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十八學者方案倡議人 方志恒
2014-09-01

伽伽:
 
你的三歲生日快到了,你想要甚麼生日禮物呢?
 
爹哋由於工作繁忙,平常陪伴你的時間本來已經不多。最近幾個月,爹哋因為要推動「十八學者方案」,工作變得更加繁忙,日間既要處理院校的教學及研究工作,下班回家後還要忙於政改,打電郵、寫文章、做電話訪問、跟政界朋友討論政改形勢等等,每天跟你玩耍的時間比以往更少,心裡感到十分抱歉。
 
我跟一班學者朋友,之所以費盡心力去推動「十八學者方案」,是希望能夠在當前的政治夾縫之中,嘗試尋求一個各方接受的政改共識。「十八學者方案」由四大元素構成,包括「公民推薦」、「八分之一提名門檻」、以個人票擴大「提名委員會」選民基礎及「兩輪投票制」。方案的背後理念,是嘗試同時回應泛民主派的真普選訴求,和北京對國家安全的憂慮。
 
明天,全國人大常委就會決定政改框架,根據現時的決議草案,全國人大常委會將會規定提名門檻須獲「過半數」提委支持,並且將特首候選人數目限定在2至3人,如果消息屬實,人大決定將會完全封殺「十八學者方案」這類中間溫和方案,扼殺了不同政見人士參與特首選舉的空間。假普選的結局,已經清晰地寫在牆上。


面對當前的政局,我感到憤怒之餘,亦充滿感慨。因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標誌著八十年代以來「民主回歸論」所代表的改革主義路線——一種對中國改革抱有希望、對香港回歸後實現民主治港的樂觀思潮——已經正式壽終正寢了。轉眼匆匆三十年,民主治港的夢想,到了2014年,終於正式幻滅。今後香港民主運動何去何從,是走上全面抗爭的道路,抑或是演變成本土意識運動,短時間內也許仍未有定案,但任何的對話、改革、中間、溫和路線,都已經走到盡頭,不可能再繼續下去。
 
但我無悔推動「十八學者方案」,這是改革主義路線的最後努力,它的失敗令我們必須全面反思香港民主運動的出路,嘗試思考一套新的本土民主論述。
 
無論如何,今次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其實代表了北京已經向港人撕破臉,堅持要制定一套必然篩走泛民主派、全面操控的特首選舉制度。事已至此,我認為泛民主派亦毋須浪費時間再談判下去,應為否決政改方案做好準備。
 
你記得早前爹哋教你的一句話,「我是香港人」嗎?我不時故意測試你是否記得這句話,目的是要從小培養你的本土意識。
 
面對當前北京一左二窄的強硬對港政策,本土意識是我們香港人捍衛一國兩制
和核心價值的最後防線。我們必須向北京展示,香港人有不惜拉倒假普選的決心和志氣。而最有效的方法,是由公民社會推動進行「第二次民間投票」,藉此展示「政制自決」的精神,希望能夠繼622民間投票後,再次動員港人的主體意識,為下一波的民主運動匯聚力量。
 
為了你們這些小孩子的未來,我們必須堅持戰鬥下去。希望你將來長大之後,能夠明白得到,我們今天之所以前仆後繼,到底是為何而戰、為誰而戰。
 
爹哋
2014年8月30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