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 陳祖為教授
2014-10-11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

(Yvonne 是學聯常委梁麗幗)

 

Yvonne:

在報章上看到你說是陰差陽錯地當上港大學生會會長,亦因而陰差陽錯地當上學聯常委。你們佔領了被政府圍封了的公民廣場,政府竟以強硬手段對付你們,引發了一場無人能預見、舉世矚目的雨傘抗爭。你由一位政政系學生走到今天運動的最前線,歴史真是偶然。

在這封信中,我不準備跟你談最新的事態發展,因為事情變化太快,今天所講的,很快便是明白黄花。所以,我想與你談這場民主運動的一些其他問題。

 

西方的一些哲學家,如亞里士多德和Michael Oakeshott (邁克爾.奧克肖特) ,都認為年青人不宜參政。這觀點或許需要修正。在這場運動中,同學的表現很有勇氣,有原則,有新思維,為香港的民主運動開創了新的局面。而很多年青人在這場運動中展示了上佳的公民質素,令世人動容。有人說,年青人易受操縱,容易成為棋子,但我覺得,成年人為了他們的生計、利益、權位,更易受人操控。

年青人力求自主,也是一件好事。不過,這也不是代表你們無須重視成年人的參與。成年人的經驗,見識和人脈,可給你們莫大幫助。在過去一段時間,我知道「佔中三子」和泛民一直都向學生提供了不少意見和資源,亦配合了學生所選擇方向,但是往往當他們在集會中上台講話,不少人都不以為然;過去一陣子,學生組織亦在表面上與他們保持距離。我希望,年青人不應因為他們過去的表現和路線而拒絕他們,反而應該互補長短。

年青人講求自由自主,這個特點亦見諸於公民社會組織。很多時,公民社會組織之間不能合作,又或就算是合作,也相當的短暫,合則來不合則去,所以在一個社會運動中,不同的公民社會組織要有長久合作極之困難。誠然,在這次運動中,我們見到很多人自發地承擔各樣的工作,擔當不同的角色,例如設立不同的物資站、救護站,自行去擴展「佔領區」、擔當糾察等。雖然這對於整個運動的持續性起了作用,可是到了關鍵時刻,自發而平等的公民運動,因為缺乏協調和有效領導,亦因意見不合而無法快速有效應變,導致進退失據,最終可能失敗收場。長遠而言,公民社會和泛民主派應該要有協調合作,我們不可能只有一個強大而散亂的公民社會,而民主政黨在議會則力量薄弱,得不到公民社會的信任。這並不健康,也不有利民主運動的長遠發展。

 藝人黃子華最近的棟篤笑演出,內容不乏最近這場「雨傘運動」的元素,在網絡上廣傳。黃子華說得好,在這場運動中,香港人已充份表現出仁與勇。現在就看我們的智慧了。智慧不是與生俱來的,需要從經驗與錯誤中摸索,謙虛自省,慎思明辨。Yvonne,這段日子與你有不少對話,覺得是你願意聆聽溝通的,雖然在一些重要的策略上,我們仍有不同的意見,但我也不能肯定我是對你是錯。坦白說,學聯在這場運動中的表現有點飄忽,究竟這是智慧的運用,還是進退失據,局外人難以明白,答案只能留給歷史。我唯有祈求蒼天,賜給你和其他學生們多點智慧吧!

 

                                                                                                                                                                  陳祖為

2014年10月11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