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704】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
2020-07-04

子明:

你好,謝謝你在彭博電視新聞觀看我最近做的兩次關於國安法的訪問。

國安法的通過在國際上引起巨大迴響,西方國家一般認為,中國政府針對香港訂立國安法,是在剝奪港人的人權和自由,損害香港的高度自治,破壞一國兩制,打壓港人。不少港人也有同樣的感覺。

 

我一向認為,如要認識世間事物的真相,必須以一個客觀、理性和務實的態度來研究和分析問題。社會上的任何事物,都是在很多因果關係構成的網絡中產生和發展的,不能把它簡單化。要了解這些複雜的事物和其中不斷的演變,必須從一個歷史的視野去看,而且不單是看一個地方或一個國家,還要看到國際上的大環境。

 

你和我是小學和中學的同學,在60年代末,我們小學畢業,在70年代我們一起讀中學,直至1977年,你到英國留學,畢業後在英國工作,後來移民到澳洲。而我則在1984年開始在港大法律系任教,見證了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 1990年《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制定,1997年香港的回歸,以至回歸後「一國兩制」的歷程。

 

到了2019年底,「一國兩制」好像走到了窮途末路,多年來港人和中央政府之間好像出現了惡性互動,互不信任,港人的民主訴求越高漲,中央便越覺得有需要採取措施,防止香港成為一個附屬於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半獨立政治實體,違反當年鄧小平提出的「愛國者治港」的基本原則。

 

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中,更出現「港獨」、「時代革命」的呼聲,有些港人嘗試爭取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支持來與特區政府對抗,中央政府認為香港出現了外國勢力介入的類似「顏色革命」的情況,恐怕香港成為美國在「新冷戰時代」制約中國的崛起的一隻棋子,甚至成為西方去顛覆中國社會主義政體的基地。

 

中央政府覺得中國的國家安全已經因為香港問題而面臨重大威脅,所以決定由全國人大出手,去堵塞《基本法》第23條長期未能完成立法的法律漏洞,通過國安法的制定在香港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港區國安法定出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但沒有追溯力,所以香港市民不用擔心國安法會被用作對於以前的行為或活動的所謂秋後算帳。在既往不究的這個前提下,香港社會可以重新出發,國安法為「一國兩制」下的「一國」原則以法律方式劃出明確的底線,只要市民日後的言行不再跨越這條底線,國安法便無需動用來進行檢控和判刑,香港社會也能回復安寧,飽受反修例運動和疫情打擊的香港經濟便有一線生機,「一國兩制」的事業便可以重新上路,我相信這是絕大多數願意繼續以香港為家的香港市民的盼望。

 

我認為港區國安法的條文可以理解為中央為「一國兩制」的繼續實施提出的新的社會契約,就是一個可以同時得到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廣大香港市民接受和遵守的社會契約,這契約要求香港市民履行一種最低的義務,就是不要逾越「一國」的底線,不要觸犯國安法所定出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勢力以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四類刑事罪行,其實這些要求並不太高,也並非過份,願意接受這些行為準則的香港市民,便能繼續在香港安居樂業,「一國兩制」中作為「兩制」的其中之一的香港的制度、價值和精神,只要不違反國安法定出的「一國」底線,便能夠繼續存在和發展,中央也會繼續支持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與特區政府攜手合作改善港人的民生。這樣的一個社會契約有其合理性和務實性,接受這個社會契約的條款,無損港人的尊嚴。我們仍可以堂堂正正的生活下去,堂堂正正的做一個中國人,一個家在香港的中國人。

 

子明,幾年前我到訪你在墨爾本的家,你找出我們中學時代的國文課本,我們朗讀出一些我們曾經學習過的古文,你的記憶力非常好,仍能一字不漏地背誦出多篇古文,令我佩服不已。雖然我們在港英殖民地長大,但是我們很幸運,仍能學到中國的語言文字和她的歷史文化,並以我們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為榮。中華民族在現代史中歷盡苦難,到了21世紀初期的今天,才進入小康社會的局面。我們作為香港人,生活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既能享有從西方學到的不少優點,又能繼續發揚中華民族刻苦耐勞、默默耕耘、自強不息的文化傳統。我相信這便是「一國兩制」的優勢。但願國安法所定出的新社會契約,能令「一國兩制」的實踐轉危為安,在去年出了軌的列車能重回正軌,在去年患上的病能逐漸痊癒。這便是我們這些以香港為家的人的謙卑的期望。

 

祝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弘毅 上

2020年7月4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