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戰百年風雲》(三)︰國家之間合縱連橫
2014-08-09

第一次世界大戰,因為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行刺奧匈帝國皇儲斐廸南大公,奧匈向塞爾維亞開戰而揭幕。本來兩個國家之間的衝突,最終因各國之間的軍事盟約,導致戰火蔓延整個歐洲。

時任英國外相葛雷表示,「全歐洲的燈光都要熄滅了。我們這一世都不會看到她再光亮起來」。



德國1871年統一之後,擴充軍備,又有意霸佔更多殖民地,引起歐洲各國的戒心,不但觸發軍備競賽,亦促使俄國、法國、以及與法國一直有心病的英國組成協約國,聯手圍堵日漸壯大的德國。德國亦與奧匈帝國、以及與法國交惡的意大利,組成三國同盟。兩個陣營互相對峙,局勢緊張。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指出,當時沒有一個國家準備打仗或很想打仗,但各國結盟的目的「共通點是同時對日爾曼的崛起十分憂慮,於是訂立很多 和約和協約,延續當前和平局面,也可以保持這個優勢」。同時希望可以透過協約「警告德國不要輕舉妄動,不要侵犯任何一個協約國國家,造成一個互想制衡的格局」。

 

其實,盟國之間都各自有利益計算,例如英國雖然與法國締結聯盟,但朝野上下對於是否有必要出兵支持法國一直爭論不休。最後,不出英國外相葛雷所料,德國先入侵比利時,再攻打法國。一下子,英國輿論轉向,支持出兵。

 

兩大陣營結盟,原本是為了互相制衡,從而維持和平,但科技急速發展,令各國大失預算。陳家洛指出結盟無法阻止大戰的原因:

 

「因 為當時歐洲推動鐵路發展,促成一戰時的總動員。總動員是將軍隊送到前線,造成制衡。但一戰時鐵路發展加快總動員速度,導致緊張升溫很快,造成尖銳的衝突。 所以一戰時鐵路發展,導致總動員出現,促使短時間內緊張氣氛高漲,只要任何一個國家一開槍,其他國家就要加入其中,促成世界大戰。」

 

結盟阻止不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亦有同樣格局,美國聯同英法兩國,對抗由德國、意大利、日本所組成的軸心國。而二戰之後,美國又與多個歐洲國家組成北大西洋公約國,抗衡以蘇聯為首的華沙公約國陣營。這類結盟性質到底有沒有分別呢?

「性質相近,都是軍事擴張的力量。但是二戰中的聯盟是有一種意識形態,而一戰就不是那麼明顯。在二戰中,是因為共產、納粹、軍國主義;而一戰中,意識形態不是 很強烈,只是集中於民族自決、領土利益上的爭奪戰。二戰是以意識形態支撐軍事行動,一方面提倡納粹主義、軍國主義;一方面提倡民主、文明。所以是文明和野 蠻的對決。」陳家洛說。

 

「二戰後引伸在冷戰的意識形態鬥爭,在軍事上呈現蘇聯的華沙集團,另一方面是美國的北約。引 發的軍備競賽是你死我活的核子競賽,兩個國家只要有一方攻擊對方,就要承擔同樣甚至更嚴重的代價。這個過程MAD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一個同歸於盡的策略。所以兩個軍事陣型只是帶來短暫無戰爭的狀態,但並不是真正和平。」

 

隨著蘇聯解體,冷戰結束,華沙公約國瓦解,類似的軍事聯盟對壘亦不復見。不過,陳家洛認為,新一輪結盟已經在東南亞再次活躍。

「現時在東南亞,有很多國家對中國的崛起是不安樂,感受一股威脅。所以面對圍攏的格局,特別是美國和日本,或菲律賓、越南,以致大家都在組織聯盟。但無人想見 到爆發戰爭,所以反而成為一種小冷戰的格局,有一個軍備競賽。例如中國有某一種科技程度的潛艇,美國就會售賣一種相若程度的武器予傳統盟友。我們很擔心這 樣是很容易會擦槍走火,但目前沒有一個國家準備戰爭,只是準備下一輪的軍備競賽」。

「因為在國際上首個發動戰爭的國家是很容易受到制裁,而這個制裁以前是很難出現,這個不是受影響地區的國家提出制裁,而是全球都會動員做一個制裁,所以風險比以前更大。現在看似是雙方各自爭取籌碼,同時兩手準備,一手冷水一手熱水,一時跳舞,一時鬧下大交」。

 


世界大戰百年風雲
評論︰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
撰稿︰邱焱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 , 譚永暉
環節製作:袁梓珮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