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公民社會雙刃劍
2012-11-14

 公民社會是否一定好?
 
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總監李詠怡話,失控的公民社會足以摧毀整個社會。「當一個過度活躍的公民社會,用暴力手法去抗爭,就會帶出毀滅性後果。舉例,一些宗教狂熱分子主張一種學說,人人都要跟隨,誰不跟隨,就用暴力恐怖手段,要你屈服,或去懲罰你。」
 
在泰國,過分強大的公民社會一度癱瘓弱勢政府。
 
「泰國紅衫軍黃衫軍,分別希望達到他們的訴求。曾經佔領機場,去到如斯地步,政府已無力處理社會上對立的政治主張。」
 
特區政府成日被人批評為弱勢政府,社會運動一浪接一浪,當弱勢政府碰上強大的公民社會, 結果會怎樣?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主任陳祖為教授說香港的弱勢政府並不是真的很弱「所謂weak state,真的很weak,例如收不到稅,沒人聽從它,香港政府在這些方面都沒問題。」
 
如政府接納公民社會的意見,應該理解為政府「從善如流」, 還是政府被公民社會「騎劫」?
 
「我們不能說政府被公民社會騎劫了,在外國,一些weak state,在意大利,拉丁美洲,有些政府可能被黑社會騎劫了。」
 
商會依然是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公民社會。
 
「要數強大,經常『攞到政府隻耳』,說甚麼政府都會聽,亦不敢不聽的組織,是商會,長期以來商會,仍是香港最強大的公民社會」
 
雖然香港的公民社會還未足以騎劫政府,不過就有走向極端的趨勢。然而,公民社會的可貴之處就是『大家凡事都可以坐低慢慢傾』。
 
「有些人不只使用語言暴力,更上綱上線,只要我不同意你,就認為你是親政府或被共產黨收編,或被西方勢力收買。在政治辯論裡,很少人的觀點是全錯或全對。如果你每次都要全取,令對方無地自容,下不了台,才叫勝利,這是相當暴力。」
 
「這種敵我太分明的思想不適合公民社會。有一天如果我們民主全面發展的話,而我們的公民質素是一種你死我活的鬥爭,這種民主政治相當恐怖。
 
拒絕暴力,理性討論,有健康的公民社會,才有民主發展的土壤。
 
收聽請按

專題分類:公民社會系列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