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0125】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副院長 盧煜明
2020-01-25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副院長盧煜明——香港有能力創「獨角獸」級的科技公司

 

尊敬的簡悅威教授:

今天是鼠年的大年初一,我在這裏向您拜一個年,祝新一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回想我們上一次在香港見面,已是幾年前了!我十分珍惜每一次和您討論科學新趨勢的機會。

 我還記得我在科研道路上的一個轉捩點,是我在英國當醫學生時讀了您的一篇文章,題為 “On a Slow Boat from China” ,當中記錄了您從香港到美國做科研的經過。您對醫學界的其中一個重要貢獻,便是您在70年代奠定「產前基因診斷」的基礎。當時是需要用「羊膜穿刺」等有入侵性的技術來提取胎兒的組織。我作為一個醫學生,便天真地想發展出一個非入侵性的版本。當時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能說服一位醫學院教授肯讓我在他的實驗室內試圖實現我的想法。我當時是想在孕婦的血液內找出胎兒的細胞。還記得我雖然可以見到胎兒細胞的訊號,然而始終不能達到醫學診斷所需要的準確性。



我在這個研究領域一做便是八年的光景,直至1997年回到香港,加入了中文大學。這個轉變也鼓勵我要在科研上也作出一個根本的革新。我便想,在孕婦的血液內除了細胞外,還有一半是血漿這種黃色的液體。我便猜想胎兒的DNA會不會也存在於孕婦的血漿內呢?當時我因為沒有什麼研究經費,結果便用烹調「公仔麵」的方法來煮血漿,卻又僥倖地藉着這看似原始的方法發現孕婦血漿內的確有胎兒的DNA!我之後再用了超過十年把這發現轉化成一項無創性的產前檢測平台。這個技術在2011年推出臨床應用,現已被數十個國家所採用,而香港醫院管理局亦在2019年12月開始在香港兒童醫院提供有關服務。

科學的其中一個引人入勝之處,就是它的真理可以被應用到一些看似截然不同的領域。例如:胎兒生長於母體之內,其實和腫瘤寄生於癌症病人的體內是十分相似的。因此我們發現無創產前技術的平台也可以應用於癌症檢測。經過我們研究團隊十多年的努力,這個技術在鼻咽癌的早期篩查比較成熟。我期望這發展最終可以把鼻咽癌的死亡率大大降低。

 我在中大的23年中見證香港在科研上一些重要的發展。想起我回港初期,那時的研究資助通常是港幣幾十萬,要跟歐美的頂尖隊伍競爭實在是非常困難的。可幸的是在之後的十多年,我看見一些比較大型的研究資助計劃落實,如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卓越學科領域計劃」和創新科技基金等等。我希望這個科技研發的勢頭可以在未來數年再進一步增強。我因此特別期盼一些重要的科研基建,如「InnoHK創新香港研發平台」,和兩所醫學院的擴建,可以順利落實。

科研的發展,有如種植一棵大樹,需要數十年的陽光、水份和合適的土壤,每項元素也不可或缺。

科研的成功除了經費外,人才更為重要。香港最優秀的學生,通常都修讀醫科、法律或商科等,選擇做科學家是比較少的。不過,這幾年我觀察到有一些確實的轉變,而且最興奮的,是不少醫學生或醫生都會選擇來我的實驗室實習或攻讀博士學位。我希望他們會成為香港新一批的「醫生科學家」,作為醫學和科學的橋樑,加速本地生物科技的發展。

在香港工作的科研人員,過往研究的目標是發表學術論文,不過近年科硏成果產業化漸漸受到注意。例如說,現時無創產前診斷在全球已是一個每年值數十億美元的生物科技產業,其中有多個骨幹的專利是源自香港的。因此,只要香港的科硏人員好好把握機會,硏發出一系列有獨特價值的專利,我們是完全有能力可以建立多幾間「獨角獸」級的公司。如果香港有一個強勁的科技產業,那麼對我們充滿活力和創造力的年青人,又多了一個創業的機遇,甚至有機會發明出能惠及全球多國人民的科技。

最近世界權威科學期刊《自然生物科技》(Nature Biotechnology)選出「2018年全球20位頂尖轉化研究科學家」,我十分榮幸獲選為其中一位。不過我最高興的是見到我的前學生、也是現任同事趙慧君教授也榜上有名。對我來說,這是科學的傳承,就好像三十多年前我從您的研究所得到的啟發一樣。

祝安好!

          盧煜明上

2020年1月25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