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戰百年風雲(五):聯合國是否和平出路?
2014-08-23

100年前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傷亡慘重,參戰的國家都元氣大傷。所以,戰爭過後,反戰呼聲極高。問題是如何可以達致和平呢?



時任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十四點和平原則,其中一點就是成立國際組織、以國際合作方式共同處理糾紛,防止戰禍再起。

於是,國際聯盟於1920年1月10日正式成立。國聯成立之初運作得相當成功,各國曾經聯手打擊國際間鴉片及性奴隸貿易、合力改善難民生活,更成功化解希臘和保加利亞之間的爭端。

 

不過,美國、俄羅斯、德國這數個在國際舞台上舉足輕重的國家,從一開始就沒有加入國際聯盟。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指出,其中美國及俄羅斯沒有加入的原因:

「因為美國和俄羅斯都是大國,大國不想受中小型國家的聯盟所干預,寧願抽離在外,不想承擔責任。」

至於三大國沒有加入對國聯的影響,陳家洛表示,國聯的出現是為了這些國家「度身訂造」,最能夠影響戰爭的國家本身應包括在內,但當這些國家不在內,就只有受影響的國家聚在一起,變成「苦主聯盟」,影響不了大局。

 

國聯的缺憾日漸浮現。1931年,九一八事變,國聯理事會要求日本撤軍,日本不但沒有理會,更退出國聯。陳家洛指,國聯本身存在漏洞。

「儘管成立動機好,但規定決議必須要其他國家一致同意,所以無論國家大小,只要不同意就不可以做。第二,國聯沒有資源,其獨立性運作十分依靠國家有幾願意參與其中。她沒有一個軍事上、經濟上制裁的工具,也沒有普世價值的宣言說服成員支持。其實一戰後,很多國家之間都有一個芥蒂,所以始終在一個對立的國際氣氛中講和,而無實際資源配合,如何提供誘因促進和平?」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代表國聯維持和平任務以失敗告終。國聯在二戰之後正式解散。1945年4月25日,50個國家代表聚集在美國三藩市,舉行「聯合國國際組織會議」。美國總統杜魯門從白宮發送影像,向與會代表發表演說:

「You, members of this conference, are to be architects of a better world. In your hands rests our future. If we do not want to die together in war, we must learn to live together in peace. (在座各位與會者,你們是建設美好世界的建築師。你們手中,掌握著我們的未來。如果我們不想在戰爭中互相殺戮至死,我們就必須學習在和平之中共同生活)

 

同年,聯合國成立。針對國聯的漏洞,聯合國在架構和運作方式上都作出改善。

「聯合國是很不同,主要國家都在內,無排他性,所有國家都在其中,而戰後這5個戰勝國在常任理事國當中的共識相對較強,雖然當中有意識型態上的不同,但這5個國家有自己的絕對決定權,5個國家之間有否決權,令大家有心參與,而決策上又不需要一致否決,亦有不同宣言論述。後來有維和部隊和經濟制裁的可能性。有很多這些工具,令聯合國相比國聯有更大條件解決地區矛盾。」

 

不過,聯合國仍面臨一些限制。

冷戰期間,聯合國成為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大陣營之間的角力場所,中、英、美、法、蘇五大國經常運用否決權,導致聯合國難以行動。直至冷戰結束,聯合國才能夠擺脫僵局,轉趨活躍。雖然如此,聯合國亦曾經受到不同程度的挫折。其中,前南斯拉夫以及非洲盧旺達所發生的種族清洗行動,一直被視為聯合國嚴重失敗的案例。不過,陳家洛始終認為,聯合國在國際上的重要性不容忽視。

「儘管聯合國未必能夠提供一個最快的方法,透過派兵解決地區上的紛爭,但即使俄羅斯都會去聯會國去尋求一個認可,都會透過聯合國機制去增加認受性。無聯合國認可,就算有正當性,都會變得出師無名。聯合國的平台是不能或缺,尤其在促進人權、合作,聯合國是有其重要性。」

 

一百年間兩次大戰,超過七千六百萬人死亡。而近日,戰火在敍利亞、伊拉克、加沙、烏克蘭等地再現,大國之間的角力亦越趨緊張。這些地區衝突,會不會發展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呢?

「在目前國與國之間的縫隙去看,我地不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性,但大家就更需要透過協作以防止這些地區上衝突的場面。但似乎參與這些衝突的國家很懂得如何控制事件,衝突後都有舒緩的程序。在冷戰後,中日關係上都見過。現時國際領袖去追求利益之餘,都很懂得調教緊張和鬆弛的狀態。」陳家洛說。

 

戰爭生靈塗炭,和平來之不易。200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在得獎演說裏就表示:

「和平不只屬於國家和民族,更屬於這些社會的每一個成員。國家主權,不應再成為侵犯人權的擋箭牌。和平必須真實地存在每個人的生活之中。我們必須要尋求和平,因為這是令人類大家庭每一個成員活得有尊嚴和受保障的必要條件。

(peace belongs not only to states or peoples, but to each and every member of those communities. The sovereignty of States must no longer be used as a shield for gross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Peace must be made real and tangible in the daily existence of every individual in need. Peace must be sought, above all, because it is the condition for every member of the human family to live a life of dignity and security.)

 


世界大戰百年風雲
評論︰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
撰稿︰邱焱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 , 譚永暉
環節製作:袁梓珮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