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時代選中的孩子
2014-10-24

* 此報導獲「2015紐約節廣播節目大獎-報導/主要人物 金獎」

採訪: 張璟瑩、劉善茗、司徒博文、郭芷珊
編導: 袁梓珮
監製: 林嘉瑜

 

2014年,香港發生了為期79日的雨傘運動。運動由2014年9月,香港中學生聯同大學生發起罷課開始,學生在政府總部外集會,深夜衝入被圍封的公民廣場靜坐,學生領袖雖然因此被捕,卻令更多市民上街聲援學生。

雨傘下一張張年輕的面孔見證了整個雨傘運動的起落,有人說他們是『被時代選中的孩子』。節目記錄了雨傘下的香港新生代,如何拋開恐懼、拋開對八九六四民主運動失敗的包袱,爭取理想。



被時代選中的孩子(上) 被時代選中的孩子(下)

【上集】

「我姓黃,大專生,18歲。學界衝入公民廣場是一個觸發點,自那事以前,沒人會衝出馬路。好久之前已不滿,國教事件、HKTV,新界東北事件等等。我們覺得這個社會要和諧穩定,但這是個假象,我們其實是在苟且偷生。生於亂世有一種責任。」

「我第一次出來,因為我覺得我要為香港未來付出一下。放催淚彈令我很憤怒。」

「擔心,但也會走出來。我和媽媽說,如果你因為害怕而不站出來,這個香港就會消除。這次抗爭不知能維持多久,但能留多久留多久。」

「只要一日有人在這裡,我都會留下,直到最後一刻。」

 

佔領區中的年輕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陳允中:「香港年輕一代很多是八九六四後出生,我會形容他們是變種的民主派,老民主派覺得共產黨很大,對它有恐懼,沒法對抗。」

 

「我姓蘇,中大三年級,現在身處干諾道中大馬路。這兩年發生太多事情,香港變得愈來愈差。吳亮星東北事件已經揭露立法會再也保護不到我們。我們無渠道可以發聲,政府亦不會聽我說話,既然政府做到這一步,作為公民,我要行出來。」

 

可能正因為他們沒有上一代的經歷,年青人可以沒有包袱地爭取。

 

陳允中:「新一代對「不可能的事」看法不一樣。他們不會因為不可能而不做,他們是因為要去做,所以不可能變成可能。他們相信政治是可以改變的,他們啟動了香港新的政治覺醒。」

「以往七一只是給香港人發洩,已經行了十幾年,沒什麼用,今次佔領是長期的,迫使政府對話。即使社會改變不多,但也可以好驕傲地和下一代講,今日香港社會是媽媽當日為你們爭取的。」

 

陳允中分析,這代人的價值觀已經散佈。

陳允中:「我希望這不只是學生運動,而是一個全民運動,很多人被他們感動了。這代人的價值觀已經Spread開了給大人。」

 

「我姓卓,Asso Year 1。旺角街頭你會隨意看到有人討論政治,或哲學問題。有人形容這情況是,香港回到古羅馬希臘時代,一個知識碰撞的時期。我很開心看到這情況,平常很少人談這些。而我們真的做到了和而不同。」


【下集】

佔領區中的年輕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我姓卓,Asso Year 1。我一直都有問這個問題,為什麼這三十年來沒有學生「咁勇」走出來。現在的佔領運動,或多或少也是由學生引發出來的。我覺得是「好彩」,香港先遇到黃之峰等人,第二個好彩是現在由梁振英管治。直到武力清場的一刻,像一巴刮醒了香港人,完全看到現在政府的真面目。」

 

「我今年八十一歲了,我也被騙了六十年了,何止三十年。我形容香港處於時代的洪流,兩塊板塊接合的四方。政改是觸發點,這只是時間問題。沒有思想承托,也許沒有搞得這樣大。就像一棵樹一樣,沒有水份沒有泥土,或許它無法開花。」

 

「我是趙永佳,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社會運動講求傳承。今次可以看到,學民思潮當然和反國教有直接關係。」

 

學民思潮黃之鋒,由國教事件到今次政改,一直站在台前。

黃之鋒:「我是黃之鋒,學民思潮召集人,今日18歲。我不同意要刻意將某一個年代的人標籤成抗爭的一代。我覺得是時勢影響。我們沒經歷過六四,沒有一種對民主運動失敗的情意結,亦沒有對清場的恐懼。我們小學時已經歷過廿三條的一場勝仗,因此我們更關心社會,投身運動。」

 

「我二十一歲,大學生。要有前人的失敗才有後人的成功。一定要先經歷長時間的失敗,証明到其他方法不成功,變相要我們出來佔領,理據才會充分。如果上一代人一回歸就佔領,一定會有很多人反對他們。

 

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趙永佳指出,集體共同經歷很重要。

趙永佳:「九十後有所謂的集體共同經歷,在這些共同經歷,令他們有政治覺醒。」

 

「我叫Anna,中六學生,17歲,1997年6月30日出世,正正在回歸之前一日。Maisie,17歲。我們由27號開始,陸續來到現在。

反國教很不同的是,我們有自身的參與度。反國教後就沒有這樣怕走上街頭,為社會發聲。

我覺得我們每一代所追求的東西都是差不多,只不過上一代可能經歷了文革,所以不敢發聲,但我們心底最想也是追求一個民主平等的社會。

五十年後會怎樣,我真的不知道。我明明要考DSE,這個時間出來做什麼呢?可是一想起,如果不是現在,更待何時?

運動可能開啟了我們未來很長時間的抗爭的開首。」

 

趙永佳:「社會運動是波浪式前進,七十年代的保釣,八十年代的六四,現在我們有八十後、九十後。歷史都是這樣前進的。

 

「我二十四歲,學生。上一代沒人做,所以要這一代人做。就正如還卡數一樣,數目愈大愈不還,到最後可能真的是不流血不行。我會說,我們是一班想選擇自己命運的人。」

 

趙永佳教授指,一切只能由歷史判斷。

趙永佳:「上了年紀的人當然有很多顧慮,瞻前顧後。但他們(年輕人)就是只看前方。沒那麼多的人生經驗去令他們讓步妥協,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只能由歷史判斷。」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佔領行動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