上坦克車,坦克車不斷避開,你從這事實可以見到,軍隊完全無屠殺市民和學生的企圖和任務。」

方政說:「我所經歷的坦克情景,和王維林經歷的坦克情景,要結合起來看,就是六四比較全面真實的畫面。有很多人,包括我到這兒很多人誤解︰你是那個攔坦克的人嗎?我說不是,我不僅沒有攔坦克,我連坦克都沒怎麼看清楚就被坦克壓了。從勇氣上我可能比不上王維林,但從另外一個角度反映,我更代表六四中國軍隊鎮壓的殘暴性的一面,更能有說服力,更有象徵。」

 

只有歷史真相,才能夠判別誰是誰非。

張家敏說:「所謂平反八九民運,達到最後的結是所謂結束一黨專政,實際上希望政府落台,對中國走向全面現代化民主國家,一點好處都沒有。」

方政說:「不會去放棄說出真相的機會,我覺得這是我一輩子的責任。」

專題分類:六四。廿五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