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公民社會的覺醒
2012-11-10

2003年,是香港公民社會發展的重要的一年。

時任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楊永強的一句話 ──「香港沒有肺炎爆發」,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總監李詠怡指,在2003年,市民不信任政府能解決問題,是激發公民社會的其中一個原因。「這個影響生命的疫情,大家覺得似乎靠政府救是『等死』。這樣當然是激發不少大家都熟悉的公民社會。」

 
在沙士期間,六間傳媒機構以及民間跨界別社會人士,組織「心連心.全城抗炎大行動」。除此之外,多個民間基金相繼成立,幫助受沙士影響的市民。李詠怡表示,這些都是公民社會的行動。「參與的市民,第一他們是自發,自願地去做;第二,他們的行動和同政府沒有關係,即是完全由民間自發去做,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公民社會行動。」
 
沙士過去後,緊接而來的是廿三條的風波,市民擔心自由和權利受到威脅。以香港本土的事件計,七一是香港歷來最大的公民社會運動。以往八九民運,香港市民是聲援的角色。但在七一,大家所關注的,是香港本土的權利。
 
在五十萬人遊行之後,董建華政府宣佈押後立法。李詠怡表示,七一後時局的轉變,喚醒市民既公民身份。「七一遊行直接地、間接地令到廿三條立法被擱置,後來甚至令到特首下台。這當然是一個充權既經驗,香港市民突然覺得,原來我們並非那樣無助。一向有個講法,指香港市民都有一種政治無力感,即是覺得無論發表什麼意見,政府不會理會;無論市民做什麼,亦不能改變現狀。」
 
但七一,改變了這種政治的無力感。「七一遊行令大家覺得,如果每人都做一些事,大家集合起來的力量可以非常強大。」

重温請按

專題分類:公民社會系列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