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年系列】重返天安門
2014-06-04

「那天三更半夜很冷,我就沒有救生器材,我就跳下大海。」

吳仁華,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參與者,6月3日晚上,他率領特別糾察隊到天安門廣場,親身經歷整個清場過程。六四之後,透過「黃雀行動」安排,他偷渡游水到香港,再輾轉到美國。

 



「離開了自己的祖國,離開了自己的親人,離開了自己的土地跟文化…時間愈久的話,這種思念就愈強烈,所以對流亡者來講,這是一種很大的精神折磨和傷害。」

 

母親隨著歲月而老去,吳仁華對她的牽掛有增無減。2012年,他嘗試利用美國護照入境中國,過程驚心動魄。

「『檔案錯誤』,我當時就很緊張…我以為那個簽證有問題,然後他又遞出一個小本子跟筆說:『先生,請你寫上中文名字』。」

吳仁華說,內地政府不知道他有美國護照,亦都不知道他的英文名,所以他將預先想好的同音假名,交予入境職員。職員再次掃描他的護照,仍然出現「檔案錯誤」4個字。吳仁華以為凶多吉少,結果……

「結果正在這個時候他蓋了章,付了出來,所以過了關的時候,我就渾身是汗。一開始是冷汗,是驚怕進不去,一過關後說,我可能是熱汗、激動的汗,反而出了滿頭大汗。有生以來,我沒有流過這麼多汗。」

 

22年後,吳仁華終於可以再次擁抱母親。但到了離別的一刻,兩母子反而保持距離。

「我離家那一天,是早上5點鐘。送別的時候是最傷感的,我剛想回頭跟我母親說一聲再見,讓她保重,結果我一回頭,我母親已經往回走了。抬頭一看,我母親在4樓的欄杆上看著我,我知道我母親在那裡掉眼淚不想讓我看見,當時我就掉眼淚了……」

 

一個中國人,要靠一本美國護照,才可以回到家鄉。吳仁華說,這個是中國人的悲哀。

「這麼一個真正的愛國者,你非要他成為一個外國人。」

 

 

流亡國外的人想回去,留在國內的人想衝出去。正在被軟禁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六四25週年,有份發起「重回天安門」運動。

「當局明確的跟我說過,說如果我在6月4日脫離他們的監控,不管甚麼原因,只要在6月4號,我穿著黑色衣服出現在天安門廣場,立刻他們就會控告我,組織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重回天安門」運動呼籲民眾6月4日早上10時,齊集天安門廣場紀念六四25週年。一群發起人不僅要重回歷史現場,更要重提反貪腐,要民主,要自由的訴求。

「廿五年前我們在天安門所付出的血的代價,爭取的夢想,到現在仍然是空中樓閣。」

 

胡佳認為,他有責任為25年前犧牲的人繼續追夢。

「作為八九一代,有責任、有義務……」

胡佳說,今年中央政府的維穩力度,是10年之最。以前「六四」維穩期由4月15日胡耀邦逝世日開始,但今年就推前到1月17日,由趙紫陽逝世紀念日開始,一直到6月8日。但胡佳表示,他一定會在六四當日嘗試到天安門。

「當年有那麼多人死去,我比他們多活25年。重回天安門,打破恐懼,勇氣是可以傳染的。」

專題分類:六四。廿五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