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10213】香港控酒聯盟召集人 麥倩屏
2021-02-13

香港控酒聯盟召集人麥倩屏——建議參考控煙政來制定酒精律法

*標題由編輯所加

Sally,

自從前年11月在奧克蘭和你見面後,不覺已1年多,去年3月,由於新冠疫情,不能參加您做主席的全球控酒政策聯盟舉辦的國際會議, 緣慳一面。

回想當年得到您的啟發和鼓勵,香港控酒聯盟5年前在香港社會醫學學院下成立,成員包括醫療衛生,學術,社會工作和教育界別的專業人士,宗旨在透過倡議循證的政策和行動,減低酒精對個人,家庭,社會的危害。而我亦得以用聯盟召集人的身份寫信給您。

作為一個公共衞生醫生,酒精對身體的傷害是無可置疑的。酒精已證實可引致200 多種疾病和損傷情況,包括7種常見癌症。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每十秒便有一人因飲酒致死。而長期或大量飲酒,除了造成身心傷害,家人和社會都要承擔後果。所以無論從個人健康,至社會整體利益角度來看,控酒是刻不容緩。健康是最寶貴的財富和社會資源,這一點是沒有妥協餘地的。

聯盟過去的工作,以教育為主,亦有和其他界別合作,例如透過調查結果,呼籲政府採取措施限制酒精的供應,很高興香港政府亦於2018年立例禁止在零售點賣酒予18歲以下的人士。

去年11月世界衛生組織就制定更有效和加快減低酒精危害的行動計劃做了一個網上諮詢,香港控酒聯盟提交了我們的意見,亦將這個立場書投稿香港醫學雜誌,文章刊登在今年二月的期刊「編者的話」,隨後的記者招待會,得到廣泛的報導,聯盟的成員都十分鼓舞。

聯盟的立場聲明有13點,其中有幾個重點,包括呼籲各個界別加強公眾教育工作,支持世衛開展全球性年度運動,提高酒害意識。聯盟鼓勵公營和非公營機構,在商務或私人場合不提供酒精飲品,承諾拒絕酒水贊助,和加強飲酒人士的戒酒服務及支援。至於政策制定者,就要落實措施,執行世衛的三個最具成本效益的手段,即是提高酒精價格,減少供應,和限制各種形式的酒精推廣和宣傳。而年青人更加是我們須要特別保護的群組。

香港在控煙方面,做出一定的成績,在制定控酒策略時,有很多地方可以借鏡。但我覺得控酒比控煙更具挑戰性;首先,參與酒精飲品供應的企業,無論從事生產、批發、分銷或市場推廣,需要向股東負責,自然會鼓勵人飲多些酒或吸引更多人飲酒,以達至更高營利。而更令人關注的,就是全球酒精市場愈來愈集中由少數跨國酒業操控。寡頭壟斷使到這些跨國公司更容易利用昂貴、先進而且更有效的營銷手法去開闢新市場,例如推出標榜更健康、純素、含水果或更易入口的產品,去吸引和迎合尤其是年青人和女性的喜好,情況是令人憂慮的。除了線上線下的酒精廣告,酒商還用透過促銷、贊助、贈飲、甚至參與「教育」或「慈善事業」企圖鞏固他們的良好社會企業形象。

其次,正如世衞指出,酒精是唯一一種對精神狀況有不良影響和產生依賴的物質,但目前國際上並沒有如控煙的法律手段加以約束及管制, 所以聯盟促請世衛採取主導,在行動計劃中加入即時和具體的步驟和時間表,以《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為藍本,制訂全球酒精律法,規範酒精的分配,銷售和營銷,以保護世界各國和地區在制訂酒精政策時,不受跨國公司和商業利益所干擾。

我們同時建議世衛的行動計畫,應該包括要求成員國每兩年發布工作進度,以聚焦各國抗酒工作的努力,並得以加強監督和公眾問責。

世衛行動計劃的諮詢期已完結,我期待月中在網上可以瀏覽其他關注酒害團體的意見,集思廣益。而香港控酒聯盟將繼續向政府倡議循證的政策和行動,落實世衛建議三個最具成本效益的措施,提高酒精價格,減少供應,限制各種形式的酒精推廣和宣傳,聯盟亦會同時監察政府現有措施的執行情況及成效。

一個小小組織的力量可能很卑微,但只要能喚起更多人的關注,群策群力,不氣餒,我依然充滿信心。

今年10月,全球控酒政策聯盟又會舉辦國際會議,希望到時有機會和您相聚。

今日是中國農曆牛年的大年初二,俗稱開年,新的一年開始,祝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倩屏

2021年2月13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