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超雄: 設立社區護理津助 支援非綜援家庭及照顧者
2012-03-15

播出日報: 2012年2月28日
題目: 設立社區護理津助  支援非綜援家庭及照顧者
主旗手: 張超雄


根據政府統計處推算,由2011 至2039 年,65歲或以上長者數目將由94 萬上升至250 萬,升幅為1.7 倍,而80 歲或以上高齡長者數目則上升2.2 倍,由27 萬升至87 萬。長期護理是高齡化社會最重要的一項社會服務,但香港政府卻遲遲未有制訂長期護理政策,近年一直強調「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的安老政策方針,但實際上各種社區照顧服務只有約7000 個服務名額,遠遠未能追上長者數目的增長;資助院舍不足,在2010年輪候期間死亡的長者達4794人。但每年新增資助院舍宿位的數目只有數百。此外,私營院舍質素參差,同樣影響長者的健康,亦會間接增加對醫療制度的需求。

按政府統計處第48號專題報告(2008)全港有殘疾人士約有361,300人,佔整體人口的百分比為5.2%,另外估計智障人士的人口大約有6.7至8.7萬人。在選定的殘疾人士類別當中,以身體活動能力受限制約有187,800萬人,而其中有50.7%是有多於一種殘疾類別。殘疾人士的人口較為年老,有68.5%約160,400萬人年滿60歲以上,有295,400人約81.8%居住於社區,而18.2%居住於院舍 (包括津助院舍、私營安老院、長期護理醫院等)。在這295萬人當中約42.5%的人士因其殘疾需要由別人照顧其日常生活,而照顧者主要是配偶及子女。

至於智障人士的照顧情況,由現有的院舍服務名額約7800推算,居於社區則約有6至8萬人,若參照報告的殘疾人士的照顧情況資料,以42.5%基數來推算,估計也有3至4萬智障人士需要他人照顧其日常生活,而照顧者主要應是父母或其家人。

從以上的統計資料反映,有八成的殘疾人士居於社區和家人同住,家人不離不棄肩負照顧者責任。只有少數人士需院舍服務,政府理應大力發展社區支援政策,協助家庭。可惜過往復康政策一直以提供院舍服務為主,供居於社區的殘疾人士支援政策零碎及不全;更諷刺的是院舍服務名額又極度不足,輪候人數已逾7千多人,差不多相等現時全港的整套服務名額,其中嚴重殘疾院舍輪候期竟達12年。

政策建議:

1.    設立社區護理津貼 支援非綜援家庭及照顧者
按受助者護理需要程度,資助經濟困難的非綜援家庭,讓他們得以與家人同住,減輕家庭經濟負担。受助者先接受評估,判定所需個人照顧及護理之時數,然後按最低工資計算津貼金額。例如平均每天需要2小時護理,每月60小時,津貼金頟為$1680。若大部份輪候院舍人士平均獲此津貼,每年新增開支約6億。

2.    訂立長期護理政策 為人口高齡化和護理需要作規劃
現時無論社區照顧或院舍服務均嚴重不足,依賴市場及私人院舍去填補已明顯失敗。政府不能再停留在口號式的政策水平,必須通過嚴謹的研究,充份讓持份者參與,訂立具體目標、時間表、各類服務的發展模式及數量,並配合融資安排、人手、土地等規劃,以面對不斷增加的長期護理需要。

3.    著手研究及諮詢公眾,制訂社會保險形式的退休和傷殘保障計劃

4.    在上述保障計劃未落實前,取消殘疾人士及老人申領綜援以全家計算的資產審查,改為以申請人獨立計算,即取消「衰仔紙」制度。

5.    全面檢討地區支援中心運作模式及改善服務內容。因應不同殘疾類別,設計相應服務,符合不同殘疾類別需要。為嚴重殘疾人士加強專職治療訓練、護理服務及「肢體傷殘人士洗澡服務」。洗澡服務計劃可參考「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內的個人照顧服務,在地區的長者宿舍內,為該區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按次收費的洗澡服務。

6.    放寬醫療費減免機制及撒瑪利亞或關愛基金產審查資格,讓更多家庭得到援助。立即增加日間中心和家居照顧服務,而不是鼓勵長者和殘疾人士入住院舍領取綜援,繼而忍受質素參差的私院服務。

 

專題分類:五枝旗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