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成利: 侍產假立法
2012-03-15


播出日期: 2012年1月31日
主旗手: 廖成利
主題: 侍產假立法

提案原因及背景:

傳宗接代是人類以至所有生物的天職,生兒育女更是女性的神聖任務。在文明社會,早已設有「產假」,讓在職的婦女在產前和產後,有合理和充足的時間去安胎和坐月,好讓身體復原後再次投入工作。但隨著社會變遷,出生率下降,父母對孩子的照料和體貼程度與日俱增,加上現代人著重兩性平等,照顧孩子並不只是母親的責任,父親也享有薪侍產假,實屬公允 ,而且當中更涉及家庭崗位的歧視問題;再者,女性在分娩後首個月內,不但身體虛弱,更要承受著帶孩子的壓力,如果得不到家人足夠的支援,情緒會容易出現不穩。一些家庭悲劇,就是因為新任媽媽患上產後抑鬱症所致,這風險絕對不容低估。

然而,有反對聲音指出,設立男士侍產假可能會對香港經濟構成負面影響,減低香港的競爭力,由其對中小企的影響更甚。

根據2010年國際貨幣基金的調查顯示,不但人均生產總值較香港高的盧森堡、挪威等國家,設有男士侍產假。就連人均生產 總值只有33,828元的日本,亦設有1年男士侍產假,而香港人均生產總值45,277元,名列第7,亦遠較日本為高,可見本港絕對有能力推行侍產假。而挪威的國內生產總值則在設立男士侍產假後幾年間,由1999年的1590億美元上升至2003年的2251億美元,上升幅度近4成,固然不能將此歸功於男士侍產假的設立,但至少由此可見,侍產假設立與否,對於國家經濟或競爭力的升降,並無直接關係。讓父親也有較長時間,與母親一同於新生階段照顧嬰孩,對它日後的成長,有莫大裨益。當父親有機會照顧新生嬰孩一段時間,才重返職場,可讓父親復工後全程投入工作,長遠來說對企業生產力可能有幫助。

香港人出生率長期低迷,額外福利有助鼓勵生育。雖然出生率受社會結構、經濟等多項因素影響,但其推行對於鼓勵生育的指導作用。不少先進國家已推行多時,例如:澳洲現時提供一星期的無薪侍產假,瑞典則提供十天由社會保險支付的有薪侍產假,而英國和新西蘭等地亦有類似安排。外國早有成功先例,挪威於 1999年立法,讓男士享有一個月的有薪侍產假期,4年內該國的出生率便由1.25%上升至1.75%,所以近年英國、加拿大等國家先後設立男士侍產假,藉以鼓勵生育。

有關提案之建議 :

1)    儘快為公務員設立有薪侍產假 ,並增至七天,為私人公司立下好榜樣。

2)    非公務員合約員工要服務滿40星期、約10個月才合資格享有侍產假,但不少合約員工每年續約一次,如合約員工的太太生產期剛在續約期間,將令合約員工無法享受侍產假,要求當局寬鬆處理 。

3)    立法讓全港僱員同樣享有有薪侍產假 。

4)    將侍產假擴至非婚生子女,政府應以嬰兒的權利作考慮,父母無結婚,嬰兒不應受罰,在出生時無法得到父母的共同照顧。
 

專題分類:五枝旗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