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聯合聲明簽署30年
2014-12-19

1984年,港人民主回歸的願望,始於一個承諾。

三十年後的今天,承諾兌現了嗎?

 

一起回首 中英聯合聲明三十年。



“The British Government will do all his power, to make the agreement a success.”

「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

去到這一代,我相信民主回歸是失敗的。」

 

「中國文革在1976年結束,改革在78、79年才開始。所以當時中國仍然是一窮二白。我還記得很多香港人的集體經驗,就是回鄉探親要帶很多物質回去接濟家人。相反香港的經濟正正如日方中。」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是1987年中大學生會會長。

「當中國要收回香港,將如日方中的香港變回一窮二白的中國,這一種的回歸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都是覺得匪夷所思,竟然做這樣的事。」

 

為何會出現民主回歸論呢?

蔡子強:「它其實是一整代人的想法,那個是80年代的人的想法。起點也是民族主義,也有人質疑,是不是純粹因為民族主義,就贊成中國收回香港呢?」

 

蔡子強曾經訪問了多名民主回歸派人士。

「我們現在經常說民主回歸派,我想它不是一個組織,而是一群人。這群人當年支持回歸,但是支持進行民主改革。包括學生、政治團體、論政團體的成員,例如匯點、專欄作家、意見領袖。但支持回歸的程度,和支持民主改革的程度,相信這群人之間的差異也是相當之大。有人覺得:民族為主、民主為副,可能另一群人就認為:民主為主、民族為副。」

 

1984年1月,港大學生會和中大學生會,分別寫信給當時的國務院總理趙紫陽。

中大的信中寫到:目前很多人不相信,中國會讓香港人實現民主,我們認為中國政府應該盡速對這些疑問公開表示意見。

港大致趙紫陽信中也提到:他們理解的民主,就是中國不應干預香港對內事務。將來香港地方政府及其最高行政首長,應由市民普選產生。

 

趙紫陽回信,令香港社會震驚。

給中大那邊,他說你們的意見,會交給有關部門認真考慮和研究。

給港大那邊,就更加具體: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是我國政治生活的基本原則。將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

 

民主回歸的願望,就始於一個承諾。

「首先,基於民族主義的立場,支持中國收回香港。但同一時間,有一個前提,就是要在香港進行民主改革。中國政府當然是由趙紫陽作為代表,答應這樣做,做了一個承諾。」蔡子強說。

張秀賢:「到了這一代,我相信民主回歸的確失敗。都沒有得埋怨。」

梁麗幗:「已經到了一個對話之門關上的時代。」

蔡子強:「這樣多年之後,大家當然覺得那是一個虛假的幻象。那可能是一個統戰,事實就是,大家都是各取所需。學生很關心民主,但我想,北京最關心的是回歸。」

 

張秀賢,是2014年中大學生會會長。

「你說今天是民主治港,我不相信今天是民主的制度。現來變成是一個資本家治港的年代,包括功能組別,第二就是變了一個中國式的民主,他要高度限制,他要維持某一部分人的利益。」

 

梁麗幗,2014年港大學生會會長。

「其實每一個年代,每一個人面對的考試卷都不同。今天的考卷,就是我們要不要接受2017年這個政改方案。」

 

蔡子強:「由當年,大家都覺得,學生比其他人,和北京在民主回歸上走得比較近,到今天,學生和北京各走各路。」

張秀賢:「發現原來一紙承諾都可以當作沒有講過。手寫的也不可以兌現,我還可以怎樣和人談呢?」

梁麗幗:「當然我們也應該用這個承諾,去問中央,拿回香港應有的東西。」

蔡子強:「他心目中的民主和你心目中的民主,可能相差很遠。」

梁麗幗:「也看得到,當日趙紫陽總理的開明程度,可能比很多2014年的一些領袖,可能更加開明。」

蔡子強:「當香港沒有一個群體支持中國收回香港的時候,學生是最早的群體支持中國收回香港。但當然,再沒有學生,整個形勢會是怎樣呢?沒有人能回答得到。歷史畢竟沒有如果,歷史畢竟不會回頭。」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