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足印:葡國生態村向資源掠奪說不
2014-08-30

不少朋友最近都有一個感受:愈來愈不想看新聞,由烏克蘭內戰,馬航空難、到剛剛停火以巴在加沙的衝突、還有伊克拉內戰、伊波拉病毒,無日無之,紛紛擾擾。

世界和平究竟是否只是癡人說夢呢?

 

這個問題,人類問了很久。 早前我就去了一個全球和平研究中心,被形容為興建中的烏托邦的地方Tamera。那裡的人,找了答案三十多年。

計劃的源起是1978年反戰浪潮後的德國,一班人決定離群而居  探索和平社群的模式,1995年搬到葡萄牙南部建立Tamera。我由首都里斯本坐了2個多小時的火車,再駁40分鐘車,經過沙塵滾滾的荒野,慢慢去到有果樹、湖泊的綠州,就知道我到達了。載我入村的司機先生說,這裡原本都是荒蕪一片,只是多年來復耕造湖,修復水土才綠起來。他們相信和平, 由每個人和自已、和伴侶、和大自然真誠共處開始,這片綠州就是見証。

今天許多戰爭也 以正義為名,爭奪石油、糧水為實,所以探索能源、糧食和水資源獨立自給的模式是研究重點。在那裡煮飯,不是扭開爐頭就有火,而是要轉動2層樓高的鐵鑊,收集熱能代替爐火;去完洗手間,不是拉制就沖水,他們用的是旱廁,減少用水,化排泄物為肥料﹐還吸引燕子   在廁所下築巢繁殖。我一路方便還一路聽到燕子唱歌,好寫意。他們用吸熱草坪屋頂代替冷氣;夜晚無街燈,但有銀河照耀。3日來我餐餐食齋﹐才發現新鮮摘下來瓜菜原來好美味。他們用這些實驗去証明,資源不足只是政權、企業利用人們的貪方便和私慾,製造出來的謊言。

但要和平,人心比資源重要。Tamera最大的規條,是對自己,對人都不說大話。村民對某人某事有意見,會攤出來170個村民共同討論,村中大事都經集體議決,他們相信這樣才能防止流言私怨,建立出這個互信的群體。在那裡住左8年,今年24歲的Martin Winiecki告訴我,在村內成長,得到 也要付出好多愛和耐性,是他最難學習的功課。

老實說,村內生活簡樸近乎刻苦,司機先生接載我們的私家車比我還老,他身上的恤衫穿了20多年。我問他為甚麼過了近30年還甘之如飴?他說因為在這裡他不用被迫參與制度暴力,買一件衫擔心成為剝削孟加拉童工的幫兇;買一部手提,擔心內裡的礦物造成剛果內戰,可以生活得問心無愧。

隱居深山,但他們不獨善其身。近年舉辦和平學校,分享資源自給的知識。在最近加沙戰火下,計劃創辦人Sa bine Lichtenfels 和2位成員到前綫支援以巴雙方的人道工作者,仲和他們擧行工作營「We refuse to be enemies」,在炮火中想像和平。

你可能會覺得他們天真,但Tamera的建立正証明,堅持才有改變的可能。

相片來源:撰稿者 Tamera Healing Biotope

撰稿︰劉德欣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 , 譚永暉
環節製作:袁梓珮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